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09

從澳職FMVP到板凳最末端!Jock Landale是如何一步步站穩NBA的

在去年的十二月初,Jock Landale接到了通他最不想接到的電話。電話另一頭是他的經紀人Sammy Wloszczowski、通知他將會被送到馬刺隊的G-League附屬球隊-奧斯丁馬刺隊。「我當下的第一個想法是:『這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一切都結束了嗎。』」

在去年的十二月初,Jock Landale接到了通他最不想接到的電話。電話另一頭是他的經紀人Sammy Wloszczowski、通知他將會被送到馬刺隊的G-League附屬球隊-奧斯丁馬刺隊。

「我當下的第一個想法是:『這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一切都結束了嗎。』」

Landale跟ESPN說道。

「說實話我相當不安,但只有在一開始聽到這消息的時候。」

「幸好我有一個相當優秀的經紀人、忍受了我的抱怨。他告訴我這正是他所期望的,他提醒了我當在季前他問我假如遇到這種情況時能接受嗎?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如果這能讓我成為進入到輪替裡的球員,我百分之百接受。』」

Landale把個人失望和沮喪的情緒暫時拋到一旁,在兩場面對德州的比賽裡,平均繳出了27分7籃板4助攻、總計27投24中的優異表現,隨即就被召回了NBA。

儘管在G-League展現了統治力,但Landale在第二場都是帶著劇烈的頭痛在比賽的,這也讓整個球隊和他的經紀人都替十分擔心。

「在第二場比賽前我簡直頭痛欲裂,甚至一度看不到任何東西,我大概失去了我的視力三十分鐘。在比賽開始前我坐在走廊上並用毛巾蓋著我的頭、希望我的視力能快點回來。」

「我大概在比賽開始三分鐘前才看得見。上半場我打的很糟糕,因為我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然後球隊GM走過來告訴我別逞強了,我當時心想:『管他的,豁出去了。』」

在球季剛開始時,Landale菜鳥年的首個月份對他的心理層面是相當大的挑戰。接連受到腦震盪和疫情的影響,讓這位大個子常常整場都坐在場邊或只獲得極少的上場時間。現在的Landale認為這段時間的經歷對他是相當有幫助的。

「這(下放到G-League)對我的心態來說其實是好的,」

Landale說道。

「這讓我沒球打的沮喪心情有了宣洩的出口,同時提醒著我這項運動是多麼的有趣。」

「我很想念在場上為了輸贏奮戰的感覺。而且老話一句,當你在比分被拉開時上場,你就只是為了自己的表現在打球而已。你打球不是為了輸贏因為比賽早已定調。」

「能夠上場、並提醒了我是多麼熱愛為了勝利而打球的對我而言相當重要。這讓我回到大隊時信心提升了不少,我需要這段經歷、我需要有能打球的機會。」

回到NBA後,26歲的Landale在兩場比賽裡依舊只有零星的上場時間,直到12月18號面對爵士隊的比賽,前澳洲國家隊、現任馬刺隊的助理教練Matthew Nielsen在半場休息時找到了他。

「我們在半場休息時,同為澳洲人、一直很照顧我的Matthew Nielsen走過來並對我說:『隨時準備好,你將成為板凳的第一替補長人。』」

Landale回憶道。

「經過了這麼多讓我學到:你得無時無刻保持著自己高要求的職業精神。當機會來臨時,我準備好了,但這也是我一生中最緊張的時刻。半場時我還坐在那邊想著:『這場可能又不會上場了。』然後下一秒變成:『你剛剛說了什麼?』。我嚇壞了,反正我就上了場並拿出我最好的表現。」

在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後,Landale在之後的八場比賽、有七場獲得雙位數的上場時間。其中在主場面對活塞隊的勝利中,他砍下了生涯新高的18分。

「我覺得我得分的企圖心得再稍微強一點,波波也同樣默默同意了這點。」

Landale談到近期的表現時說道。

「我跟其他人的球風不同,我一直都有這樣的能力。他們希望我投更多球,一直投直到我沒進為止。這是相當有意思的任務,我熱愛我的角色,我覺得這樣的定位能讓我一直有好的表現。」

雖然時間不長,但Landale已經從擔心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成為證明了自己能耐的NBA球員。為了能保持穩定的表現,他和澳洲國家隊的隊友們之間的聯繫就顯得格外重要,這些人中不乏一些已經在聯盟中打滾多年的球員。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