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13

活球年代首位右打四割男:Rogers Hornsby

1922 年,Rogers Hornsby 的賽季打擊率以 .401 作收,他成為 1902 年之後第一位右打四割男,也是首位繳出單季 4 成打擊率的中線內野手。Hornsby 的 1922 年賽季有多難得?他在前一年也有機會成為四割男,卻在例行賽最後一天堅持出賽而丟失了難得的單季 4 成打擊率,這段歷史的來龍去脈又是如何?請跟著本文的述說,一起來瞭解活球年代史上首位右打四割男 Hornsby 締造各種誇張打擊率紀錄的故事。

fb - 邱仕丞

真男人

美國職棒在 1920 年邁入所謂的「活球年代」(Live Ball Era),當年採行新規則,禁止投手在棒球上動手腳或是塗抹外來物質,並且開始頻繁更換使用球,讓場上的用球能保持在亮白、較無受損的狀態,使打者能把球看得更清楚、把球打得更遠,聯盟整體的全壘打數、得分也因此大幅上揚。

當棒球進入活球年代時,聖路易紅雀隊二壘手 Rogers Hornsby 儼然已是一名明星了。1920 年,Hornsby 掃出 73 支長打,領先整個國家聯盟,而且還以高達 .370 的打擊率,拿回生涯首個聯盟打擊王頭銜。即便如此,當時其實沒有什麼人認為 Hornsby 有機會挑戰單季 4 成打擊率。

紅雀隊時期的 Rogers Hornsby。

那是個還會出現四割男的年代

1901 年,美國聯盟成立,這一年也普遍被認為是美國職棒的「現代棒球年代」(Modern Baseball Era)的起點。在現代棒球年代的前 41 年,單季打席數累積合格且繳出 4 成打擊率的選手(也就是日文當中的「四割男」),還沒有像現在完全絕種。1941 年累計 .406 打擊率的「打擊之神」Ted Williams 是大聯盟史上到目前為止,最近一位的四割男;而在現在棒球的前 30 年,則是曾出現 12 個「單季 4 成打擊率」的賽季。

(單季打席數合格,指的就是累積到一定數量的打席數,才會被列入賽季打擊王獎項的考慮之中。這個打席數標準,大聯盟每個年代各有不同,以現在為例,打者平均每場所屬球隊有進行的比賽,至少得累積 3.1 個打席,也就是一季 502 個打席,才算達到「打席數合格」的條件。)

Ted Williams。

從死球年代過渡到活球年代初期的那段時間,由於全壘打還不是到那麼流行,「單季 4 成打擊率」被視為各項記錄當中最能象徵「最頂尖打者」的指標。

Hornsby 在 1920 年繳出了非常亮眼的成績單,可是由於其右打的身份,還有中線內野(二壘)的守備位置,讓大家不看好他能成功邁向四割男的名目。從 1902 到 1920 年,當上過四割男的打者,全都是左打,而且都是守外野或一壘等較不容易受傷、負擔相對較小的位置,他們分別是:

Joe Jackson:左打者,主守中外野和右外野,在 1911 年繳出單季 .408 的打擊率。

Joe Jackson。

Ty Cobb:左打者,主守中外野和左外野,在 1911 和 1912 年分別繳出 .419 和 .409 的打擊率。

Ty Cobb。

George Sisler:左打者,主守一壘,在 1920 年揮出 257 支安打和 .407 的高打擊率。在鈴木一朗於 2004 年創新紀錄前,Sisler 的單季 257 支安打是大聯盟單季史上的最多紀錄。

George Sisler。

儘管 Hornsby 在 1920 年以創生涯單季新高的 .370 打擊率,打下國聯打擊王,可是距離 4 成打擊率,仍有一段不小的落差。

與 4 成打擊率擦肩而過的 1921 年

然而,就在隔年,也就是距今正好 100 年的 1921 年,Hornsby 開始向世人證明,右打的中線野手,也能挑戰單季 4 成打擊率。球季開打後進行了 7 場比賽,Hornsby 的打擊率就上到 4 成,而且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都維持在 4 成線之上。

不過等球季例行賽進入接近尾聲的 9 月份時,Hornsby 的打擊率開始下滑。疲勞或許是造成他成績開始有所下滑的因素,因為那年 Hornsby 全勤出賽,每一場球的每一局都沒有錯過。例行賽結束的倒數第二天,Hornsby 單場 4 支 0,打擊率降到了 .3997,這是他自 4 月 23 號之後的最低點。

在那個時候,Hornsby 的打擊率在計算上,是會自動進位為 4 成的。另一方面,地方報紙《聖路易郵報》(St. Louis Post-Dispatch)的計算有誤,少算 Hornsby 1 個打數,所以從報紙上來看的話,Hornsby 在最後一場例行賽的賽前,打擊率剛好超過 4 成一點。

不管如何,從 Hornsby 的角度來看,如果最後一場比賽他選擇不打,就能保全 4 成的賽季打擊率,成為新科的四割男。紅雀當時在國聯的排名位在第三,只靠一場比賽無法翻轉排名,所以例行賽最終賽事可以說是消化試合(那個年代只有聯盟第一能夠參與世界大賽),有空間讓 Hornsby 刻意選擇不打來保全紀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