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4

【亨力考古】從提出到實施花了81年的制度-DH指定打擊的故事

大谷翔平是大聯盟史上最異類的球員,投打兩方都有極高天分,今年更獲得DH銀棒獎肯定。歷年來雖然不乏會打擊的投手,但多數投手都是自殺棒,DH制度誕生的原因也不難理解。但是,DH制度的概念從提出到實施,居然花了整整81年...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BAGA615518

不由得想起如果國聯在1982年開始實施DH制的話.沒有跑壘受傷的王建民.其個人成就不知會比今天高多少.要知道王建民當時僅用兩個半月時間就已經累積8W2L.打完整季估計也是有16勝以上的水準.如果沒有那個傷讓他整個投球機制都打亂的話.他應該至少還能巔峰2~3年時間....

大谷翔平是大聯盟史上最異類的球員,投打兩方都有極高天分,今年更獲得DH銀棒獎、年度MVP肯定,照今年的成績,下周(30)再拿下艾德加馬丁尼茲優秀指定打擊獎也是勢在必行。

歷年來雖然不乏會打擊的投手,但多數都是打擊率1成、上壘率.150-這種上場等於送一個出局數的打擊者,出現DH制度的原因也不難理解,老闆、球迷都受不了投手上場打擊這齣無聊戲碼。

但是,DH制度的概念從提出到真的實施,花了非常久的時間。

接下來跟著【亨力考古】的腳步,回溯再回溯,重新看清DH制度的面貌。

從構想到實踐要81年

美聯在1973年開始實施DH制度,這項制度在當時還相當新穎,但並不是新概念,早就有無數前人提出相同的構想。

當職業運動發展到一個階段,大家就會發現,投手拎著棒子走上打擊區的時候,就是一場比賽最無聊的時刻,就像1960、70年代運動家老闆Charlie Finley形容「那些投手連我阿嬤的球都打不到。

▼Charlie Finley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DH制度這項概念的源頭,可說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是1928年,大聯盟主席John Heydler提出DH制,想說服國聯在春訓時實驗,但除了紐約巨人總教練John McGraw支持,沒有獲得太多迴響,最後也不了了之。

但回溯20多年到1906年,費城人運動家老闆兼總教練總教練Connie Mack就曾發話,因為受夠了陣中投手的爛打擊,提出指定打擊的構想。

不過,根據專研MLB的歷史學家John Thorn考據,DH制度概念出現的時間點,還可以再回推24年。

1892年,匹茲堡海盜長期投資人之一、時任總裁兼GM,William Chase Temple才是第一位提出DH概念的人。他曾向小熊隊老闆Albert Spalding(前職棒球員,設立斯伯丁公司,現以生產籃球聞名)提出「由另一名打者專門取代投手打擊」的新構想,跟現行DH制度相差無幾。

當然,DH制之所以直到1973年才實施,這次提案肯定是失敗的,國聯各隊老闆在1892賽季開打前開了會*,期間投票決定是否實施新制度,擁護舊制的老闆居多,DH制度被否決。

*當時無美聯,美聯於1901年成立、1903年兩聯盟共組大聯盟。

大聯盟到了1960年代才開始重新檢視這項規則腹案,這跟投手跟打者的打擊能力愈差愈遠有關,1930年全聯盟投手打擊率為.216、OPS為.544,是史上最後一個投手打擊率超過2成、OPS超過.500的賽季;1962年投手OPS首度跌破.400,此後只有兩個賽季投手的OPS高於.400。

若要方便跟全聯盟比較,我列舉幾年投手的wRC+,wRC+ 100為聯盟平均,越低代表越差,大聯盟成立第一個賽季1903年是42,1930年是32,1962年是5。

這可以說是職業棒球不可避免的進程。美國棒球在1870年代開始職業化,投手和打者愈來愈精於各自的專項,隨著經驗累積傳承和技術觀念的進步,打者打擊技術突飛猛進,投手平均實力也不斷在進步,但投手們沒時間好好練打擊,打擊能力與專業打者自然愈差愈遠。

再怎麼天賦異稟的球員,還是要顧及體力、受傷風險、練習時間等等,兼顧投、打兩方的難度愈來愈高,所以2021賽季的大谷翔平突破框架,才會如此令全世界球迷驚訝。

先不說大谷了,我們回到1960年代。

1968年是著名的「投手之年」,該年聯盟投手防禦率只有2.98,是死球年代後唯一低於3的賽季。大量的投手戰令比賽變的沉悶,大聯盟為了票房,只好縮小好球帶並降低投手丘的高度,而DH制此時又再度被提起。

原本1969年春訓時有可能導入DH制,但各隊老闆沒有達成共識並實施,多數國聯球隊都是傳統的擁護者,不過還是在小聯盟開始DH制的實驗。

美聯各隊相較於國聯更積極,1971年開始在春訓實施DH制,積極推動的原因之一是票房,1972年美聯總票房比國聯少了200萬,而運動家老闆Charlie Finley,就是最積極的DH制度倡導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