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14

側翼煉蠱之城 波特蘭3D球員的汰選方向

過去10年,波特蘭拓荒者汲汲營營尋找著合適的3D側翼,從最初代的Nicolas Batum到現在的Norman Powell,包含純射手、防守組、持球型側翼到砍分型前鋒通通都輪過。然而每一次檢視拓荒者,側翼這個項目似乎都沒什麼看頭,究竟為何拓荒者總是沒辦法找到心儀的側翼?

過去10年,波特蘭拓荒者汲汲營營尋找著合適的3D側翼,從最初代的Nicolas Batum到現在的Norman Powell,包含純射手、防守組、持球型側翼到砍分型前鋒通通都輪過。然而每一次檢視拓荒者,側翼這個項目似乎都沒什麼看頭,究竟為何拓荒者總是沒辦法找到心儀的側翼?

Pat Connaughton已經在公鹿得到NBA冠軍戒、Gary Trent Jr.現在是暴龍的主力、Will Barton是金塊的重要火力、Batum和Maurice Harkless在快艇和國王都是先發。而這些側翼的共同點除了3D側翼外,他們都待過波特蘭。

上述的球員中僅有Connaughton拿過冠軍戒,但他是公鹿的板凳主力,上季例行賽和季後賽場均23分鐘左右,得到7分、4.5籃板和37%的三分球命中率,加上陣中有Giannis Antetokounmpo和Khris Middleton這種攻守全能的明星與一票資深戰將,和當時的拓荒者組成相去甚遠。

我們幾乎可以把Connaughton的案例複製到其他鋒線,2016年拓荒者將Barton和首輪籤交易到金塊換來Arron Afflalo,造就球團近10年最差的交易之一。Barton現在已經是砍分大將和年度第六人的大熱門,且從價碼上來說CP值非常高。Barton一直是攻擊價值大於防守,如果現在還在拓荒者,可能會讓Anfernee Simons無用武之地,且拓荒者也不會願意付給他接近CJ McCollum的薪水。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5年拓荒者則將Batum交易到黃蜂,隨後簽下年薪2300萬的合約,然而當時Batum已經開走下坡,當時波特蘭其實需要他,但更需要把錢投資在McCollum和Damian Lillard身上,並準備啟用相對便宜的Harkless取代Batum。

Harkless算是不穩定的可用之兵,和Connaughton狀況很類似,Harkless的防守和臂展更好但投射能力不佳,大概就是5到8名輪值,然而一樣的,拓荒者在面臨取捨時還是需要把錢留給更重要的球員。Gary Trent Jr.現在要判斷還太早,加上交易來的Norman Powell表現還不賴,要講這筆交易的好壞還無法下定論。

綜觀拓荒者者幾年的狀況,他們很需要第三位明星級球員,或至少是第二名Jusuf Nurkic水準的球員,而目前他們還沒有找到這樣的人選,Powell很接近,但要看接下來後續的化學效應。

Barton的防守和傷病以及Batum的價碼都讓波特蘭卻步,不願意溢價來勉強留下球員,其他鋒線則是太年輕,拓荒者比較接近用培養籌碼的角度來看待。

無論是Barton、Harkless或Connaughton的情況,對球隊而言都是有點雞肋的存在,拓荒者取得他們的成本不高,雖然捨不得但也不到一定需要花大錢將他們留下來,除非他們突然養出下一個Giannis或是另一個怪物及球員,不然時間到時多半會各奔東西。

拓荒者把多數資金賭在後場雙槍,又希望把預算控制在豪華稅左右的狀態下,因此在有限的籌碼下,只能試著用部分資產來槓桿或賭注看看能不能換來意想不到的巨額報酬,而這些資產就是陷入換人輪迴的鋒線群,通常補強的希望就是新人和值得一睹的自由球員和交易對象。

問題在於這些拿來試試看的球員也很難待得久,一不成功就會淪為籌碼,而打出成績拓荒者又付不出更高的價碼來留人,因此只能陷入側翼煉蠱的死胡同。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種狀態也會影響到包含大前鋒和替補後衛,如Seth Curry在2018-19賽季有45%的三分球命中率,當時拓荒者在他傷癒復出時以不到300萬的價碼簽約,但一打出身價Curry就被其他球隊用更好的合約搶走。

拓荒者的判斷標準已經不是這個球員的好壞以及符合薪水,而是他的價格會不會讓總薪資超出豪華稅,也許前者答案是身價符合,但後者卻是會超出豪華稅,球團仍會選擇放掉。

許多球員都是在這樣的標準下來來去去,除了上述外,包含Al-Farouq Aminu也是類似狀況,這也是為何拓荒者很難長期建構出一套優質的角色球員和輪值深度,在保留基石球星的狀況下不斷適用各式各樣的球員,雖然不到賭注的地步,但至少這是拓荒者近幾年建隊方針下的特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