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24

【F1】2021賽季第20場︰賽後分析 –– Losail賽道容易爆胎?黃旗的判罰與疑點?

在卡達的Losail賽道中,大家又見證了Hamiton再一次在新場地贏得勝利,這已經是他在第30個不同場地取得了P1,成為歷史第一人,我們先恭喜Hamilton。不過,今場比賽除了Hamilton的勝利和Alonso 7年來的第一個頒獎台,Losail賽道的安全性也成為討論點之一,到底各位車手爆胎的成因為何?而在Gasly爆胎導致的「黃旗」中,F1賽會的判罰又是否完全正確?

在卡達的Losail賽道中,大家又見證了Hamiton再一次在新場地贏得勝利,這已經是他在第30個不同場地取得了P1,成為歷史第一人,我們先恭喜Hamilton。不過,今場比賽除了Hamilton的勝利和Alonso 7年來的第一個頒獎台,Losail賽道的安全性也成為討論點之一,到底各位車手爆胎的成因為何?而在Gasly爆胎導致的「黃旗」中,F1賽會的判罰又是否完全正確?



焦點1︰爆胎成因


今場大家最深刻的場面,一堆爆胎鏡頭肯定榜上有名,Bottas、Russell、Latifi、Norris相繼爆胎,其他車手也只是勉強把輪胎苟到終點。而今站爆胎的數量也是近10年之冠,就連2013年銀石的爆胎事件也沒那麼誇張。到底今站的爆胎成因為何?

1. 賽道對輪胎的損耗︰Losail賽道在設計上對輪胎損耗度極高,看Pirelli帶來了最硬的3套輪胎就知道。賽道本來是依據MotoGP的要求設計,一些對電單車來說速度不算高的彎角,來給有大量下壓力的F1去跑就變成了中高速的彎道,結果就是左前胎需要長時間承受巨大壓力。對於一些胎耗本來就高的賽車(如FW34B),他們的輪胎當然會比其他車隊更脆弱。

2. 路肩設計︰這裡的路肩設計似乎相當尖銳,角度也相對的高,Leclerc和Mazepin就分別被路肩弄壞了底盤(Chassis)。事實上,只要車手開上了這些路肩,他們的前翼和輪胎就有不少的機會被割被,Gasly在排位賽如是,Norris在比賽中也如是(他為了追趕前是的Alonso而採取了激進的線路,結果沒多久就爆胎了)



3. 環境因素︰Losail附近的沙漠也是元兇之一,強風把大量的沙粒吹了上賽道之中,當中還包括體積不小的石頭。賽道本來磨損度已經夠高,再加上如此粗糙的沙石,輪胎的負擔進一步加重。

4. 策略問題︰這個就是Bottas爆胎的主要原因,Pirelli只建議黃胎跑25~30圈左右,但Mercedes足足把Bottas放了在外頭跑35圈,完全超出了Pirelli的預期。再加上Bottas途中做出了大量的超車,他的輪胎壽命也因此被削減了不少。而在Mercedes遲遲不進站的情況下,結果就如大家所見了。



總體而言,今次爆胎的現象跟賽道設計與特性有不少關係。除了第4點的策略問題,其餘3點的因素在可見的將來也相當之難改變,畢竟要改善就幾乎等於要把賽道改建。下次再來到Losail賽道,大家很可能會再遇到爆胎秀了。


焦點2︰黃旗下的判罰與疑點


在排位賽後的訪問之中,紅牛領隊Christian Horner表示在Losail賽道的工作人員(Marshal)是「流氓」,因為他們在賽會沒出示黃旗之下亂揮旗幟,導致混亂的情況出現並毀掉了Max的最後一圈排位成績。而正正是這個具爭議性的黃旗,令當時沒有減速的Verstappen在比賽被罰退5位起步。事後FIA當然就該言論立即召見了Horner,並嚴重警告了他。不過有一說一,Horner的指控(亂揮旗幟)是否屬無中生有呢?今次的判罰又存在什麼疑點呢?

時間回帶到排位賽的Q3,當時Gasly在最後路段開上了過多的路肩,結果前翼右方整個被剷去,而碎片也不幸的打中了右前胎。當然,F1輪胎是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衝擊,因此Gasly的右輪胎立即爆掉。不過值得留意是,雖然說起來有點奇怪,但賽會當時是沒有出示「正式」黃旗的(而事後也沒有給予解釋),反倒是鏡頭外的工作人員在沒有賽會的指示下就先出示了黃旗,結果就令當時的情況極其混亂,這也就是為何我們會在電視直播中看到時而綠旗時而黃旗的原因。



上文的情況其實是令車手相當混亂,眾所周知車手在黃旗之下是需要減速的(大約30%)。不過由於車手的方向盤上的燈號是直接收取賽會的指示,按Horner的證詞所言,當時在各位車手的方向盤上並沒有黃燈的出現(即沒有黃旗),反觀賽道上則出現了黃旗(而且是單黃旗和雙黃旗交錯出現)。在這個矛盾的情況之下,車手心中肯定無所適從,到底該不該減速才好?

有趣的是,這連FIA規則都給不了答案。根據FIA比賽規則的第2.5.1條,如果場上有多於一種燈號指示出現,賽會需在賽前的備忘錄中訂明那種具有最終效力(If more than one means of signalling is used, the Supplementary Regulations of the competition must specify which of them is regulatory.)。而在卡達的賽前備忘錄第4.1條,規則是這樣寫的︰「方向盤的燈號與旗號具同等效力」(The FIA track light panels have been installed in the positions shown on the circuit map. In accordance with Appendix H to the International Sporting Code, the light signals have the same meaning as flag signals.)。換言之,FIA的規則出現了矛盾。



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筆者覺得是不應該罰的,因為FIA的規則本身明顯有漏洞,車手跟隨方向盤的指示其實嚴格上來說並沒有錯(燈號和旗幟具同等效力)。而且問題是,既然Gasly在賽道上爆胎非常危險,那麼為何也不判罰當時並沒有減速的Tsunoda、Norris(只有Alonso和Vettel真的減了速)等人呢?就只是因為剛好他們遇到了一剎那的綠旗嗎?這一個問題FIA可以思考一下,或者至少在規則上寫得明確一點,不然日後混亂的情況依然會發生。

想知道F1世界的第一手資訊? 想在賽事之先做足功課? 想要精彩的賽後分析? 一切盡在IG Motorsports! 在這裡認識各地的車迷,一起享受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