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2/16

【F1】2021年簡略回顧:混合動力時代競爭最激烈、最多「遺恨」的賽季

時間回到2015年日本GP,Fernando Alonso在賽場上狂批動力弱且穩定性極差的Honda動力單元是「GP2引擎」,但到了2021年,Honda動力單元與當時差點快沒有供應商提供動力單元的Red Bull車隊卻成了Hamilton-Mercedes王朝的最強力挑戰者。

作者:Athrun

「遺恨試合」的最大贏家

雖然2021年因COVID-19疫情影響而成了又一個技術規則過度年,不過在季前測試裡,劍指雙料冠軍八連霸的Mercedes車隊不僅無法複製以往的高里程數成就,甚至還面對進入最後一年合作的Red Bull-Honda連線下馬威,兩隊主將Lewis Hamilton與Max Verstappen在開幕戰也一路拚戰到最後一刻才分出勝負,讓賽季初始就瀰漫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

在Verstappen於初夏的5場大賽席捲4勝後,本季便已完全定調為Verstappen與Hamilton的雙強爭鬥,接著就如同所有車迷所看見的,FIA、F1營運集團FOM(特別是賽事經理Ross Brawn)、負責製作F1大賽轉播的Sky Sports(搞不好連製作《飆速求生》紀錄影集的Netflix都參了一腳)以各種方式(看得到與看不到皆有)逐步介入這場爭鬥,也讓雙方自7月的英國GP後上演了一系列的「遺恨試合」。

這些遺恨鬧出多少口水戰相信已經不需多提(應該說筆者也不想提了),畢竟去年FOM因為COVID-19疫情而錄得近年最大虧損,兩位車手如果能一路戰到最後,最大的受益者終究還是FOM,雖然F1將於下賽季推出試圖讓勢力版圖大變動的新世代賽車,不過兩隊勢必還會是FOM拿來炒話題的最好對象。

另外FIA雖然在今年最後一次賽車議會中罕見地發出阿布達比閉幕戰尾聲的多個決定「玷污」了F1形象,並強調會全力檢討的聲明,但這何嘗不是FIA自食惡果?

FIA在賽事監督Charlie Whiting於2019年賽季開幕前猝逝後臨時指名澳洲房車賽Supercar與拉力賽賽事監督,直到2018年才以F2、GP3代理賽事監督身份接觸方程式賽車的Michael Masi繼任,也讓各隊在這三年期間不斷挑戰規則上的灰色地帶,並大玩政治角力來左右裁罰標準,如果繼任賽事監督的不是對方程式賽車極度陌生的Masi,而是Whiting生前的副手Jo Bauer等人,也許場邊就不會鬧出這麼多風波。

第二集團:成功反彈的紅軍與表現仍舊穩健的麥隊

決定不再多提今年的年度冠軍之爭後,接下來要提的就是也是一路搶第三名一路搶到最後的Ferrari與McLaren這兩支傳統車隊。

雖然麥隊在後半的表現其實仍算是穩健,且在義大利拿下隊史睽違9年的大賽冠軍,甚至還差點在俄羅斯寫下二連勝,不過穩定度不若以往的Mercedes動力單元卻成了麥隊無法繼續保有年度季軍的關鍵,而且相較於兩支超級強權,開發必須有所取捨的麥隊應該在10月中下旬就已經將全數資源投入到下年度賽車上,讓麥隊在豐收的賽季裡還是有一點小缺憾。

相較之下,有戰績壓力的紅軍就沒辦法如麥隊般容易做出取捨,甚至還在10月投入先行量產型2022年度動力單元,雖然這確實讓去年寫下隊史40年來最糟戰績的紅軍得以反彈回升至年度季軍,但考量到F1自下賽季起將進入原則上的動力單元研發凍結期,相較於因即將退出賽場而無法保留的Honda,紅軍這麼早打出一兩張底牌會不會是好事仍不得而知。

同樣比上不足,但比下有餘的第三集團

其實以後半賽季的表現來看,身為「3A」車隊最後一名的Aston Martin車隊實際上也已經為下賽季佈局,雖然兩位車手該拿的積分還是有拿到,不過本季對去年即使因複製門事件扣分而仍拿下第四名的Aston Martin車隊來說是個失望的一季。

Alpine車隊雖然一度傳出實質上的領隊Davide Brivio可能只帶一年就離去的流言,不過車隊整體的表現仍算穩定,而且Fernando Alonso也在卡達久違的站上頒獎台,表現可圈可點;雖然Alpine車隊為了維持戰力穩定與曝光率而決定續留兩位車手是正確的決定,但未能將在兩年內先後拿下兩大中級方程式錦標賽F3、F2冠軍的Oscar Piastri正式拉上F1舞台對筆者來說還是有些遺憾。

AlphaTauri車隊雖然持續在排位賽交出佳績,但氣勢無法延續到決賽,以及角田裕毅的表現落差過大成了一大致命傷,這讓AlphaTauri車隊雖然拿下隊史自2010年採用積分新制後新高的142分,但仍離指標性的A段班差了好幾步。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