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2/28

「委身下嫁」的前韓國王牌:梁玹種的無悔逐夢路

旅美,可說是亞洲棒球員共同的夢想,但現實,更是每個人生命的負擔,在夢想與現實的選擇上,許多亞洲球員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然而前韓國王牌梁玹種可不這麼想,面對到人生最後的機會,他選擇抓住自己最後的光芒,義務反顧地挑戰MLB最高殿堂,但他所放棄的,遠比一般球星旅美還要多,甚至可說是「委身下嫁」

韓國王牌梁玹種

遲了一年的大合約

明年3月將滿34歲的韓國投手梁玹種24日與韓職起亞虎簽下一紙4年103億韓元的大合約,平均年薪高達6000萬台幣,不過如此高檔待遇,卻晚了一年才實現,而阻擋他的,只是一個單純的堅持與「美」夢。

韓國王牌,偶有失蹄罷矣

說到台灣球迷對梁玹種印象最深刻的瞬間,無非是這一刻 : 

▲林加祐致勝兩分砲,全場中華隊也就只得這兩分

時逢雅加達亞運,全業餘的中華隊碰到不想當兵的KBO全明星韓國隊,沒想到小蝦米吞掉了大鯨魚。而梁玹種,正是林加佑這發全壘打的苦主;而下一次梁出現在台灣人眼球前,則是2019年世界12強,在決賽面對日本時,慘遭砲擊黯然退場的敗戰投手。

因此台灣球迷對他戲謔多於讚賞,然而被中華隊打爆的金廣鉉如今也在MLB完成兩個賽季了,國際賽的幾次失手,並無損梁在韓職呼風喚雨的地位,亞運的18年是梁相對不發揮的一年,前一年2017年,他是韓國職棒的MVP與韓國大賽MVP;而後一年2019,他又繼2015再奪防禦率王。這也是為何他可以在韓職拿到聯盟投手最高的23億韓元,相當於6400萬台幣、210萬美金的薪水;做個比較,江少慶與富邦簽下的4.5年破紀錄合約總值也就6120萬台幣;中華職棒史上最高薪洋將米蘭達,也不過拿60萬美金而已,顯見梁的地位之高。


曖昧許久卻未見成果

想要去美國挑戰的念頭,事實上早在2014就已經萌發,可惜母隊起亞虎與遊騎兵、雙城談判皆破局,只好作罷,前述那些在韓職立下的豐功偉業故得以實現,但也體現梁高於韓職的實力,使他向上挑戰的想法持續熊熊燃燒,這些年來前往日職美職的風聲隨著2017-19的巔峰狀態水漲船高,然而,他還是沒有出去,機會始終沒有降臨。

破釜沉舟的旅程

把大海另一端的打者解決掉…就圓夢了

時間來到2020,梁投出了近年來最糟糕的賽季,防禦率高達4.70,WHIP腫到1.4,三振保送比也從漂亮的4滑落到2.3,雖然賽季結束後取得了FA資格,不過多數輿論都認為經歷如此慘澹的賽季後,梁出國的機率極低。但梁的內心很清楚,對2021年賽季即將滿33歲的他而言,這回是最後的機會,或甚至不是機會,而是對夢想最後的拚搏。

因此休季便透過經紀人表示挑戰大聯盟的意願,不管旁人冷眼對待,不顧12月到1月MLB那邊渺無音訊,但梁依然選擇等待大洋另一端的消息,即便母球團起亞虎也鍥而不捨一再提出續約,他卻一再選擇推遲,最後甚至採取自斷後路的手段,於1/30簽約大限,宣布放棄KBO合約,並在記者會上親自讓世界知道他的決心。

梁玹種來到起亞主場,做出投球姿勢表示對KBO的道別

與遊騎兵的委身下嫁

最終在2/12,七年前曾經追求過他的遊騎兵再次找上門來,雙方看似有情人終成眷屬,但相較七年前遊騎兵的頻拋媚眼,這回可說是梁玹種「委身下嫁」,原因在於無論從經濟、名聲乃至環境,這紙合約客觀上都遠低於韓職的待遇,從前面背水一戰的態度而論,與其說機會降臨,不如說是自己努力抱住浮木。

首先,這一回梁不再是通過入札的大聯盟亞洲新星,對遊騎兵來說,他只是一個拿小聯盟非保障合約的輪值備胎福袋,就算能登上大聯盟也只能拿130萬美金,加上激勵獎金55萬,就算全拿也比不上韓職給他的薪資;又在韓職如神一般崇高的他,來到美職,如前所述也只是個可割捨的福袋,遊騎兵總教練Chris Woodward一開始也說對他毫無信心,更不用說球迷了;況且這還沒說到新環境需要適應,偏偏小聯盟環境惡劣眾所皆知,難怪其經紀人曾認真勸阻過梁玹種。

但即便客觀上毫無意義,但其主觀上對MLB的欣慕讓他一意孤行,雖然未能進入開季名單,但還是在4/26升上大聯盟,當日中繼4.1局還刷新了遊騎兵隊史最長中繼紀錄,並於5/5取得先發的機會,在3.1局的投球中投出8次三振,苦蹲小聯盟終於媳婦要熬成婆了…嗎?

現實的殘酷

當然,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同為韓國三左投的金廣鉉、柳賢振都拿到大聯盟合約,梁玹種會落到只有小聯盟合約必有其因。首先是梁前往美國時將滿33歲,而金廣鉉則是31歲,柳賢振甚至還沒30歲,相比後兩者,梁已不在巔峰甚至處於下滑中,自然期待感不高;再來是自身條件,作為一名仰賴四縫線的投手,其均速只有89英哩,球威明顯不足,加上控球也非柳賢振或Kyle Hendricks等級,因此即便擁有身為左投、過往KBO實績、能吃長局數的能力與遊騎兵輪值破爛,普遍看好他能登上大聯盟,但天花板僅五號先發。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