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1/28

士東Diamond Stone單場44分惜敗海神,台啤英熊開幕戰後如何調整

T1 League開幕戰之後,台啤英熊要培養隊員間的「共識」,即便是這樣一個士東、米丘簡單的背框單打,弱側也可以做些變化,增加傳球選項,而不是站著原地等球,那樣換成Nikola Jokic也傳不到。

在11月27日的開幕戰,台灣啤酒英熊不幸落敗給高雄全家海神。

二、三節的亂流非常致命,但台啤末節依舊展現出拚戰精神,從落後十分到追平、反超,實屬不易,如果最後能守住將會是美好的結局。

戰績上的「一敗」就是一敗,該難過就難過,不必強顏歡笑--然而究竟是「如何」輸球?有哪些「細節」可以做得更好?才是數字以外我們該追求的東西。

以下將記錄我個人淺薄的觀察,有機會的話會繼續補充,也歡迎各位讀者不吝指教,一起來討論台啤的現況。

首先,我們得排除哨音跟場上、場邊的一些狀況,專注在比賽內容、球員配合方面--畢竟有很多事情是我們可以掌控的,有些事情不行。

延伸閱讀:T1 League 2021開季分析--台啤英熊,新瓶舊酒的稱霸雄心

心目中最理想的半場進攻,發生在第一個Play

士東(Diamond Stone)命中了聯盟的第一顆進球,是跟蔣淯安合作後的中距離接球跳投,賞心悅目。

那是我整場球覺得最理想的一個Play,屬於台啤半場進攻的最合理、最舒服的模樣。

但想不到,開局的這第一個進球,幾乎是整場最接近這個模式的一次,接下來的進攻慢慢走調,確實有過大幅領先的時候,但不是我所期待的那個樣子。

 

(註:因為影片尺寸的關係,使用電腦版的讀者可以按右下角的全螢幕按紐放大,畫面就不會只有一半,手機版的似乎沒問題!附上影片連結

 

小安與史東的擋拆從弧頂發動,看似是一個簡單的Pick & Pop,但每個人都有參與到進攻,牽制對位的防守球員。

正因為「持球」與「掩護」以外的球員都有在跑動,空間才能被拉開,製造出最合理的空檔。

射手不斷調整接球角度,隨著小安的切入,從側翼慢慢往底角的方向走;在同一側的無球者也會交互換位,透過空手掩護後繞出空檔。

對防守方來說,這會是最不好守的半場進攻,需要面對無數的出手可能。士東的這第一波如果沒攻,還有第二波、第三波傳導… … 直到24秒結束,或是台啤進球。

就算最後沒有進,幾個回合下來也會疲於奔命,消耗對手的體能也能算是成功的一環。這是過去幾季台啤的模式,而且通常不到第三波就能進球。

不要求整場都要以這樣的節奏打,這樣的目標不切實際,但之後確實有很多可以穩下來的機會都匆匆收場,不是好現象。

 

無法如以往行雲流水,當然也跟海神之後沒有採用純粹的盯人有關。

不論是針對士東適時內縮的佈陣,或是布銳克曼(Jason Brickman)的黏巴達防守,都造成台啤不小的困擾,是相關令人佩服的策略。

我認為台啤的成員們都還是有這樣的跑位意識的,只是配合不夠久,場面緊張的時候就會回到自己長年下來的打法,難以用頭腦克服身體的慣性。

像是米丘(Tony Mitchell)持球直到第二節中段,才真正開始與士東以外的球員串聯,像是慢慢「解鎖」新功能,靠著自己的經驗與球感逐步調整。

如果熱身賽多個幾場,可能就不用這樣「以賽代訓」,真是為難他了。

此外,台啤的進攻發生變化,也跟「終結點」不同有關。

 

終結點的改變:雙洋將的加入,每個人都未習慣的角色定位

台啤近年來是「人人有球打」的進攻模式,透過不斷切傳、跑位,在連續的掩護之後傳導出最棒的空檔。

只要你人在外線的大空檔,或是偷溜到籃下高舉雙手,蔣淯安就會把球送到你手上,完成一次漂亮的團隊進攻。

然而新加入的士東、米丘,跟去年的米勒(J.D. Miller)是不同性質的球員,而且兩人大都同時在場,場上其他球員的進攻順位勢必會再往下降一些。

這可能導致彼此的想法出些落差,溝通上慢了一拍。身材還沒有太大優勢的情況下,容錯率就更少了。

士東跟米丘都是很棒的球員,有著全面的進攻手段,防守端也是竭盡全力,不畏身體碰撞,用良好的站位彌補身高差距。

但很多回合他們不得不自己打掉,由於練球合作時間不長,出身背景相同的兩人,就容易變成在場上「2打2」,同時也是海神後半段就希望看到的進攻模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