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2/01

【F1】讓人又愛又恨 封街賽道有哪些基本問題?

對大賽主辦者、車隊、車手與車迷來說,封街賽道是永遠都會有兩極化評價的賽道。

作者:Athrun

封街賽道一如其名,是利用城市內的公共道路組成的賽道,除了聞名遐邇、被坊間譽為「賽車界三大賽」之一的摩納哥GP外,F1現在也在澳洲墨爾本、加拿大蒙特婁、亞塞拜然巴庫、俄羅斯索契、新加坡,以及新加入的沙烏地阿拉伯吉達等等世界多個主要城市舉辦封街賽,或是市區道路與專用道路組合而成的半永久賽道舉辦大賽。

雖然封街賽道對大賽主辦者有容易吸引人群、製造話題與節省賽道維護費用等等好處,不過基本問題也不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顛簸與人孔蓋

市區道路會因車輛的不間斷碾壓而有許多肉眼看不出來的顛簸,雖然這對一般房車或大型車輛來說不成問題,不過這對F1等等方程式賽車來說問題就大了,因為只要一個小小的彈跳,搭載在賽車上的精密零組件就有可能因此損壞,像是摩納哥蒙地卡羅賽道的賭場彎與米拉博大樓(Le Mirabeau)彎的左側路面就以極度顛簸出名,為車手們絕對避免通過的地方。

而且市區道路下方會因應城市發展而有如下水道、天然氣、電力、通訊等等管路,且必須在適當距離內設置人孔蓋,雖然這些人孔蓋會在前置工程中盡可能的固定,不過在大賽週裡,我們還是不時能看到路面上的人孔蓋承受不住賽車產生的高速、高壓氣流而被掀起,進而衍生安全意外。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除此之外,封街賽道的路緣石如同一般所見的路樁,是用螺絲釘暫時鎖在路面的,依據輪胎供應商Pirelli的統計,賽車後輪在封街賽道舉辦的首節自由練習裡有高達90%的機率出現切口,這些切口大多是因路緣石的螺絲釘鎖得不夠深所導致。

另外封街賽道也常出現不速之客,像是Max Verstappen在2016年新加坡GP時就曾看到一隻大蜥蜴逛大街,更慘的是加拿大GP的主辦場地維倫紐夫賽道位處聖羅倫斯河上的沙洲公園,所以賽道不時會有不知危險的土撥鼠...

抓地力極差的路面

如同第一段所提,市區道路除了車輛的不間斷碾壓而有眾多細微顛簸外,與專用賽道需求不同的柏油,以及車輛帶來的油污、沙塵也會影響路面的品質,雖然輪胎供應商Pirelli會盡可能的指定抓地力最強的輪胎配方(以現在來說就是編號較大的3/4/5等3種配方胎)來應對封街賽道,不過我們還是不時見到車手發生輪胎鎖死,或是轉向不足的狀況。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是在雨中進行,因積水浮起的油污,以及路面標線將會帶給場上更多的變數,而且考量到Pirelli不太可能專為一座賽道量身訂作輪胎,雨中的封街賽道可說是讓車手們如履薄冰。

空間與硬體問題

由於封街賽道僅能使用市區道路,因此能設置大賽所需的硬體設備的地區有限,而且為了避免意外發生時造成安全問題,封街賽道的路線兩端大都會架設水泥製的紐澤西護牆,以及至少一層樓高的護網,讓寬度本就有限的賽道路線看起來更窄。

這代表車手們為了追求最佳路徑而必須緊貼賽道護牆(這也讓澳門東望洋賽道有必須磨掉輪胎胎壁的商標才能接近最佳路線的說法),並可能因此撞上護牆的狀況,如果是在路面寬度基本上僅有2個車身的蒙地卡羅賽道,或是巴庫賽道的希爾萬沙宮殿區,一發生撞牆意外時,賽會通常就必須揮出中斷比賽的紅旗。

比一般賽道狹小的維修區空間也可能對成績造成極大的影響,像是在2016年摩納哥GP裡,Daniel Ricciardo便曾因輪胎放置區的問題賠上冠軍。

環境公害與支持度問題

如果執政者真的想把F1大賽引進國內或是自己主政的城市,民眾的支持是一定要的,像是澳洲GP在1996年從阿德雷德轉移至墨爾本亞伯特公園時便飽受批評,因為這讓公園必須在年底封閉進行前置工程,直到大賽結束的復原工程後才能重新開放給市民使用。

預計在2022年5月舉辦的邁阿密GP也是如此。邁阿密GP主辦方一開始原本規劃在美國航空中心舉辦封街賽,不過之後因為居民反對而轉移至硬石球場周圍的停車場,且只能在下午2點30分至日落前的限定時段舉行大賽,但即使如此,硬石球場周邊社區的居民大多仍不歡迎F1大賽的到來。

已經胎死腹中的越南GP也是如此。由於越南境內基本上沒有賽車活動,再加上大賽高昂的承辦費(據聞平均一年為5000萬美元),原訂於2020年4月舉辦的越南GP其實是由前河內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阮德鐘(Nguyen Duc Chung)與民間企業共同推動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