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12/28

泡沫還是置死地而後生 P+、T1與籃協的三方角力真相

不要說五年前,即便是兩年前你在路上跟任何一個人說,兩年後的某一天台灣會有超過一萬人在現場觀賞成人職業賽事,那個人八成會覺得你瘋了。然而實際上這件事卻真真切切發生在現實世界中...

作者:Thousand

洪維澤

未來發展其實看棒球就知道了
台灣職業棒球大聯盟跟中華職業棒球聯盟最後合併變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然後跟棒協一直爭國際賽主導權最後棒協理事長變辜仲諒先生(中信兄弟老闆)
所以可預見的未來應該會有個PT+1 之類的聯盟然後裡面之中的老闆變籃協理事長(最大可能我猜是蔡先生)

Bill

日本籃協在2007年成立的聯賽應該是叫JBL日本籃球聯賽才對,日本籃協方面的聯賽多次改組與改名,但也有主客場制。

BJ League經營期間曾經一度有過1&1罰球的特別規則,兩罰的第一罰沒進的話第二罰沒收,不過在合併前這個規則被取消。

日本成功整併了日本籃球聯賽與BJ成為現在的B聯賽,但B聯賽也有缺點,B聯賽的一些規定跟足球J聯盟一樣,有升降級制,且場館的觀眾席數的規模未達一定水準會影響升級,要讓小鎮也為B聯賽瘋狂,基本上難度不低。

Annoying Dog

SBL自己都標榜「半職業」聯賽了,當年內部也大力反對推行職業化,怎麼兩個職業聯盟出現後忽然就自動升格成職業聯賽?連球員也連帶升格了?

fb - 鄧淵仁

你們的立場永遠只看到梯萬的"優點",請問開放第三類洋將,會不會壓縮本土球員上場的空間嗎?難道不會讓更多本土球員逐漸單一功能的角色球員?這樣對處裡球的能力有磨練到嗎?真的對國際賽水準提升有幫助嗎?當然誰都知道PLG成立跟ABL垮台有關,黑人在官方的Podcast自己也承認這點,但開放第三類洋將,難道不是掩蓋台灣其實好的球員沒那麼多+台銀和裕隆現在手底下還有很多有合約在身且球技純熟的球員嗎?不要站著說話腰不疼,如果梯萬真的想要做職業,洗刷大家分一杯羹的印象,請做到以下幾點:
1. 請透明公開每一場次的進場人數
2. 如果有打開東南亞市場,請公布東南亞的網路收視人口占多少?
3. 進場看球的外籍移工占多少比例?
把話說好聽誰都會,做得好才重要

對比P+當初成立時普遍的樂見其成,T1打從一誕生後,所受到的質疑與批評就從未停過。#分一杯羹成為這個聯盟成為許多網友所貼上的標籤,但就如臺灣不需要另一個SBL一樣,臺灣會需要另一個P+嗎?答案現在其實已經擺在眼前了。

那T1存在的意義與價值是什麼?品牌的建立往往從第一印象就很容易定型,除了高雄全家海神和中信特攻外,其餘四支球隊的人事結構與外在形象,不免讓人對這個聯盟產生疑慮。尤其前兩支球隊還曾傳出是一度要加盟P+,卻因為「某些」原因而被拒於門外。

「T1聯盟創立不以營利為最終目的,而宗旨是在於提升台灣籃球環境以聯盟為出發點,並結合各球團資源,共同創造屬於台灣籃球員的舞台。」上述這段話看似很美好,但在前人成功後才出來的「表象」卻難以讓人信服。更往裡頭一點探到聯盟人事,其中的秘書長同時還是知名運動經紀公司的創辦人,背後所代表的利益牽扯不言而喻。

照片來源:T1 League

那麼T1聯盟的品牌價值為何?我們一樣從聯盟的架構來下手,與P+不同,T1選擇以協會的方式呈現,加盟球隊每年需要繳納500萬的聯盟服務費。縱然T1一樣跟P+的採用屬地主場制,但協會的性質終究與公司不同,能否達到相同效益甚至何時能由虧轉盈都是未知數。

看到這裡T1或許還是給人一種掛著新聯盟的皮,實際上是想走競爭對手肉的想法,不過實際上真正讓前者產生的不同之處卻在於賽制本身。比起P+針對歸化球員跟華裔限制上較為限縮,T1選擇放寬針對華裔球員歸屬的政策,並讓歸化球員不限定於戴維斯一人的專屬條款,反而因此讓本來被預估會有人才庫不足的大門給敞開,也因此提升各隊在未來幫忙歸化球員上的意願。

另一方面,也同樣隸屬於第三類的亞洲外援,便是T1能為臺灣籃壇注入活水的其中一項變革。去年開始日本B League便開放亞洲外援,林郅為即是其中一名受惠者。跟過去包含SBL或者P+通常都還是尋覓洋面孔的情況不同,由於亞外並不會受到節次出場的緣故,因而讓他們在決勝節的關鍵能取到相當大作用,這點從海神的Jason Brickman身上一覽無遺。

照片來源:高雄全家海神

無論是桃園、高雄還是臺中都是有不少外籍移工的本營,這也同樣會是T1的主要TA之一。人才庫多元流動會是T1在本土球員「質」較不如P+的解方,包含去年在內,嚴格來說台灣籃球過去十幾年一直都是關起門來自己玩,少數旅外的受益者大部分都還是「個體」而非對於環境能造成實質意義上的影響。

今年亞洲盃資格賽就能看到日本與菲律賓等國的籃球實力早已非同日而語,即便是過去普遍認知能輕鬆碾壓的關島,也是在驚險之際才過關。事實上全世界真正較屬於本土球員佔多數的籃球職業聯賽只有NBA,其他無論是西甲、VTB甚至連CBA都相當吃重外援的實力,即便是NBA也在國際趨勢的推動下開始接納不同文化所帶來的球風變革。

T1開放亞外並不只是單向的運作,來季韓國的KBL也即將開放亞外球員。海神隊長余純安就曾說過Jason Brickman曾告訴過他,有些台灣的本土球員如果有機會到PBA,也同樣會是很好的外援等級。

人才庫的流動並非單指由外向內的單一方向,更宏遠的目標應該會是在未來讓國內有更多優秀人才,有機會到不只是美國與中國之外的國家討生活,畢竟職業球員的定義一直以來都是以靠籃球維生,而非在特定國家才能用職業球員的身份生存。

甚至即使退一萬步來說,除了Mike Singletery之外,現在在台灣籃壇中Top 3的洋將裡,來自立陶宛的巨塔Mindaugas Kupšas,以及過去普遍不被國內教練所喜好,認為打法太軟的白人類型中鋒Thomas Welsh,都讓台灣人真正重新開啟視野。更遑論T1聯盟中兩位分別來自澳洲與西班牙的教練,也皆用自身的執教理念,讓球賽增加更多的變化以及可看性。

照片來源:臺中葳格太陽

日本在今年東京奧運中表現非凡,當台灣正沐浴在2013年的國際賽光環時,前者早已開始從失敗中自省,並著手透過國內聯賽的整合。在有更趨近成熟的職業運動環境下,推動提升國際賽的競爭力,而藉由他們的案例也能讓我們獲得借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