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些沒能走上的路:Robinson Cano的宏願與遺憾

洋基至今最後一座冠軍,他是策動最後一個出局數的野手;原可能成為條紋軍門面的生涯,在選擇前進西雅圖轉了第一個彎;原有機會踏進的名人堂,在2018年聯盟公布報告後成了癡人說夢;命運讓他再度回到這座城市,披上藍橘球衣後,他曾忘記陰霾、有意展開新篇章,卻又親手將自己送入深淵。坎諾(Robinson Cano)在紐約風光啟程的生涯,或許注定要在這裡遺憾告終。

作者:Kumi

洋基至今最後一座冠軍,他是策動最後一個出局數的野手;原可能成為條紋軍門面的生涯,在選擇前進西雅圖轉了第一個彎;原有機會踏進的名人堂,在2018年聯盟公布報告後成了癡人說夢;命運讓他再度回到這座城市,披上藍橘球衣後,他曾忘記陰霾、有意展開新篇章,卻又親手將自己送入深淵。坎諾(Robinson Cano)在紐約風光啟程的生涯,或許注定要在這裡遺憾告終⋯⋯。

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能扛下的重擔

「他從未懷疑自己,與生俱來的自信如此強烈。」——前洋基棒球營運副總裁紐曼(Mark Newman),2007

或許與生俱來的自信,與遺傳有點關係。坎諾少時由於雙腿粗壯、上半身又瘦弱,身材條件在簽約時並未佔得上風,老坎諾(Jose Cano)要求的25萬美元,沒有球隊願意負擔,最欣賞自己兒子的洋基隊,也只給出15萬,「我跟他說,等你兒子上大聯盟,自然就能賺進大把鈔票了。」簽下坎諾的洋基資深球探布雷克利(Gordon Blakeley)憶道。

或許與生俱來的自信,是知道自己真的有能耐。但棒球這件事,如果變得太簡單,對年輕選手來說並不是件好事,坎諾小聯盟時期教練馬斯(Bill Masse)回憶:「晚上7點的比賽,他總是想要6點55分才到球場,他想要表現自己,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才讓他知道練習的重要,但我說過,只要他懂了該如何努力、如何貫徹例行工作,一定能成為超級巨星。」

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事實上,坎諾在小聯盟時期從未入選百大新秀,連《棒球美國》資深編輯卡利斯(Jim Callis)後來都坦承:「我想沒有人能預料到他能表現那麼好,在小聯盟攻擊指數從未超過0.800,雙腿太過粗壯也會被懷疑能在二壘待多久,他能打、臂力不錯,但沒人預測打擊率能超過3成10、25轟、擁有金手套等級的防守。」

坎諾在2004年、小聯盟最後一個完整球季時,登上洋基新秀第2位,大聯盟就近在眼前,但會穿上哪隊球衣踏上那個舞台,當時曾一度是個問號,畢竟洋基曾三度將他擺上交易桌,包括該年4月與遊騎兵換來「A-Rod」羅德里奎茲(Alex Rodriguez)、6月欲向皇家換來貝爾川(Carlos Beltran,最後被送到太空人)以及7月一度要向響尾蛇盤來強森(Randy Johnson,後來直到季末才做交易),坎諾都曾是條紋軍的籌碼人選。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與生俱來的自信,就是注定要在紐約這個五光十色的地方發光發熱。那段故事台灣的大聯盟球迷應該都已倒背如流,2005年季中洋基戰績陷入瓶頸時,凱許曼(Brian Cashman)未若前一年想要透過交易來大咖球星挽救球隊,而是從小聯盟叫上王建民與坎諾,那是制服組自當年李維拉(Mariano Rivera)、基特(Derek Jeter)以及佩提特(Andy Pettitte)後再有如此仰賴新秀的一次案例,王建民在洋基的經歷無須贅述,而坎諾呢?當時外界都在期待,他能否接下當家球星的火炬?

菜鳥年就在新人票選高居第2,隔年入選明星賽並奪下銀棒獎,這些是帳面上的成績兌現出來的獎項,而成績背後呢?是當年那個不愛練球的少年終於知道這是一個懂得「苦練決勝負」的殘酷世界。

鮑瓦(Larry Bowa)在2005年秋天接任內野教練不久後,就接到坎諾的電話,電話那頭的新人對自己說,準備好要進行練習守備了,想要提早去春訓報到,「當教練這麼多年,你只會在1月接到球員的消息,而不是在11月,而且他練習的認真程度也是我從來沒看過的,每天早上8點30分報到,休息日也自主練習。」

2008年坎諾表現陷入低潮,他在休賽季馬上請打擊教練隆恩(Kevin Long)飛到多明尼加商討改進的策略,後來在洋基比賽開打前4個小時,時常能看到師徒倆已在進行打擊練習。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是在紐約,場下的刻苦可能無人關心,場上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檢視,2008年9月,他因為守備時沒有認真追一個滾地球,讓對方打者多攻佔一個壘包,馬上被時任教頭吉拉迪(Joe Girardi)換下來坐板凳,隨後吉拉迪還與凱許曼找了坎諾在辦公室進行20分鐘的會議,「你可以看到坎諾的頭上好像有顆電燈泡亮了,不再覺得『為什麼大家都要針對我?』而是『現在我理解了,大家都是想要幫助我,讓我的生涯變得更好。』」凱許曼回憶。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