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秉筆直書】2022美國棒球名人堂候選系列:Gary Sheffield、Andy Pettitte

每年冬天 12 到 1 月份的時節,美國棒球界都會把焦點放在名人堂票選的議題上。今年情況更為特別,大聯盟因為勞資僵局而宣布進入封館狀態,所以沒有任何大聯盟交易或簽約消息,名人堂票選因而能獲得更多的目光。 2022 年棒球名人堂記者票選的入選梯次,預計會在臺灣時間 1 月 26 日公布結果,在那之前,【秉筆直書】每週都會為各位帶來 2 名候選人的側寫(一投一野),讓各位快速瞭解這屆梯次中幾位知名度最高的球員們,他們的生涯事蹟和本屆入選的可能性。

秉筆直書,直抒胸臆。在這裡我會分享個人對大聯盟時事議題的觀點和想法。

每年冬天 12 到 1 月份的時節,美國棒球界都會把焦點放在名人堂票選的議題上。今年情況更為特別,大聯盟因為勞資僵局而宣布進入封館狀態,所以沒有任何大聯盟交易或簽約消息,名人堂票選因而能獲得更多的目光。

2022 年棒球名人堂記者票選的入選梯次,預計會在臺灣時間 1 月 26 日公布結果,在那之前,【秉筆直書】每週都會為各位帶來 2 名候選人的側寫(一投一野),讓各位快速瞭解這屆梯次中幾位知名度最高的球員們,他們的生涯事蹟和本屆入選的可能性。

這次要看到的是打擊姿勢獨樹一幟、生涯揮出超過 500 轟的王建民前隊友 Gary Sheffield,以及知名洋基左腕、季後賽史上勝投王 Andy Pettitte。

Gary Sheffield

回憶王建民時期的紐約洋基隊,當時打線裡面準備動作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絕非中心打者 Gary Sheffield 莫屬。Sheffield 揮棒之前大幅搖棒的習慣,看起來氣勢非凡,而他打出來的成績也符合他站在打擊區的霸氣,不僅兼具良好的打擊技巧和驚人的長程砲火,還擁有絕佳的選球耐性和出棒選擇,因此能打出高上壘率和高長打率的生涯數據。

大聯盟生涯發跡於 1988 年的 Sheiffeld,生涯橫跨 90 年代和 21 世紀的第一個 10 年,合計 22 年的出賽時間,總共累積 2689 支安打、509 轟、1676 分打點,另外附帶 253 次盜壘成功。亮眼的累積型數據之外,他平均的打擊率 .292、上壘率 .393、長打率 .514,也都是極其優異的數字。

Sheffield 從生涯初期就一直是身材精實、運動能力強大、肌肉爆發力驚人的球員,揮棒力道大,而且跑壘速度也很快。最早在釀酒人隊時,Sheffield 其實是被定位在游擊手的角色,甚至被譽為是釀酒人名人堂游擊手 Robin Yount 的接班人。

不過 Sheffield 守備表現不理想 ,很快就被移防三壘,而且生涯初期打擊內容也不優異,所以釀酒人給他的出賽時間並不穩定,引發 Sheffield 不滿,後來他承認當時為了宣洩怒氣,有時在場上故意發生失誤,企圖迫使釀酒人盡早把他交易出去。

1992 年 3 月,Sheffield 總算如願以償,被釀酒人交易到教士,並且立刻打出當時的生涯年,以 .330 的賽季打擊率成為國聯打擊王,另外揮出 33 轟、灌進 100 打點,入選明星賽,也獲得三壘銀棒獎,就此樹立個人在大聯盟的明星球員地位。

1994 年加入馬林魚隊,Sheffield 再被移防防守壓力較小的外野,從此與他發生太多失誤的內野守備位置脫鉤,而他也更能專注在打擊的發揮上,開啟非常精采的打擊生涯。從 1994 年截至 2009 年,也就是他生涯最後一個賽季,Sheffield 總共入選 7 次明星賽,獲得 4 座銀棒獎。這段期間他有 8 個賽季打擊率超過 3 成、9 個賽季上壘率超過 4 成、5 個賽季的整體攻擊指數 OPS 超過 1.000。

2003 年年底,Sheffield 跟洋基簽下 3 年 3900 萬美金的合約,正式成為條紋軍的一員,搭配上 2005 年王建民在洋基登上大聯盟,Sheffield 因此逐漸被台灣球迷認識。他在洋基打了 3 個球季,整體成績十分亮眼,特別是第一年的 2004 年,他繳出 .291 打擊率、36 轟、121 打點的成績單,在 MVP 票選上獲得第二名的佳績,僅次於天使隊的 Vladimir Guerrero。

Sheffield 除了長打破壞力佳,他傑出的球路辨識力和選球功夫,也讓他生涯選到的保送數 1475 次,硬是比三振數多出 300 多次。從現今三振當道的年代來看,Sheffield 當年的三振保送比更顯難得。

2015 年起,Sheffield 開始獲得棒球名人堂的候選資格,不過前面 5 年的得票率相當低迷,都不到 15%,直到過去 2 年才顯著提升。去年,Sheffield 獲得 40.6% 的得票率,可是距離 75% 的入選門檻,還差大約 35 個百分點。

其實若單看 Sheffield 的數據,實在很難理解為什麼他的得票率會那麼低,但他之所以得到的支持比較少,背後還是有其原因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