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06

引發諸多爭議的Djokovic澳網醫療豁免許可事件全紀錄

今年第一個大滿貫—澳洲網球公開賽—即將在本月中開打,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球王Novak Djokovic能否參賽的新聞。賽前他已經獲得主辦單位給於的醫療豁免許可,准許參賽,但後續引發的爭議猶如八點檔劇情一樣峰迴路轉,霧裡看花。本篇文章就該事件就發生的順序做一個整理,並發表些許的個人主觀意見。

作者:布魯斯

佳偉

其實就好奇了! 如果該國說『沒打疫苗不能進入』此時還能主張『施打疫苗是屬於個人隱私』嗎?

Chaohong Cheng

關於Djokovic到底有沒有打過COVID-19的疫苗,我的看法是:他可能有打過,但也無法排除他其實更可能是像前陣子隔壁NFL綠灣包裝工隊的Aaron Rodgers那樣,實際上根本沒打過疫苗,但卻藉由一些誤導他人的公關操作,讓他人「覺得」他應該有打過疫苗。

因為有Aaron Rodgers成功誤導他人的例子擺著,就算Djokovic有在紐約參加一項號稱打過疫苗才可參加的音樂演唱會,我會覺得美國這種音樂演唱會的主辦方當初有沒有嚴格確認Djokovic是否真打過疫苗恐怕就難說了。尤其Djokovic又是大咖人物,即使他真沒打疫苗,主辦方會賣他面子不做嚴格確認的可能性應該不低。所以即使Djokovic有在紐約參加一項號稱打過疫苗才可參加的音樂演唱會,我覺得這也無法作為他有打過疫苗的證明。

Benny Ice

只能說如果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看法不同,澳網與網協設下的條件不符合中央規定又搞出這個真的是很糟。我們可以去討論Djokovic為什麼這麼執著要這麼做,但是澳網當局既然給了他還有其他至少三名選手這個選項,那他們絕對有權利去申請並獲得豁免。只可惜現在大家似乎只想把焦點放在Djokovic身上,而不是這錯綜複雜的鬧劇,唉……

fb - Lee Julius

此時此刻 作為一個新聞關注度高人士 宣揚不接種疫苗 很難說得過去

7. 就當大家覺得澳網就是「硬幹」要讓Djokovic出賽之際,在一月五日澳洲內政部長Karen Andrews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

「任何尋求進入澳洲的人都必須遵守我們嚴格的邊境要求,雖然維多利亞州政府和澳洲網球協會可能會允許未接種疫苗的球員參加澳洲公開賽,但聯邦政府將在澳洲邊境執行我們的要求。自2021年12月15日起,完全接種疫苗的合格簽證持有人無需申請旅行豁免即可前往澳洲,並免費進入符合條件的州和地區進行檢疫。如果到達的個人沒有接種疫苗,他們必須提供可接受的證據,證明他們出於醫療原因不能接種疫苗,以便能夠獲得與完全接種疫苗的旅行者相同的旅行安排。澳洲邊境部隊將繼續確保那些到達我們邊境的人遵守我們嚴格的邊境要求,參加澳洲網球公開賽的個人都不會得到任何特殊待遇。」(麗台運動新聞澳洲Skynews新聞

8. 接下來的消息則是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表明立場:一旦確認Djokovic沒有提出「足夠」的證明,在他抵達澳洲的機場時候就必須搭下一班機場離境(路特社新聞)。

9. 最熱騰騰的新聞(2022/1/6 00:00)則是,Djokovic從杜拜搭了十四個小時的飛機抵達墨爾本機場,但是在機場就被攔下來,目前處於無法入境的兩難狀態。據說是他申請的是一般簽證,不適用於運動選手,因此遭到拒絕入境(聯合報新聞路透社新聞)。

整個事件的發展猶如八點檔劇情般的離奇,可說是峰迴路轉,拐個彎又是另外一個爆點。

以下是個人的主觀看法:

1. 從一開始Djokovic就明確表示「是否施打疫苗是個人隱私,沒有必要向世人公佈」,所以至今他個人是否打過疫苗依舊是個未知的答案。

2. 就澳網官方的說法,醫療豁免每個人都可以申請,而且也有二十六個選手提出申請,但不是每個人都通過;白話說法就是:我們沒有為特定人士護航,請大家不要隨意臆測,增加選手困擾。這個作法是為了某些因為「個別因素」而無法施打疫苗的人提供另外一個可以參賽的管道。例如經過醫療評估確實不適合施打疫苗的選手,如果是Pierre-Hugues Herbert那種身體沒有任何狀況,純粹個人選擇而不打疫苗的則不在這個範圍內,自然無法申請醫療豁免。

3. 個人主觀觀察Djokovic應該是打過疫苗了,尤其在前年六月於自己國家舉辦的Adria Tour賽事當中多人確診受到輿論相當大的壓力之下,對於施打疫苗來防疫這件事情應該比其他人更有感觸才是。只是他一直堅持打疫苗就是個人的隱私,沒有必要跟大眾公開,而他至今依舊堅持這個理念。另外有新聞報導,去年美網開打之前他就在紐約參加了一項音樂演唱會(新聞連結),該活動就規定只有打過疫苗的人才可以參加,間接證實了他已經施打過疫苗的事實,除非該活動主辦單位給於他特權,但無從得知。

身為網球迷,就搬個板凳、點好雞排跟珍奶,一起看戲吧!

2022/01/6 19:30更新

Djokovic抵達墨爾本機場之後就被邊境管理局的人請到了小房間,據說有七個小時之久,無法使用手機更無法跟任何人聯絡。最後因為所申請的簽證並非「醫療豁免」的簽證,被拒絕入境,簽證也被註銷。不過這裡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澳洲聯邦當局想要以現場更正簽證類別的方式來化解僵局,但是需要維多利亞州政府的「背書」,但是遭到拒絕。最後演變成了四方(澳洲聯邦政府、維多利亞州政府、澳洲網協、澳洲邊境管理局)各說各話的局面:澳洲網協給了醫療豁免許可、州政府不願意背書、聯邦政府說是否入境是邊境管理局負責、最後就是由最終端把關的邊境管理局「背黑鍋」。中間還交雜著相當複雜的澳洲民意以及政治人物因為選舉將近、在選票考量之下做出的「民粹決定」,讓這個事件真的是比八點檔還曲折。目前Djokovic人先入住防疫旅館,靜待澳洲當局後續處置。(Skypsports新聞

2022/01/07更新

Djokovic入住防疫旅館(The Park Hotel),不過據說環境相當差:吃的飯裡面有蛆,還說根本就是難民收容所。(聯合報新聞)同時Djokovic的律師替他爭取到下個星期一舉辦聽證會,將決定他是否會被驅逐出境。(ETToday新聞)澳洲前任網協執行長Paul McNamee(也是謝淑薇的教練)認為Djokovic會遭遇到這般的際遇,是澳洲政治鬥爭下的犧牲品。(澳洲ABC News訪談影片)另外人已經入境、且在墨爾本已經參加比賽的捷克雙打選手Renata Voracova似乎受到這個事件的「牽連」,被迫退賽,因為他的簽證也被取消,同時入住一樣的The Park Hotel。也就是說Voracova也是拿「醫療豁免許可」的方式進入澳洲,而且也開始比賽了,卻因為Djokovic的案子,讓他「被追溯」,導致簽證失效,被迫退賽,也可能被迫出境。(路透社新聞)這就真的暴露了這起事件從頭到尾的荒謬處:有人依照規定申請豁免,然後入境也已經參加比賽了,卻因為另外一個被拒絕入境而「被追溯」,導致也得退賽,送進拘留所,怎麼想都很荒謬。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