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13

James Harden 轉隊一週年系列之三 ── 受傷的,終究還是球迷

「凡事只論喜歡,從不曾去追究它的意義,喜歡裡已經含有無窮的意義了。」國寶級作家司馬中原在〈野天〉一文中是這麼說的,我覺得特別有道理。但為什麼會喜歡那些緊張、悲傷、沉痛、遺憾、慘苦的時刻?抑或心碎乃球迷之必經之路?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Gauss

球迷永遠走在被拋棄的道路上;若你未曾遇到,只是時候未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

 

那句所有籃球迷都知道的名言是這麼說的:「NBA 終究是個商業聯盟,沒有什麼不可能發生。」;又或者更貼切的比喻:「NBA 沒有永遠的承諾。」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或許年少輕狂,我總是棄那些老球迷的肺腑之言如敝屣;抑或是未見過世面,故如痴如醉地相信世界的純真。

 

我篤信那些童話故事般的美好結局會發生,而那些令人心碎的、絕情寡義的、背信棄義的、以怨報德的、過河拆橋的、濟河焚舟的、得魚忘筌的、恩將仇報的、笑裡藏刀的、冷血殘酷的都只是不幸的巧合與特例,瑕不掩瑜亦遮掩不了人性的光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遺憾的是,或許就如已故的著名哲學家 Georg Hegel 所言, “The only thing that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we learn nothing from history.”  有些事情在沒有親身經歷過之前我總是對其事態發展做最理想的預期與臆測,而忽略其真實發生之可能性;抑或是期待用「self-fulfilling prophecy (自我預言假說) 」來試圖影響甚或是扭轉事態之發展走向。

 

然而,其操盤與最終決定權並不屬於球迷,是故我們只能無力且卑微地接受一切的過程與結局,並承擔所有的心碎。

很遺憾,Friedrich Nietzsche 的至理名言「不是牧者,即是羊群」在此並不適用,努力奮鬥與爭取並不能改變什麼;若將體育賽事比喻為命運,那球迷便是命運中恆常不變的奴隸、終究將任人宰割……

 

.

 

你必須承認,對於觀賞者來說,球賽肯定有其歡愉的成分;但一個玄妙的想法卻在我的內心深處萌生:究竟有沒有那一點可能,對於球迷來說,體育賽事其實是裹著糖衣的毒藥?

 

此想法看似難以理解但絕非妄言,因為每賽季都會有許多志在奪冠的勁旅,卻只有一隊能成功圓夢,其餘的只留下遺憾與失望;而會進行簽約補強乃因管理層對球隊有所期待,可是在現實情況下能繳出符合預期表現的球隊卻註定是少數,其餘的亦只有無奈與失落。

要知道已故權威心理學家 Silvan Tomkins 曾在 Affect Imagery Consciousness 一書中提出人類的九種主要情感,包含 enjoyment-joy, interest-excitement, surprise-startle, anger-rage, distress-anguish, fear-terror, shame-humiliation, disgust, contempt,而後六種皆屬於負面情緒之範疇;也就是說在我們平常的生活中,負面情緒多於正面情緒實乃常態。

 

又根據 Sigmund Freud 創立之 psychoanalytic theory (心理分析論),人類會傾向將正向情感最大化並盡可能降低自身之負向情感,且主要掌控 unconscious (潛意識層面) 之性格結構 id (本我/原我) 乃遵循 pleasure principle (享樂原則)。

 

若「觀賞球賽」是由球迷本身之潛意識所驅動而非因為工作上之需求,那此舉動應該是為了追求快樂所為。可是根據上方之分析,我們能清楚得知,巨觀來說觀賞球賽是苦痛大於享受、哀愁大於快樂的一種行為;然而,即便已經知道這樣的事實,我們依舊脫不了身、依然如中蠱般癡情地看著最新的比賽直播……

 

.

 

「凡事只論喜歡,從不曾去追究它的意義,喜歡裡已經含有無窮的意義了。」國寶級作家司馬中原在〈野天〉一文中是這麼說的,我覺得特別有道理。

但為什麼會喜歡那些緊張、悲傷、沉痛、遺憾、慘苦的時刻?抑或心碎乃球迷之必經之路?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只知道 James Harden 曾經讓我笑、讓我敬佩、讓我瘋狂,但已經時隔一年了,更多的是心碎。

 

不過也不必太意外,畢竟球迷永遠走在被拋棄的道路上;若你未曾遇到,只是時候未到......

 

James Harden 轉隊一週年系列 延伸閱讀:

 

系列之一 〈一點回顧與感思〉

系列之二 〈這一切,究竟代表著什麼?〉

系列之三   本文

系列之四 〈追逐夢想的代價〉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