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03

〈冰球〉NHL 勞資爭議紀事(上):九零年代兩記導火線、百年前的罷工事件

美國職棒的勞資爭議近期越演越烈、球季確定將延後開打,說起職業運動裡的勞資糾紛,NHL 有著非常慘痛的經驗:此篇將介紹 NHL 在 1925、1992、1994 年的三次停工事件,並於下集回顧 2004、2012 年的兩次封館事件。

作者:Darco

經過數個月的談判,美國職棒勞資雙方依然無法針對勞資協議達成共識,確定無法如期開季,也讓他們成為最新一起因為勞資爭議而縮短球季的案例。

說起職業運動聯盟裡的勞資紛爭,就一定要談到北美冰球聯盟 NHL:在北美四大職業運動中,NHL 的停工事件次數並不是最多,卻付出了最慘痛的代價,尤其是 2004-05 年球季賽事全數取消,更是北美四大職業聯盟中唯一因為勞資糾紛而失去整個球季的案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聯盟和球員工會走上佈滿荊棘與泥沼的道路呢?這次就以三篇文章的篇幅,來回顧 NHL 歷年的停工事件,這一篇,就讓我們先來看看 1925、1992、1994 年的三次糾紛。

1925 年:季後賽被消失的漢米爾頓老虎

早在接近一個世紀以前,NHL 就出現了第一次的罷工事件:1924-25 年球季,漢米爾頓老虎一掃前幾季連年墊底的頹勢,在例行賽打出絕佳表現、成為聯盟第一種子,也獲得保送 NHL 總冠軍賽的資格,以逸待勞等待第二、三名的勝隊。

不過,在打完最後一場例行賽之後,老虎球員集體向球隊開出條件,要求球隊老闆給每位球員 200 元的補償薪資,否則他們就不會在季後賽上場打球。

1925: NHL club Hamilton Tigers leave Hamilton | TheSpec.com
1924-25 年球季的漢米爾頓老虎以 39 分積分,成為例行賽冠軍|The Hamilton Spectator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說是補償呢?這是因為 NHL 當年的例行賽長度比前一年增加 6 場,然而球員的薪資沒有跟著調漲。此外,對於打進季後賽的球隊,聯盟會給予球團一筆獎金,但是對於球員並沒有明定的分紅獎金,能不能分到一些錢,基本上就是要看老闆臉色。

想當然爾,老虎的老闆拒絕了球員的要求,聲稱沒有利潤可以分給球員——不過,有記者估算了聯盟的獎金分配,認為這其實是謊話——球團也把這起事件呈報給聯盟總裁卡德爾(Frank Calder),卡德爾對此感到相當震怒,他表明他和球團的立場一致,如果球員堅持罷工,聯盟就會取消老虎的季後賽資格、改由例行賽第四名的球隊取代。

球員的態度並沒有因此動搖,依然堅持罷工的決定。最後,在總冠軍賽前夕,卡德爾直接拔除了老虎的出賽資格,總冠軍賽也不用打了,讓資格賽勝出的蒙特婁加拿大人成為當年 NHL 的冠軍、成為參加史坦利盃決賽的 NHL 代表球隊(註一)。

被消失的老虎球員不僅沒有拿到 200 元的薪資補償,反而被聯盟罰款、禁賽。某種程度來說,這起罷工事件甚至終結了這支球隊:球季結束後,老虎老闆無意再經營球隊,加上 NHL 想要把版圖擴張到美國,老虎球團把隊上所有球員的合約轉賣給紐約的球隊,漢米爾頓老虎就此走入歷史。

請繼續往下閱讀

話說回來,老虎球員罷工是一次獨立的事件,對於 NHL 的勞資關係並沒有太多影響;一直到 1992 年的球員罷工事件,才真正改變了雙方的關係。

註一:1915 年至 1926 年之間,冰球最高榮譽史坦利盃是由東岸的 NHL、以及西岸冰球聯盟的冠軍對戰爭奪,西岸的聯盟包括 PCHA(太平洋岸冰球協會)以及 WCHL(西加冰球聯盟)。1925 年是由 NHL 的加拿大人出戰 WCHL 的維多利亞美洲虎,最終由美洲虎獲勝,也是最後一支贏得史坦利盃的「非 NHL 球隊」。

1992 年:等等,是球員工會在罷工嗎?

1992 年的春天,NHL 再次出現了球員罷工事件,這次的背景和 1925 年自然有非常大的差別,其中之一,就是這次是由球員工會所發起的全面行動,不過,在當時看來,球員的決定其實是有些出乎預料的。

NHL 球員工會在 1957 年首次成立,但是球員參與意願不高,只維持了一年就宣告解散。到了 1967 年,在經紀人兼律師英格森(Alan Eagleson)的率領之下,出現了第二代的球員工會,這一次,球員工會存活下來了,然而,早期球員對於勞資議題普遍冷漠,加上英格森和聯盟長期保持互助的密切關係,讓球員工會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

到了八零年代後期,球員對於英格森與聯盟的密切關係開始感到不滿,於是他們開始尋覓其他人選,一位關鍵人物就此登場:古德諾(Bob Goodenow)原先是球員經紀人,在 1990 年開始擔任球員工會副理事長。古德諾的左派作風非常強悍,和英格森的溫和路線截然不同,他積極地向球員傳播勞資議題的資訊,也推動了許多重要事務,例如球員薪資透明化,對於球員的薪資有相當正面的影響。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