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15

[奧運馬拉松故事15]1920安特衛普奧運-五環首度亮相、芬蘭飛人奪金、史上距離最長的奧運馬拉松

我不知道這屆戰後的奧運會,到底有沒有為比利時或歐洲各國人民帶來復甦與新希望,但至少老天在馬拉松賽事這天給了個好天氣,跑者這次不再受高溫、惡劣賽道環境、差勁規劃之苦,能以實力分高下,創下破紀錄的好成績。

作者:詹阿智

奧運馬拉松故事15-1920安特衛普奧運-五環首度亮相、芬蘭飛人奪金、史上距離最長的奧運馬拉松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國際奧會決定兩年後1920年戰後奧運會,在比利時安特衛普舉行。

比利時在一次大戰時扮演了重要的戰略位置,德國需穿過比利時(當時為中立國)去攻打法國。當德國出兵入侵(借道)比利時時,他們可選擇不抵抗直接讓路,或者起身捍衛其獨立地位;最終選了後者,成了大戰初期西線的主要戰場;但也因此為英法爭取了更多整軍備戰的時間。

歷經四年的戰爭後,國際奧會與比利時政府,有意透過運動會的舉辦,讓人民忘卻戰時的不安與恐慌,期許生活逐漸復甦與回歸正常。

雖說奧林匹克運動會本是歡迎世界各國選手參與,但因國際奧會認為一次大戰為同盟國挑起的戰爭,違反奧林匹克和平的精神,於是本屆直接擺明不邀請屬同盟國的德國、奧匈帝國、保加利亞、土耳其等之運動員參加。

奧運五環LOGO是在這一屆首次亮相,然後延續至今,成了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品牌標誌;設計者為有現代奧運之父之稱的古柏坦,五環的顏色為-藍黑紅黃綠*註,靈感來源是所有參賽國國旗組成顏色的集合,也象徵五大洲的團結。

於開幕典禮時加入運動員宣誓的儀式,也是從這屆開始的。

巧合的是,1920年安特衛普奧運,辦在西班牙流感之後;百年後的2020年東京奧運,也遇上了新冠疫情。

馬拉松賽事

日期:Aug 22 ,1920  星期日  16:12 起跑

路線:起終點皆在Beerschot Studium,繞行1.5圈後,離開體育場;折返點設在Kontich村的Reepkens Chapel教堂;原路折返回體育場,再跑1.5圈後回到終點。

距離:42.75km  是奧運歷史上最長距離的馬拉松

出賽選手:48人來自17國家,35人完賽。

一個國家最多4位選手參賽,遠低於過往,1908、1912時,一個國家可派到12位選手。

天氣:涼爽,也是奧運馬拉松自1896年以來,首次在較適合耐力賽事的天候下進行。

芬蘭Hannes Kolehmainen獲得金牌,這是他第四面奧運金牌,他曾在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拿到5000M、10000M、越野賽跑三面金牌。

Hannes Kolehmainen

賽前受矚目的選手還有:1912年奧運銀牌得主南非- Christian Gitsham、Hannes Kolehmainen的兄弟Tatu Kolehmainen (1912奧運馬拉松一度領先,可惜後來未能完賽)、美國波士頓馬拉松冠軍1916年Arthur Roth、1919年Carl Linder。另外8年前未完賽的日本金栗四三,則與另三位同胞選手一同前來挑戰。

這屆賽事馬拉松距離達42.75km,是奧運史上最長距離的馬拉松(1924年巴黎奧運起固定為42.195km)。賽事起終點為Beerschot體育場,跑經WILRIJK、AARTSELAAR、REET、RUMST、WAARLOOS、KONITICH(折返點),然後原路返回體育場終點。

雖然是距離最長的一屆(多了500~2000公尺),但因氣溫較之前的各屆奧運涼爽得多,還微微飄雨,非常適合跑馬拉松;第一名完賽成績竟優於過去距離較短的各屆冠軍,創下新的奧運紀錄。

南非Christian Gitsham在好幾周前就來到安特衛普熟悉路線並進行訓練,這讓他在一開賽就取得領先;他與地主比利時選手Auguste Broos在第一個檢查點3KM處為共同領先者。

10KM時,Gitsham仍在前方領跑,後方跟隨者加入芬蘭飛人Hannes Kolehmainen與義大利Ettore Blasi;

15KM時,芬蘭人追上Gitsham,比利時Broos、義大利Blasi、芬蘭Juho Tuomikoski、愛沙尼亞Juri Lossman則形成第二集團跟在兩位領先者後方;另一位義大利人Valerio Arri這時排在第九。

Gitsham與Kolehmainen抵達半程折返點的時間為1:13:10,追趕集團(Broos、Blasi)落後48秒,Lossman超越體力衰退的Tuomikoski獨居第五。

25KM時,領先者不變,Lossman則來到第三,Broos與Blasi已因疲憊而掉速。

27KM時,與Gitsham一起跑了將近15KM的Kolehmainen逐漸拉開差距單獨領先。

30KM時,領先跑者依序排列為Kolehmainen—300m-Gitsham—500m-Lossman—Broo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