2015/02/19
作者:howard

SBL也該效仿挑戰裁判制度?

若不去改變,問題只會一再發生。 這是我對SBL的本季以來或者說是一直以來,在裁判問題上的感想。 週日晚間金酒與達欣爭取排名的類割喉戰的一場比賽,最後爭議的關鍵判決相信許多關心SBL...

請繼續往下閱讀

若不去改變,問題只會一再發生。

這是我對SBL的本季以來或者說是一直以來,在裁判問題上的感想。

週日晚間金酒與達欣爭取排名的類割喉戰的一場比賽,最後爭議的關鍵判決相信許多關心SBL的球迷都已有大略了解,接下來發生兩次的關鍵判決,第一個是最後30秒林冠綸在命中三分球後,籃下佩爾與鄧安誠的拉扯吹判,第二則是最後5秒時佩爾面對BD投籃的關鍵防守吹判。

 

此影片為整場影片,已將時間調至衝突前,關於第一球,有其他作者以「消失的U」來描述這個判決,當重播時,我也認為達欣會接受違反運動道德的罰則,但最後卻以雙方犯規坐收,確實有討論的空間,而引起最大爭議的BD最後一擊,我其實一開始是認為沒有犯規的,但直到重播之後,我才改觀。

 

 

但我想說的是,判決見仁見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足點與視角,所以我認為判決這件事情其實已經不是重點,而是在產生爭議後,裁判們是否能適時透過電視輔助及討論來改判,聯盟也應對此做出應映措施,而非放任裁判爭議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因為就我個人本季觀察﹝現場及轉播均有﹞而言,裁判透過電視輔助判決的次數極少,就算有使用,也多以判斷是否出界或者是否採線﹝其實本場有一個非常好的改判就是11秒時,當每個人都以為楊哲宜投進的是追平的三分,但經過電視輔助後,確定採線也改為兩分。﹞等等吹判為主,每次似乎非常具有爭議之球,幾乎都是裁判自行決定,且最後都沒有改判。

 

以SBL目前所使用的新版國際籃球規則而言,重播輔助的使用有以下條件:

1.整場比賽都可以透過重播,確認是否中籃為三分還是兩分,並檢視場上鬥毆球員,誰該上場罰球和計時問題。

2.每一節的最後一次出手、中籃、犯規、球權,都可以檢視重播。

3.最後兩分鐘,可以透過重播檢視中籃、犯規和球權問題。

這場比賽的最後一擊就我在電視轉播上所看到,僅有一位裁判過去看重播,且三位裁判也似乎沒有圍繞再一起討論,因此爭議就此產生。

 

其實CBA日前也因為裁判爭議問題,在去年已經開始使用挑戰制度,其規範為

教練可有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挑戰裁判判決的權利,在死球狀態下,可要求裁判透過重播對判決做出挑戰如果挑戰成功,判決會被改判,但教練不再擁有挑戰機會,如果挑戰失敗,球隊將會減少一次暫停,但如果暫停都用完,教練就會被被判一次技術犯規。

若以NBA為例,電視輔助判決又更普遍,最常見的就是當裁判吹判哨音不一致,三位裁判會圍成一圈討論,再者就是透過電視重播來決定是否改判,許多模糊的判決的甚至不用球員或者教練大聲抗議裁判就會主動執行,只要裁判想看,並且符合NBA規定觀看電視傳播的標準,就會執行。

目前NBA規範的重播條款大略如下:

最後讀秒階段的進球、最後讀秒階段的犯規、惡性犯規、球員衝突、計時器故障、兩/三分的進球或犯規、是否出界、是否24秒進攻違例﹝包含重設﹞、進攻路徑﹝包含犯規﹞的判斷、是否正當罰球、籃下衝撞免責區的判斷、妨礙中籃、非持球球員的犯規、是否延誤比賽。

可以看到的是,幾乎在場上發生的事情,聯盟均有設立條款可供裁判使用電視重播來輔助判決,且聯盟自2002年為了減少吹判上的爭執,重播條款是日漸增多,從原先的兩條,現今已增加至15條之多,加上聯盟去年又有計畫擬定重播中心的設立,並且將會在今年球季開始執行,希望透過重播中心的人員來加入吹判監看及輔助裁判,並減少裁判在場上討論吹判所花的時間與不確定性。

而若以MLB、中職、韓職等職棒運動而言,雖然同樣有重播條款,但較不同的是有挑戰制度,以中職而言,挑戰制度大略是總教練可對裁判判決做出挑戰並且使用電視重播條款輔助判決,每場不得超過兩次,若挑戰成功則保有該場比賽另一次的挑戰資格。

 

我認為SBL能夠學習CBA的挑戰制度,或許較符合SBL目前的生態,因為目前聯盟球隊對於裁判的吹判都各自有自己的意見,所以以挑戰制度來執行,我認為會具有較高的接受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