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2/03

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思念,Bradley Beal的領袖之路

十年前,你要是說Bradley Beal這名球員,能夠在日後成為NBA呼風喚雨的得分高手,甚至會有一支球隊願意圍繞他發展,幾乎所有人都會覺得這是玩笑話。

作者:DIO

高涵謙

Dinwiddie 負責外線,Harrell 負責籃下,對得起他們的薪水,但是 Beal 只負責中距離是不行的,巫師能夠大量出手 Pull Up 的只有 Dinwiddie 跟 Beal,如果 Beal 外線手感不佳,對手就會全力圍堵 Dinwiddie,十月外線 Pull Up 表現不佳,還是普遍情況,十一月還持續下探就是很嚴重的問題,另外 C&S 雖有回升,但 十月的命中率 0.34 依然不是 Beal 該有的水準,如果巫師想要維持東區前六,Beal 需要繳出更好的成績才行。

十年前,你要是說Bradley Beal這名球員,能夠在日後成為NBA呼風喚雨的得分高手,甚至會有一支球隊願意圍繞他發展,幾乎所有人都會覺得這是玩笑話。

在當年的選秀報告中談到,Beal是一名極具進攻天賦和技巧的得分後衛,雖沒有頂級的體能爆發力,但他的紮實基本功,如行雲流水般的接應跳投,柔軟不僵硬的投籃手感,成就他未來成為頂尖得分手的基礎,就結果來說是正確無誤,連續六個賽季得分場均超過20分,連兩個賽季得分場均突破30分,而且還是聯盟的準得分王,成為了Arenas之後,巫師隊史最具恐怖得分能力的球員,甚至持續把自己的得分累計往上堆疊,要寫下隊史總得分最多的球員,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從一名瘦巴巴的矮小後衛,成長到NBA中最頂尖的得分機器,這一切的原點,都來自於他家人對於他的支持與教誨。

可能是 2 個人和文字的圖像

跨越失去至親的哀痛,成就Beal偉大的背後支柱

「我從來沒有失去過任何親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知道該去找誰…‥。」

2021年11月上旬的騎士戰前,巫師隊才剛抵達克里夫蘭,Bradley Beal就收到了外婆去世的消息,一度他難過到不想上場比賽,但最後他還是決定繼續打球,不過看得出來狀態相當差,開場後手感極差的10投0中,整場下來也只有19投4中而已,該場比賽僅拿13分,當時他完全沒有告訴其他隊友,只有跟教練以及部分工作人員告知而已,因為不會想讓隊友分心,但是自己相當差的狀態,隊友也看在眼裡,不過怕他們會分心,所以在賽後才跟其他人解釋了原因。

騎士戰的最後,Beal切入後被層層防守包圍,這時他找到底角的Kuzma,而Kuzma也不辜負期待,射進了逆轉三分球,巫師最終以97比94險勝騎士。

「儘管今晚的比賽很難熬,但這勝利就是她(外婆)想要的,希望她為此感到驕傲。」

Wow, I actually play basketball for a living': The Bradley Beal Q&A -  SBNation.com

出生在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的小家庭中,Beal的父親Bobby是一名美式足球選手,母親Besta則是一名籃球選手,雖然他在高中之前在美式足球跟籃球兩個領域間都有涉略,但上了高中之後,Beal便決定專注在籃球上面,Beal的母親也是大學的籃球教練,每天觀看訓練跟比賽影片的時間可能都比Beal本人還要多更多,即使到了成為頂尖的NBA球員之後也是如此。

只要是巫師隊的比賽,Besta Beal都會詳細地觀察自己兒子的表現,從他跳投的全身姿勢、手肘的角度,甚至是手腕的施力程度,都能夠精準地找到問題點,能夠明白當下寶貝兒子的表現能不能為球隊帶來勝利,或許連頂尖的分析師遇到這樣的精密分析都會自嘆不如。

不只是如此,Beal還有四名兄弟,他們也都同樣是體育健將,年少時代只要閒暇之餘,他們都會到自家附近的球場多加磨練,尤其他的兩個哥哥身材都壯碩無比,相比於Beal只是瘦竹竿一樣的矮小子,但給他的鍛鍊不會放水,大量的身體碰撞,奠基了Beal未來在球場上攻防對抗的基礎,也讓他知道如何可以有效擺脫狡猾的防守者。

更令人嚮往的是Beal家族的向心力,當Beal正式進入籃球的世界時,他的父母全心全力給予協助與指導,父親指導他如何在運球跟跑步時維持平衡感,母親則在籃球技巧上對他嚴加磨練,而他的兄弟們,如上所述,利用自身的經驗跟技術,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甚至是他因為一點小事情而自滿時,一把手將他拉回現實世界,為得只是希望他能夠更上一層樓,不會受到一點甜頭而就停滯不前。

在這樣嚴厲與理性的循循善誘,以及全體家人的共同奮鬥,讓百分之百全心全力投注在這上面的努力,得以開花結果,也是Beal能夠成為NBA頂尖球員的原因之一。

「我的媽媽,她是我生命中最偉大的導師!」

對Beal來說,他的外婆雖然不像他母親一樣擁有專業的體育知識,但她總會告訴自己的孫子,什麼是正確的事情,什麼是人生中重要的事情,怎麼樣的表現才能幫助到球隊,宛如是他的第二個媽媽一樣,所以當接到消息的當下,傷痛欲絕的心情讓他一度想放棄比賽,甚至也無法專注在比賽上,但他仍會想起外婆對他的教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