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4

宰制聯盟的山本由伸奪澤村賞「完投、局數卻未達標」超艱難門檻該改嗎?

山本由伸毫不意外地奪澤村賞,但這項投手獎項的門檻,引發了諸多討論

作者:Kaz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Harrytu

澤村賞門檻反應了日本人個性,按步就班但缺乏彈性又龜毛。要改變可能要有特殊情況出現,例如連續多年未有人獲獎,不然以日職當局者老派的想法短時間難以實現

澤村賞,是日本投手最高榮譽,今年毫無疑問地,頒給本季最強投手山本由伸。不過即便創造出鬼神般數據的山本,仍有兩項澤村賞的指標難以達成,另外其他投手是否「不夠強」?成了日本體育媒體關注的話題。

山本由伸與澤村賞

攤開山本今年的數據,先發 26 場、18 勝 5 敗、勝率 7 成 83,193.2 局,投出 206 次三振,ERA1.39 更是繼 2013 年田中將大(1.27)以來最佳成績。帳面數據機乎宰制日職,成了歐力士久違奪下洋聯冠軍的首要功臣。

山本由伸獲得澤村賞。(圖/BsTV - オリックス・バファローズ 公式 YouTube)

 

目前澤村賞 7 門檻如下:

15 勝以上、150 奪三振以上、10 完投以上、防禦率 2.50 以下、200 局以上、25 場登板以上、勝率 6 成以上。

山本達成其中 5 項門檻,其他競爭者如中日龍柳裕也 4 項,阪神青柳晃洋 3 項,再結合下半季只要一登場就不會輸的強大印象,使得山本毫無異議地奪下最高榮譽。

 

歐力士球團公布的澤村賞訪問影片:

 

 

對於評選委員會來說,除了肯定山本整年度的表現之外也提出隱憂。

委員長堀内恒夫說得直接:「遺憾的是,今年央聯投手沒有拿獎的價值,水準太低了!」

評選委員山田久志則認為:「希望至少有 3 到 4 個候補人選讓我們評選委員來傷腦筋」。

值得討論的是,考量到當今棒球分工趨勢,以及取消延長賽等因素,使得投手完投場次與局數普遍下滑,即便今年壓制力數一數二的山本,都難以達成 10 完投與 200 局的紀錄、使得門檻修正話題再度浮出檯面。

 

澤村賞門檻的兩派看法:

曾兩度拿下澤村賞的達比修有開了第一槍,疾呼「時代不一樣了」,投手的啟用方式不斷改變,數據也會有所改變,現在這個時代該如何評價比較好呢?

達比修提出看法。(圖/推特)

 

評選委員們則持不同看法,一項捍衛傳統的堀内恒夫言簡意賅地說:

 

維持現在門檻,不能影響澤村榮治先生的名譽。

 

堀内恒夫自己在 1966 年得獎時,投出 16 勝、14 完投;1972年二次得獎時更締造 312 局, 26 勝與 26 完投,是讀賣巨人6、70年代雄霸一方的王牌,生涯通算 203 勝,對於傳統數據的捍衛論,自然有其份量。

同為評選委員的村田兆治,生涯通算 215 勝,身為過來人以不同方式提及「完投的價值」:

 

今年季後賽,山本、奧川、高橋投手都投出完封,可以確定的是,完投、完封仍是先發投手的一種「醍醐味」。能夠在投手丘上奮戰到最後,無論多難的危機都能設法突破,這份感動就是棒球帶給世人的夢想。

 

山本自己則回應,今年有些比賽用球數偏多,希望強化直球威力,增加完投的場次。被問到田中將大、達比修有等人獲獎後叩關美國大聯盟的前例,山本則謙虛地說,我的實力還不到那個等級。

 

近年案例:

放眼千禧年之後的日本棒球,僅在 2000 年與 2019 年澤村賞為從缺,最具討論性的完投門檻,在 19 名得主中有 6 人達陣,分別為:松坂大輔、達比修有、涌井秀章、田中將大、菅野智之、大野雄大。

從上述獲獎者來看,約三分之二的比例沒能達成 10 場完投。2016 年廣島的 Johnson(3 完投、180 局) 、2012 年軟銀的攝津正(3 完投、193.1 局),甚至只有 3 場完投就獲獎。

更妙的是,2013 年前歐力士王牌金子千尋表現極佳,躍居日本史上第 7 位,達成澤村賞所有門檻的投手,明明最該拿獎,卻敗給 24 勝 0 敗,完投數不足的田中將大,因此究竟「完投」所佔的比例到底有多少,似乎難有明確定義。

筆者觀點來看,長年主導獎項的日職大前輩對於澤村賞仍抱持相當大的尊重,一旦決定修改規則,就難以擺脫「傷及澤村榮治先生名譽」的負面形象,某種程度來說這些規則,倒也不是什麼金科玉律,比較像日本保守派常見的「擔憂因為改變而帶來的危機」、「對前輩不尊重」等心理,與其說大刀闊斧求改革,不如名義上保留規則,誰都不當歷史罪人,但執行面上依據每年狀況,保留一些評比彈性,似乎也是一種尊重傳統的方式。

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