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3

離不開籃球的華麗轉身 球員轉職主播台的挑戰

身為職業籃球的最高殿堂,NBA的激烈競爭可想而知,NBA球員的平均職業生涯大約在4到6個賽季,即便是頂尖球員也會不敵歲月催促,退休後人生還有下半場,大多數球員會轉職教練或是訓練學院繼續籃球相關生涯,但有一群球員退役後繼續應用籃球上的專業,他們捨不得離開球場,但卻是球衣換穿西裝,從場上華麗轉身到場邊,用頭腦和嘴巴講述他們喜愛的籃球。

作者:Sim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身為職業籃球的最高殿堂,NBA的激烈競爭可想而知,NBA球員的平均職業生涯大約在4到6個賽季,即便是頂尖球員也會不敵歲月催促,退休後人生還有下半場,大多數球員會轉職教練或是訓練學院繼續籃球相關生涯,但有一群球員退役後繼續應用籃球上的專業,他們捨不得離開球場,但卻是球衣換穿西裝,從場上華麗轉身到場邊,用頭腦和嘴巴講述他們喜愛的籃球。

 

離開籃球-離不開籃球

許多球員決定進入媒體的主要原因多半是不想離開籃球,但想尋找最輕鬆無壓力的方式來享受籃球,Chauncey Billups在本季執教拓荒者前任職於ESPN,在生涯最後5個賽季已經在不停思索退役後的人生,「我不想離開籃球,因此我歸納3條去路,進入球隊管理層、教練或是進入電視台。」但最終促使Billups作出最後決定是稍縱即逝的家庭時光,「我希望能把時間花在陪伴家人上,特別是兩個還在讀高中的女兒,擔任管理層和教練的工作時間甚至會比球員還長,因此我決定選擇較為彈性的電視台。」

 

Steve Kerr在接任勇士隊總教練前曾是TNT和Turner Sports最受歡迎的球評之一,一針見血的獨到見解是Kerr的講評標誌。Kerr退役後有多家球隊找上門招募他進入管理層或是擔任教練職,「當時我只想找一份輕鬆沒壓力的工作,我的生涯有一半都在壓力爆棚的球隊(公牛和馬刺),我想暫時歇一歇。」但Kerr不希望就此和籃球脫鉤,搭配他的智商和口才而選擇得以輕鬆應付的籃球講評。傳奇球星Bill Walton的想法和Kerr非常接近,整個生涯都未傷所苦,Walton當時只想找份可以延續籃球生涯的工作,「我身體承擔不了,但我還沒享受夠籃球的樂趣,而進入電視台講評是唯一能滿足的工作。」

 

然而,許多球員在退役前毫無想法,機會卻自動上門來。爵士隊專職球評Matt Harpring對媒體一點興趣也沒有,但生涯晚期幫忙爵士隊的傳奇播報員Rod Hundley轉播夏季聯盟,Hundley發現Harpring的口才和談吐非常適合擔任球評,並建議他退役後進入媒體,「從此以後,他每次賽後見到我,都會我問有沒有好好考慮,我都是告訴他不可能。」Harpring說道,但2009年退役後才發現沒有籃球的日子非常不好過,於是答應Hundley成為爵士隊的球評。

 

Matt Bullard在NBA在載浮載沈11個賽季,但當生涯逐漸來到尾端後,Bullard反而捨不得籃球場的一切,「我不想要籃球就此消失在生活中,於是想了很多方法繼續留在這裡。」Charles Barkley和Shaquille O’Neal的理由更加單純,他們在TNT進行談話性節目曾聊到為何退休後會到媒體發展,Barkley表示他就是離不開籃球,「我愛籃球,也愛嘴砲,媒體是我能一次發揮兩個專長的地方。」講完後Barkley指著O’Neal說道,「他也一樣,離不開籃球的慾望,也停止不了講垃圾話的渴望。」

 

從籃球場到主播台

雖然本質上都是籃球,但「打」籃球和「講」籃球可說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專業,「當球員時我才嗆球評和球迷說的一嘴好球,但當上球評後我才發現,原來要說的一嘴好球也不簡單。」過去曾任職於ESPN的Ryan Hollins說道。

 

首先,要先把舌頭練的跟運球一樣熟練。Walton是公認史上最偉大的中鋒之一,但Walton的口吃讓擔任球評的工作遠比打球還難,「日常生活我都沒辦法好好講完一句話了,何況是講評速度飛快的籃球賽。」凡事力求完美Walton求教於名人堂級的球評Marty Glickman,Glickman告訴Walton講話不是天賦,是一種可以訓練的技能,「他告訴我把想法慢下來、嚼口香糖來放鬆肌肉、大聲的唸出來,特別是那些難以發音的詞彙,不斷練習再練習。」在Glickman一句句訓練下,Walton才如願坐上主播台,「很多人不知道,講話也是需要花時間訓練的。」

 

名人堂級球星Dominique Wilkins近10年來都是老鷹隊的專屬球評,他指出如何正確明瞭的傳達想法是最困難的事,「球評有責任用最簡單易懂的方式來傳遞資訊和想法,而這是最難的地方。」Butler也認為把想法轉化人人聽得懂說法是最深奧的媒體技能,「當球員時面對的都是懂籃球的專業人士,稍微講解大家就懂你的意思,但在螢幕前的是來自四面八方的觀眾,把心之所念轉譯成通俗語言,這是講評時的挑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