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15

從高中明星四分衛到冠軍功臣,走過轉換跑道煎熬的Austin Riley

Austin Riley不但是今年亞特蘭大勇士打線的中流砥柱,也是拿下世界大賽冠軍的功臣,在高中時期,他曾是明星四分衛,當棒足兩項運動無法兼顧時,他的未來出現了分岔路,最後他選擇更鍾愛的棒球,但隨之而來的並非坦途,而是需要歷經挫折的道路。

本文編譯自 紐約時報 Saying Yes to Baseball Meant Leaving Football Behind

無論是在例行賽或季後賽,當Austin Riley上場時,Truist Park(勇士隊主場)總是響徹著「MVP、MVP」的歡呼聲。

這似乎不怎麼令人意外,在他的第三個球季裡─也是第一個擔任固定先發、完整162場的球季,Riley的打點(107分)和總壘打數(313個)排在國聯第二、安打(179支)排在第三、打擊率(.303)排在第六、全壘打則排在第十(33支)。在國聯冠軍賽第一戰的九局下半,就是靠著他的關鍵安打送回了致勝分擊敗了道奇隊。在世界大賽的前四場比賽,他也有.294的打擊率並貢獻了三分打點。

而這座勇士隊的球迷們引頸期盼了多年的冠軍金盃,可能都得要歸功於他高中在打美式足球時的一個要求,讓Riley能走上如今重砲三壘手的這條路。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現年24歲的Riley,高一和高二時不僅是密西西比州南海文(Southaven)DeSoto中學的四分衛,同時也是顆冉冉上升的棒球明日之星。但就在高二球季結束時,他的美式足球教練要求他「不能錯過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的練習」,讓這兩條路開始互相牴觸了起來。

「他跟我說:『我們有個新來的傢伙,他可是相當的投入。』」Riley說道:「我想繼續擔任四分衛,但同時我也知道我熱愛棒球、也想繼續走這條路。」

在Riley決定專心打棒球後,教練仍邀請他以「踢球員」的身分繼續留在球隊中。

「當然好啊,」Riley說。「為何不呢?」

「我負責踢球得分,而這也是我最爛的項目。」他說:「說來也好笑,我踢到球門的次數都比我踢正的還多。」

雖這麼說,但他還是很能踢球的。如果熟知他家庭背景的話,就也不怎麼令人意外了。他的父親Mike在1987年到1991年是密西西比州大的踢球員,還在1992和1993年參與了(NFL)底特律雄獅的訓練營。

「我參與了季前的訓練營,這兩年我都是最後一個才被裁掉的。」Mike Riley說。

Austin Riley估計他高中時踢球的平均距離大概是45碼左右,而他父親則認為他的極限能踢到75-80碼左右。雖然Austin預估的數字有灌水的嫌疑(根據MaxPreps網站,他平均的踢球距離為41.6碼。),但父親沒說錯:他兒子踢過最遠的紀錄就是77碼。

這項美式足球專門的技術,讓父子倆之間的聯結更加深厚。

「我們家有些空地,」Austin Riley說:「我們有足夠的空間,下午回家就會去那玩,他仍寶刀未老,這就是我怎麼學會(美式足球)的,一切都是從在後院簡單的踢球開始,然後我就越來越上手。」

不久後,他的表弟、現在也在洛磯隊小聯盟奮鬥的後援投手Keegan James加入了他們。

「他會的就只是做一個超遠的開球。」Austin Riley說:「我們全副武裝做大概30分鐘的練習,然後就放棄了:『該開始棒球訓練了』,很有趣。」

James最終在密西西比州大打了三年的棒球。Riley本也會加入密西西比州大,雖然鬥牛犬隊有給他機會,讓他放棄棒球來擔任校內美式足球隊的踢球員。但最終在2015年第41順位被勇士隊選中後,他選擇了與亞特蘭大簽約。

有時他也會懷疑自己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Riley在職業生涯剛開始時表現得很掙扎,他被勇士隊送到了球隊附屬的墨西哥聯盟,根據他所說:「在我第一支安打出現前,我大概是21之0還外帶14次三振。

他的父親記得是21之0和17次三振。無論如何,他當時才18歲,這過程絕對比廳上去的難熬許多。

▼2017年的Riley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