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些沒能走上的路:Robinson Cano的宏願與遺憾

洋基至今最後一座冠軍,他是策動最後一個出局數的野手;原可能成為條紋軍門面的生涯,在選擇前進西雅圖轉了第一個彎;原有機會踏進的名人堂,在2018年聯盟公布報告後成了癡人說夢;命運讓他再度回到這座城市,披上藍橘球衣後,他曾忘記陰霾、有意展開新篇章,卻又親手將自己送入深淵。坎諾(Robinson Cano)在紐約風光啟程的生涯,或許注定要在這裡遺憾告終。

作者:Kumi

對於坎諾上述看似「散漫」的舉動,其實也曾有不同看法,有些聲音認為他在場上看似輕鬆,是一種游刃有餘,非泛泛之輩能夠辦到,但無論如何,在經過總管與教頭「暮鼓晨鐘」一番後,坎諾在球技與態度愈臻成熟之際,也慢慢展現這支豪門球隊當家球星該有的特質。

例如,新人年在球隊安排下參觀紐澤西州哈肯薩克一家醫院的兒童癌症病房後,他就長期關心該院的病童,最後甚至有一間治療室以他為名;例如「火箭人」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要回到洋基時,主動將「22號」球衣讓出;例如,2010洋基在衛冕之路於美聯冠軍戰對上遊騎兵時,當老大哥基特、A-Rod的球棒都相繼沈睡時,只有他試圖幫助球隊力挽狂瀾。

該系列賽洋基只擠出6轟,4轟由坎諾包辦,上一個能在季後賽達成此舉的,就是「十月先生」傑克森(Reggie Jackson),後者在當時兩隊熱戰時曾回來探訪老東家,坎諾告訴大前輩,自己正不斷向基特與A-Rod學習,明白他們兩人場上的表現是由背後多少血與淚交織而成。

而關於坎諾的成長,隊上精神領袖基特也都看在眼裡,稱當時的小老弟對於比賽的解讀愈來愈透徹,也更注意細節,「他很享受比賽,相較於幾年前,他現在無疑是個更好的球員。」

若按照自己的承諾,坎諾原有機會跟著基特的腳步,有一天將名字銘刻在選手時期站在打擊區上,就可以望見的紀念碑公園裡,不過在與水手簽下那紙10年2.4億美元的合約後,原本看似筆直通往條紋軍門面的生涯也轉了一個大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沒能踏進的聖殿

「我認為他可以成為名人堂成員,我們也這樣告訴過他。」——洋基總管凱許曼2010

雖然無緣成為「終生洋基人」,但不少人對於坎諾轉戰西雅圖仍抱持期待,認為他有機會扛下隊上領袖及攻擊核心,「他是鎂光燈愈大,表現愈好的球員,」小聯盟時期的教練馬斯後來轉戰水手球探部門,「如果你問我,領這麼多薪水會不會影響他,當然會、這件事會激勵他變得更好,鎂光燈就在他身上,但他不會感受到壓力。」

轉戰水手第一個球季坎諾沒有辜負期望,成為陣中貢獻度最高的球員,水手比前一季多了16勝,一度看似有機會可以終結季後賽乾旱,不料蜜月期很快就結束,隔年他受到嚴重胃食道逆流及祖父因肺癌過世等因素影響,表現大幅下滑,還遭到教練范.斯萊克(Andy Van Slyke)說出重話:「他今年(2015)的表現,應該是我過去20年看過一位選手單季最糟糕的成績,你領最高薪、應該就要是最棒的球員。」

會不會馬斯終究是太高估自己的子弟兵了呢?在紐約就對輿論與指責感到習慣的坎諾,當時是如此回應的:「我沒有什麼要證明的,大家都知道我有傷。其實有時候不管是否受傷,那些評論都讓我很難熬,大家都認為我們是機器,身為一名選手,我永遠全力以赴。有些人把我的努力視為理所當然,在紐約我也受到關於懶惰的批評。如果是懶惰的人,就不可能這麼多年還能持續穩定出賽。」

坎諾所言非假,從2007年開始至2017年,他每季都至少出賽150場,根據ESPN統計,從2007年到2018年遭禁賽前,他在這段期間累積1783場比賽,是全聯盟最多。

2018年5月,大聯盟公開報告,指出坎諾在休賽季被驗出利尿劑藥物「呋塞米(Furosemide)」,而他看似還大有可為的生涯,從此注定將有不可抹滅的汙點。事實上歷經低潮後,坎諾在2016年就找回手感,還敲出個人單季新高39轟,醜聞爆發前,他原本不無機會走上聖殿之路,當時累積2417支安打,305轟,1206分打點,攻擊指數也達0.848,這個數字在史上二壘手之列僅不及名人堂成員蓋林傑(Charlie Gehringer)、柯林斯(Eddie Collins)以及4屆銀棒獎的前MVP好手肯特(Jeff Kent)。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