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08

豪勁的旅台日記(下):「人生中本來就需要面對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棒球亦是如此。」

在上篇豪勁與我們聊了很多球場上與球技方面的話題,下篇要請豪勁來談談他認為日本與臺灣的差異,以及因為疫情賽事停擺,隻身一人在臺灣打球的心境與去年球季的感想,一起接著看下去!

作者:Carter Lee

在上篇豪勁與我們聊了很多球場上與球技方面的話題,下篇要請豪勁來談談他認為日本與臺灣的差異,以及因為疫情賽事停擺,隻身一人在臺灣打球的心境與去年球季的感想,一起接著看下去!

中華職棒去年受到疫情影響,自5/17開始配合政府二級防疫警戒停賽,這一停就是將近兩個月,在這期間豪勁做了什麼呢?

剛開始停賽的那段時間,我們在基地做了很多訓練,很多重訓跟維持體態的部分,也做了很多牛棚練習,專注在練習投球對付打者,想像投到九宮格的邊邊角角,想像我會怎麼投球,怎麼去攻擊,跟做比賽練習一樣。

所以最主要那段期間就是要保持隨時都準備好的感覺。因為某段時間,大概三、四個禮拜之後,他們說再下一個禮拜要開打,結果又延期,然後又說好再下一個禮拜開打,然後又延期,所以我們就是一直在已經就位但又被喊卡的狀態,心理上其實是很大的挑戰。

不管發生什麼事,就是他們說的算,直到比賽日期真正訂下然後我們終於在場上比賽。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直要保持專注、準備好、不要把之前的努力都丟了。

(圖片來源:法老的攝影視界)

兩個月過去,終於在7/13日可以站上球場比賽,讓許多球迷感到相當可惜的是球賽必須以無觀眾的泡泡模式進行,復賽三週後才再放寬限制讓部分球迷進場看球,最初開放每場1000位觀眾,並且須採梅花座,強制配戴口罩外也禁止飲食,對於空蕩蕩的觀眾席豪勁表示相當的新鮮,也直言剛開始其實有一點點不習慣。

沒有球迷的部分,是很困難的。

我在小聯盟時曾在星期二、星期三晚上的比賽遇過只有100個觀眾的比賽,但我不記得我在完全空著的球場比賽過,肺炎讓這成為了我的第一次,因此是一個大挑戰。但打了幾場之後,隊友們都漸漸進入一個可以好好準備、放鬆、不擔心的境界。對某些人來說我認為(沒有觀眾)可能還比較好適應,因為空空的沒有任何干擾,你可以專心投入比賽中。

對於豪勁來說亞洲的生活他並不陌生,畢竟2016~17兩個球季他都效力臺灣的好鄰居日本的球隊,也分享了自己親身體會生活上與球場上的感受。

因為疫情的關係,生活型態是很難比較的。我覺得如果能夠完完整整的打一個球季,能夠很自由的去探索,(在臺灣的)生活型態應該會很不一樣。

年初的時候我學會了這裡的交通系統,我學會搭捷運去球場,我也會搭捷運去高鐵站,再搭高鐵去臺北火車站,但很快的(因為疫情)就有了管制所以就不能再去玩了,所以我在臺灣並沒有像在日本有機會有一個完整的體驗。一個比較大的不同應該是日本的各種遊樂園,我在日本的時候有去過迪士尼跟環球影城,我期待如果回來可以好好體驗一下臺灣的生活。

(與家人同遊大阪環球影城的豪勁 圖片來源:豪勁IG)

至於棒球的方面,我覺得是都蠻相近的。當別人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都覺得,棒球就是棒球啊。不同地方的棒球聯盟差異性是很小的,臺灣跟日本的差異性又比日本跟美國比來的更小。

硬要說的話,日職會有洋砲,所以會製造出一個不一樣的氣氛,我知道中職有赫雷拉(這個洋砲),偶爾對上他的時候也是會覺得有不一樣的氣氛,但他後來季中就離開中職了。所以,我覺得日職跟中職差最大應該就是打線裡的洋砲,但其實也不是這樣說,因為兩個聯盟中都還是有具威脅性的打者。只要一失投,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們也確實看到了那些瘋狂打全壘打的畫面。

除了生活以及棒球的差異,豪勁也感到非常幸運,他在臺日兩國的職棒休息室氣氛都相當好,與隊友沒有任何的隔閡。

(關於休息室)非常歡樂! 我在兩國的職棒都是非常幸運的。

我在廣島的時候跟隊友們也有很好的休息室氛圍,他們會讓我覺得我是團隊的一份子,我也會和他們在球場上玩、一起走走。相互的溝通也是很好的,即便大多都是通過翻譯,也能夠感受到我有在跟隊友們建立好的關係跟友誼。

跟桃猿的隊友們也是一樣的,兩隊都很棒,我沒有待過任何一個有人讓我覺得「喔!我不想跟他來往」的球隊,沒有人是這樣的。我很享受跟球隊上的每個人對話,有些人比較害羞一點,有些會講英文的就比較容易聊天,但總結來說,跟隊上的人互動都是很有趣的。在牛棚的時候有比較多時間去聊天去了解彼此,還有一些講廢話的時候(笑)。都是很好玩的,我真的很喜歡休息室的氣氛。今年(去年)球隊有高低潮,但休息室的氣氛一直都很好,隊友們也都是隨時準備好要打一場好球,這就是你在休息室會想看到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