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5

第一位打進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的日本人—「Piksi」的得力助手 喜熨斗勝史

日本代表在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陷於苦戰,而在歐洲區,有一位日本教練已經協助塞爾維亞取得世界盃決賽週資格…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年 57 歲的喜熨斗勝史( 1964 年出生),出身自東京都,小學生時已希望這輩子可以從事與足球有關的工作,但在那個日本還沒有職業足球聯賽的年代,與足球有關的工作並不多,與老師傾談後便以成為體育教師為目標。在日本體育大學畢業後,喜熨斗成為了教師,並在學校擔任足球部的指導。

 

在成為教師的第 2 年,喜熨斗看到日本足球界開始籌備 J.LEAGUE 的新聞後,小時候的夢想重燃希望,也讓他決心往更高水平的職業足球世界發展。沒有職業足球員經歷,只曾在關東社會人聯賽踢足球的喜熨斗希望裝備自己,所以在擔任高校教師之餘,到 29 歲時趁工餘時間到東京大學的碩士班進修。1995 年 6 月,喜熨斗開始兼任平塚(現.湘南)的青年軍體能教練,到 1997 年碩士畢業,由於他的論文是關於足球員對空間認知的研究,科學及數據化的內容獲得平塚的賞識,聘請他擔任一隊的體能教練。

「付出了的努力,必定會被某人看得見呢。」

於是喜熨斗辭去教師的工作,正式進入他自小已嚮往的足球世界。

 

喜熨斗之後在 C 大阪( 1999-2002 年)、浦和(2002 年)、大宮( 2003 年)擔任體能教練, 2004 年他成為三浦知良的個人教練, 2005 年至 2008 年也在三浦效力的橫浜 FC 任職(教練、體能教練、首席體能指導)。 2008 年 ,「Piksi」Dragan Stojković 擔任名古屋監督,自此喜熨斗便成為 Piksi 的得力助手, 2008 年至 2014 年擔任球隊的體能教練, 2014 年至 2015 年 8 月擔任教練。2015年8月, Piksi 執教中超球隊廣州富力,喜熨斗也跟隨到中國擔任球隊教練及青訓技術總監,有時因為 Piksi 領紅牌未能領軍,他甚至會代任監督。

 

 2021 年 2 月底, Piksi 成為了塞爾維亞代表監督,他邀請喜熨斗擔任體能教練,於是喜熨斗成為首位日籍教練擔任歐洲國家代表隊的教練。

「可以在歐洲國家代表隊擔任教練,而且還是與 Piksi 一起,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我連 0.01 秒也沒有猶豫,在沒有詢問合約條件便回答『 YES 』了。」

 

喜熨斗還記得 Piksi 找他擔任塞爾維亞教練時的情況。

「那天我與家人吃晚餐,收到監督的電話,『確定了(擔任塞爾維亞代表監督)』,『你要不要來?應該會來吧』,於是我便說『好、我要去』。然後我跟家人說『我成為了塞爾維亞代表的教練了』,他們也嚇一跳,大概是『甚麼﹗你真的要去?』的心情吧,不過我認為這真的是很好的工作。」

 

對於多年來的得力助手, Stojković 監督監督有甚麼想法呢?

「喜熨斗從我第一天擔任名古屋監督時便一起一作,他是很好的教練,也是很好的朋友,是一位很誠實的人,一直與我一起工作,我很信任他。

在我確定擔任塞爾維亞監督的工作時,我便請求他擔任教練,他很快答應我。而我接受塞爾維亞監督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讓喜熨斗成為教練團成員之一,我想我以後也會繼續跟他一起工作吧。」

 

喜熨斗在塞爾維亞代表的職銜是「 Conditioning Coach 」﹐負責制定塞爾維亞代表的訓練內容,在熱身、基本訓練以及紅白戰時帶領球隊。

「主要是與塞爾維亞籍教練合作,分工執行監督決定的工作。『 Conditioning 』指的除了是球隊的狀況、體能狀態,我認為還有足球技術、策略等全部的情況。」

 

作為來自日本的教練,喜熨斗深深感受到要在歐洲站穩腳跟也不容易。

「在歐洲工作,首先一定要有溝通能力,其中英語是必要的,必須有能夠用英語溝通的能力,所以要保持英語能力。

另一方面,即使日本有很多很好的球員來到歐洲,但無論如何日本的指導者始終會被人看低,為了讓球員們接受我安排的訓練,必須制定出好的訓練,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樣才會有說服力。」

 

喜熨斗認為,最困難、最花費心力的是把自己在日本學習所得的,讓歐洲人接受及融合。

 

有一天,喜熨斗問 Stojković 監督…

「我以前並不是優秀的選手,為甚麼讓我擔任這麼重要的職務?」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