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10

被遺忘的十冠王者:Sam Jones

「紅頭在根本沒看過我打球下,只是根據前球員的推薦就在第一輪裡挑選了我,Russell跟我是運動史上贏得最多冠軍的兩人,而Red根本沒看過我們在大學的比賽就挑選了我們!」 如果要說塞爾提克的冠軍有那麼一點幸運的成分,那,肯定就是Red Auerbach這神來的兩次選秀吧。

作者:vantora
Sam Jones vs Jerry West / Mr. Clutch vs Mr. Clutch

原本該是充滿喜慶的新年,但對塞爾提克的耆老似乎不是太好的時刻,連續兩年的新年,塞爾提克都在傳奇逝去的哀傷情緒之中。2020的聖誕夜,防守鐵衛與80年代的冠軍教頭K.C. Jones辭世,一周後,在2021新年假期剛結束的1月2日,六零年代末期的替補搖擺人Paul Westphal撒手人寰。一年後,就在2022年即將展開之際,與K.C. Jones一起被暱稱為「Jones Boys」的傳奇得分後衛Sam Jones在12月30日於佛羅里達的醫院中過世。

在這個尋找GOAT的年代,還有些許人為拿了11次總冠軍的Bill Russell抱屈,但卻少有人記得在NBA的歷史上有另一個球星也能雙手戴滿冠軍戒指,只以10次總冠軍落居第二位。

GOAT是Greatest Of All Time的縮寫。現代的球迷爭論著Michael Jordan或是Kobe Bryant還是LeBron James才是GOAT,但在1950、60年代,這只屬於一支球隊,而不是任何一個單一球員。Bill Russell也許不是最強的中鋒,Bob Cousy也是不是最完美的後衛,Sam Jones不是最準的射手,但這一群球員在總教練Red Auerbach的帶領下的經歷過一場又一場的七場大戰,最後在13年裡拿下11次總冠軍,包含了一次八連霸與一次二連霸。

晚Russell一年入隊,卻與Russell攜手結束生涯的Sam Jones正是這偉大功業的見證人。

 

來自南方北卡的黑人男孩

近年種族膚色問題又成了波士頓的焦點,甚至成了挑選總教練的條件,但塞爾提克卻是職業運動中打破種族隔離的先驅者。不但是第一支在選秀會上挑選Chuck Cooper成為第一位黑人球員,更是第一支在場上以全黑人球星先發上場的球隊,當Auerbach宣布放下教鞭,Russell更是職業運動史上的第一位黑人總教練,當然,他也是第一位拿下NBA總冠軍的黑人總教練。

延伸閱讀:終入籃球名人堂的黑人先驅者:Charles "Chuck" Cooper

對1933年6月24日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大西洋岸邊Wilmington,在北卡北方Laurinburg長大的Jones而言,種族隔離是他們那個世代每天經歷的日常。當60年代Bill Russell帶著自己的父親與祖父造訪塞爾提克的休息室,進入休息室後只見Russell的祖父熱淚盈眶,因為他從來不曾想像能看見眼前的景象:當時Sam Jones與John Havlicek一黑一白兩人一起在淋浴間中淋浴,同時還能自在地閒聊著。

Jones的父親在他四歲時就離開人世,他的母親替人幫傭維生,幫著媽媽替雇主照顧小孩也成了Jones幼年的工作之一。在種族隔離的年代,Jones只能夠進入專門為黑人設立的學校就讀,但直到中學時期,Jones才首次接觸到籃球這項運動。儘管接觸時間遠較一般球星更晚,但Jones很快地嶄露頭角,只是他卻無法成為球隊裡的先發球員,教練Dr. Frank McDuffie將先發的位置留給了最後一年的學長John Russell。

「這非常困擾我,」Jones回憶。「他們總說最好的球員會獲得先發機會,我無法理解為甚麼教練Dr. McDuffie會背棄他自己的諾言。」

John Russell並非籃球好手,但Dr. McDuffie深知如果要進入大學就讀,高中先發後衛的資歷對他申請大學獎學金極其重要。最後,雖然John Russell大學時期從未入選校隊,但當時只收黑人學生的North Carolina College(現在的North Carolina Central University)的籃球獎學金卻幫助他完成學業,並在1970年代成為ACC最早期的黑人裁判之一。

「幾年後,我對McDuffie教練說自己終於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Jones說。「他只是要盡力替年輕的黑人孩子爭取獲得教育的機會。」

 

North Carolina College 與陸軍生涯

高中畢業後,Jones也同樣進入North Carolina College主修體育教育,儘管他入選了籃球校隊,但作為NCAA第二級的學校,Jones的表現遠在各方雷達之外。

1953年結束的韓戰改變了Jones的生涯。

雖然韓戰在1953年於板門店簽屬停戰協議,但共產主義的擴張趨勢卻改變了美國的外交方針,美國開始積極地展開圍堵共產主義並展開徵兵。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