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些沒能走上的路:Robinson Cano的宏願與遺憾

洋基至今最後一座冠軍,他是策動最後一個出局數的野手;原可能成為條紋軍門面的生涯,在選擇前進西雅圖轉了第一個彎;原有機會踏進的名人堂,在2018年聯盟公布報告後成了癡人說夢;命運讓他再度回到這座城市,披上藍橘球衣後,他曾忘記陰霾、有意展開新篇章,卻又親手將自己送入深淵。坎諾(Robinson Cano)在紐約風光啟程的生涯,或許注定要在這裡遺憾告終。

作者:Kumi

穿上大都會球衣的第一個打席,坎諾就從三屆賽揚強投薛澤(Max Scherzer)手中轟出一發陽春砲,成為隊史第10位在此隊首打席就開砲的球員,然而這樣的手氣卻沒有延續下去,該季他的表現差強人意,攻擊指數是自2008年來新低,好不容易在縮水賽季稍有復甦,繳出.316/.352/.544 的打擊三圍,球季結束後的11月,他再被驗出使用類固醇,這次的禁賽是162場。

大都會總裁奧德森(Sandy Alderson)如此說道:「對於Robinson因違反聯盟藥物條款遭禁賽,我們感到相當失望,對他、球隊、球迷以及這項運動來說,都是非常遺憾的事情。」

怎麼能不遺憾呢?若說第一次禁賽是坎諾自己阻斷了進入聖殿的資格、這次明知故犯、重蹈覆徹下,已不僅是危及自身的信譽,而是對整個運動造成了傷害,多年來在場上的拚搏、在場外許下的願景,雖然依舊是存在過的事實,卻不會再被世人惦記。

目前坎諾2022、2023年還有總計4800萬元的合約(其中的750萬由水手支付),他在大都會的位置仍是未定之天,若撇開戰力而言,他仍是不可或缺的休息室領袖,就連新同學、兩屆金手套外野手馬鐵(Starling Marte)當初都說是因為想跟這位好友同隊才加盟;然而回歸戰力,在一年空白後,他在這個層級還能為球隊帶來多少貢獻,還是打上問號,若春訓及季初表現不理想,大都會不無可能為了清出空間,寧願白付薪水也選擇分道揚鑣一途,屆時這段在紐約風光啟程的生涯,恐怕得在紐約以一個令人遺憾的方式結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