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22

【F1】Rd.20卡達GP回顧:四起爆胎事件是路緣石惹的禍?

Valtteri Bottas、Lando Norris、George Russell與Nicholas Latifi成了卡達GP爆胎事件的受災戶。

作者:Athrun

由於羅賽爾賽道對輪胎的負荷大,再加上賽道是首度舉辦F1大賽致幾乎沒有測試數據可依循下,指定輪胎供應商Pirelli於本週的卡達GP指定最重視耐久度的1/2/3等三種配方作為硬胎、中性胎與軟胎,且在賽前評估分別於賽程完成1/3與2/3時進站的二停策略是最適宜的選項。

但為了嘗試將戰果最大化,多數車隊基本上仍以使用軟胎或中性胎起跑,於賽程完成2/5時進站換上硬胎的一停戰術作為主打,不過在這次的決賽裡,場中先是在剛進入後半的第33圈發生Valtteri Bottas的左前輪爆胎事故,隨後Lando Norris、George Russell與Nicholas Latifi也在比賽進入尾聲時先後中標,其中Bottas與Latifi更成唯二被迫退出比賽的車手。

對此Pirelli賽車部門經理Maria Isola表示造成爆胎的原因可能是賽道路緣石:

「這次清一色都是負荷量最大的左前輪爆胎,但我認為爆胎並非輪胎超出負荷所導致。」

「目前能確定的是涉事輪胎的磨損度皆已趨近至100%,且都有切口,因此我們需要將輪胎送回米蘭接受進一步分析,並透過各隊的遙測數據輔助來判定這些輪胎的切口是在失去胎壓前,還是失壓後出現,因為涉事車手在事發後皆能回到維修區[按:Latifi最後停在6號彎維修出口退賽],這代表即使輪胎破損而失壓,車手還是有足夠的時間控制賽車回到維修區。」

「由於賽道的特性,各賽車在此相當容易受到高速撞擊,輪胎在經過長時間奔馳後也會降低對路緣石與高速撞擊的保護力,並導致失去胎壓。」

如同Isola所言,羅賽爾賽道如同托斯卡尼GP的主辦賽道穆傑羅,是以眾多中高速彎組合而成的賽道,再加上賽道是以舉辦二輪賽事為先導致寬度較窄,增添了超車的難度,這也使多數車隊希望將賽車留在賽道的時間最大化,進而讓較硬的中性胎與硬胎必須在高速奔馳30到40圈。

雖然場內仍不乏有Alpine、Aston Martin與Ferrari等隊採用一停戰術,並雙雙以積分圈完賽,不過Fernando Alonso等等車手曾被車隊通知必須盡可能的避開路緣石,如果不是因為賽程已進入尾聲,再加上賽會曾在最後3圈因需安全吊離Latifi的賽車而啟動等同於全場黃旗的虛擬安全車,這些車手能不能順利完賽也是未知數。

「我們評估二停為最佳策略的原因是基於週五的輪胎磨耗數據,其中左側輪胎是負荷最大的部分,以這次的決賽為例,左前輪與左後輪的磨耗度都接近100%,但我們必須追查為何僅有左前輪爆胎」,Isola補述。

除了決賽的四起爆胎事件外,羅賽爾賽道的路緣石就曾導致多位車手在大賽週期間被迫更換前鼻翼,甚或是如Nikita Mazepin,以及Charles Leclerc必須分別在自由練習與排位賽結束後更換新車架才能平安面對剩餘賽程,讓羅賽爾賽道雖然是第一次舉辦F1大賽,但賽道極易摧殘賽車的特性已讓各隊工程師與車手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