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12

球隊的紛爭也是政治的一部分,它有時候能是有益健康的。

在上一場擊敗灰狼的比賽中,格林和普爾發生了爭吵。這一景恍如隔世,一樣又是在板凳區,然後又是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但賽後氣氛倒像是沒事發生一樣,甚至記者會上都沒有什麼人想要打探。這和兩年前那次間接導致三連霸失利的那次爭執有天壤之別。 因為吵架也看對象,事情可大可小。

作者:Dexter

xo

大大,一個小地方筆誤,AD跟魔獸爭執那段,誤植為安東尼

勇士開季狀況好的不像是真的。

贏球時通常不會有矛盾,但有德拉蒙·格林(Draymond Green)的球隊例外。這傢伙無時無刻都在找架吵,無時無刻嘴巴都不會停下來,算是一個火花製造機。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對於勇士這樣的球隊來說不是壞事,因為做任何事都需要動機。我們觀察那些歷史上的重大刑案,會發現肇因簡單的驚人,要不是為求財,要不就是為了求色,用人類學的說法就是:進食和繁殖。因為只有這些動機足夠強烈,而犯罪是需要耗費很大心力和成本的——而奪冠亦然。

這就是為什麼每一支球隊在設定季前目標時很重要,媒體報導的那是另一回事,所有球隊在面對鏡頭時一定都是千篇一律的「爭取總冠軍」。但在球隊內部,他們有自己的計畫。

對於勇士來說,在五年三冠的時期,他們隨著自己的成功,激情正慢慢遞減。而球隊的領袖庫里(Stephen Curry)和杜蘭特(Kevin Durant)都是那種身教大於言教的球員;教頭是科爾(Steve Kerr),在場上和場下的處理都足夠睿智,但也不是他的導師——偉大的「禪師」菲爾·傑克遜(Phil Jackson)——那種天生的領導者,他們都無法讓一個屍居餘氣的團隊再次生氣蓬勃起來。

但格林可以。我們可以想想在勇士的冠軍歷程中,在面臨險境時,帶起翻盤風向的往往就是那些拚搶球權的撕咬,而不是閒庭信步的三分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就是他的價值,勇士需要他持續說話。


而在如今這支球隊中,多了很多新生代的球員,這讓他們整體的動機變得更複雜。顯然庫里、湯普森、格林、伊古達拉這些人足夠渴望。但對於年輕球員來說,他們還不會有那種緊迫感,他們沒有經歷過一個完整的冠軍賽季,所以他們現在只想著爭取更多時間、更多表現機會,而不是思考現在這個時刻做什麼比較好。

勇士開季的爆發和喬丹·普爾(Jordan Poole)脫不了關係,他的效率只能說是中下,但敢於出手,有那種鮮衣怒馬、屬於少年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氣質。勇士現在欠缺的就是這個。

在科爾複雜的體系之中,要做出正確的決定需要經驗,有些人導傳到最後會失去出手的節奏和感覺。但普爾不會,他隨時就只想要攻擊籃框,這說不上是什麼優底,但反而平衡了球隊的屬性。上個賽季灣區進不了季後賽的最大原因,就是到了最後所有人都只想找庫里(雖然勇士的戰略確實就是這個),當你意圖這麼明顯,對面就可以防得很輕鬆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些時候,普爾的一些出手也會失控,那種四下無隊友的散漫外線投射,對一支尋求成功的球隊來說,比例不能多。不過我們也必須明白,他只是三年級生,要維持這樣的進攻能量,又要能分清楚什麼時候能投、什麼時候不能投,那他就是明星球員了,而勇士的薪資可要不起明星球員。

處理這樣的事情,也是格林的工作之一。

所以在上一場擊敗灰狼的比賽中,他和普爾發生了爭吵。這一景恍如隔世,一樣又是在板凳區,然後又是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但賽後氣氛倒像是沒事發生一樣,甚至記者會上都沒有什麼人想要打探。這和兩年前那次間接導致三連霸失利的那次爭執有天壤之別。
因為吵架也看對象,事情可大可小。

說穿了這兩人的隊內地位不對等,格林是3屆冠軍、3屆全明星、2次進入最佳陣容、6次進入最佳防守陣容、拿到過DPOY,今年的薪資是2402萬美元;普爾進入聯盟第三年,沒有任何實質榮譽,今年薪資是216萬美元。這是一份輾壓式的資歷對比,就像是台清交對比「國立真遠」,不是一個量級的。

這樣的爭吵,只是一種刺激方式。猶如當年科爾在休息室和喬丹打上一架一樣,無傷大雅。所以受訪時前者還沉浸在勝利喜悅之中的說,「他們之後就溝通好了,沒有什麼大問題……82場比賽,有時候就會發生像這樣的事情。」

總經理鮑伯·邁爾斯(Bob Myers)也僅僅是去看了看,沒有多做處理,「我賽後去了更衣室,格林和普爾在交談,格林解釋了為什麼他當時情緒不好。然後普爾說:『好的,我理解」。」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