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16

《2022澳網》一張簽證造成三敗:淺談Djokovic遣返事件與媒體識讀

亂成一鍋粥的法律網球事件,讓2022澳網變了調。但網球媒體的亂象,更在這次爭議中一覽無遺。

作者:Benny Ice

Oz Formosa

我想以一個澳洲公民的身份來對這件事表達意見,Djokovic犯了澳洲人的大忌 - 不誠實,而且自私。自私或許無可厚非,他有該有的權益,但是說謊不可原諒,澳洲邊境管制嚴格眾所皆知,這不是什麼政治操作的手段,而是守護家園安全的底線,別忘了,澳洲是過去兩年來,全世界封城最久的國家,疫苗接種率超過九成,民眾犧牲生活不便換來的自由,就算是世界球王也無權破例,更何況他和他家人,甚至賽國總統的態度,惹惱大多數澳洲人,會有這樣的結局,一點都不意外。

昨天消息確認時,剛好是我們社區棒球隊球賽結束,教練滑著手機跟大家宣布這消息,無論是年輕或年長的球員,每個人都拍手叫好,這才是澳洲平民百姓的心聲

Benny Ice

感謝你的回應。

Oz Formosa

您的文中有些筆誤,第二次簽證取消在星期五下午,不是星期四。其實這也是澳洲政府故意的,拖到最後一秒。至於不人道,我想你不瞭解澳洲邊境有多嚴,入境簽證有問題,拿不出文件,就是等,邊境安全不分白天黑夜。至於安置所環境惡劣,那是與期待不符,不是針對他。

Benny Ice

@Oz Formosa 澳洲邊境管制嚴厲我了解。但包括簽證出問題,或是他申報不符的誠信疑慮,Hawke在後續的法律攻防時並沒有提出,而是以會造成公共利益威脅的影響力為由取消,法官也接受Hawke的論點,但這是否合理有討論空間。
至於澳洲政府是為了堅持原則,還是為了政治操作,看了Morrison和Hawke這段時間的言行,我跟您想法不同,不過我還是很感謝您提供不同的觀點。

fb - Verakel Lu

請教一下, Djokovic 在16/17日才確診, 那他到底在什麼候才能提供文件? 規定是在 12/10 之前要提供的話, 那他不是擺明了本來就想硬闖? 而且他還可以預知他在澳網前一定會確診然後康復? 再提到 "狹小簡陋的房間", "非人的食物", 這是相對什麼來說? Djokovic 說了算? 他覺得房間小食物差就是真的? 還是被拒絕入境的人的待遇都一樣, 只是他覺得他應該有比別人更好的?

Benny Ice

不是以Djokovic為準而是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很惡劣的的環境。

fb - Chung An Fang

球王在這個時代選擇不要施打疫苗,那麼伴隨而來的各種爭議和後果當然就要自負。我不認為他應該受到歧視,但是應該要遵守規定,不合規定的部分也不能倚仗他是球王的身分而希望獲得特殊待遇,這個才是(也應是)球王該有的高度。
另外也不需要刻意去強調球王在中途安置時受到什麼對待來博取同情。旅館內的其他人難道因為不是球王所以就合理吃那些所謂非人食的東西?或是合理住在狹小的房間內?如果真的這麼不堪,那麼需要改變的是整個體系,而不單單是一個球王所遭受的待遇。
他是球王,在球場上應該給他相對的尊重,相對的也伴隨他該給其他球員、球迷和賽會的尊重和榜樣。這一點我感覺他(或他的團隊)始終是沒有搞清楚,一再的我行我素換來的就是飽受爭議的職業生涯。媒體對他是相對不公平的,但他的自身行為和其他Big 2比起來也是相對特立獨行。這是惡性循環,而球王選擇一再地讓自己身陷其中。
最後政治從來都是深植在我們的生活其中的,想要不談真的太天真了;尤其是公眾人物,千萬不要以為自身的行為可以和政治完全切割,那是不切實際的(就像賽國總統為球王發聲一樣)。
還是滿遺憾今年沒有辦法看球王在這個場地有機會繼續去追逐屬於他的榮耀,不過在這個大疫情時代,這一系列的操作下來真的讓我認為他有太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了。

RHH

我覺得喬的確診證明,是在澳網當局的指點(或者暗示)之下去假造出來的東西。而澳洲政府應該是知道這件事,但是無法證實(或者不敢聲張)之下,只好用這種爛理由來驅逐喬。喬向來就認為自己最了不起,不需要遵守別人的規範,這只是天譴降臨而已。他在疫情開始時堅持辦比賽開趴導致多名選手染疫時就該退出網壇以謝世人了。

Benny Ice

他在塞爾維亞時跟確診的籃球員合照過,他的報告還通過兩個由醫療專業人士組成的審查委員會,澳洲當局與法官也沒有去質疑他的確診。

RHH

跨境的醫療報告很難有證據去質疑。就時序來說他是被確診拯救了,難道他本來不打算來澳網,只是剛好確診了?根本是把全世界當白痴看。

這幾天筆者關注Djokovic的案子,然後試圖把更完整的資訊呈現出來,真的很累。這並不是指生理上的疲倦。而是感到心灰意冷。

我知道現在把他的爭議當成話題,甚至批評他可以得到龐大點閱,但是實在是太多太多去脈絡化或是錯誤的資訊或文章了,偏偏不少讀者就是買單,或至少觸及率是滿高的……。

請別誤會,我並沒有打算批評讀者,因為選擇要讀什麼文章和什麼內容,有時候並不是您能夠控制的。在網路資訊發達,智慧化與個人化的搜尋引擎也會誘使讀者去讀系統認定您有興趣的文章,而不是您真的想看的文章。網球讀眾市場為例,男子網球的流量絕對大於女子網球,而三巨頭當中,Roger Federer與Rafael Nadal相關內容的流量比起Djokovic更是高不可攀。而身為遲來的第三者,Djokovic的確會被視為攪局者,而有些國內外的網球媒體人士,就會利用這市場情勢去操弄。

但這便是網球媒體一切亂象的起源......是啊。有些是從有藍勾勾的國外網球媒體人士的社群媒體來的資訊,但很不幸的是網球媒體圈相對於其他的職業運動,資訊是相對混亂而且個人主見很深的,更不用說有些其實還是特定球員的腦粉或是愛國人士,甚至還不見得是受過新聞倫理訓練的人。而當一個運動圈內的媒體人士大多各有自己的傾向時,就很難呈現獲得到事情本身有的事實。

以去年大坂直美拒訪事件為例,原先Djokovic的回應是引用了名將Billie Jean King的言論去談論選手在場上面對壓力的情況,並表示對大坂表達關切,結果等報導出來時,卻變成是Djokovic在數落、嘲笑甚至批評大坂!而想當然耳,Djokovic也絕對不是唯一遭受這種惡意曲解的人。但不幸的是,的確有媒體人是因為流量和市場,而寧願把Djokovic塑造成反派。即便有些是罪有應得(例如去年表演賽爆發疫情等事),但網球媒體的亂象確實存在,且對球員及相關人士傷害甚大。

以這次Djokovic的事件為例,這個情況更是明顯。可能這位記者才剛爆料他有什麼事情,還是發生什麼大事,沒過多久就被其他人證實是假的或是被誇大過度。這種情況無論是挺喬還是反喬,都有同樣的狀況。數名記者或部落客開始扮演柯南,結果多數卻變成了元太。而到了最後,注意力也飄離這次的爭議,反而被放在他未打疫苗和離譜的防疫心態。

是的,他沒打疫苗;是的,他染疫後還接受訪問,並在等採檢過程參與活動。過去也曾耳聞他在比賽場地沒戴口罩等情事。他對於Covid的散漫確實應該被抨擊,而且不得原諒。無論是他的球迷還是黑粉,基本上除了失去理智的人以外,都得接受他對於防疫的態度十分慵懶且過度樂觀。

但如果要談論這次入境事件,上述之情事就沒那麼有關聯了,原因在於他確診與否已經跟案件無關,澳洲聯邦政府代表也在訴訟中承認他的豁免證明,所以他的防疫觀念和離譜的行徑,跟這個案件其實沒有太大的關聯。至於他的行徑會不會讓他在塞爾維亞遭受法律制裁,也跟本案無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所以讓我們回顧這次的事件:Djokovic依循澳洲網協給的指示提供足夠的文件。以近六個月染疫為由申請豁免成功,確認可以參賽後就飛去澳洲。而在他之前,早有至少一名球員(Reneta Voracova)以相等簽證及豁免證明入境成功,還打了比賽。結果Djokovic在社群媒體發文表示自己拿著豁免證明要去澳洲後,一片譁然。

到了墨爾本以後,澳洲聯邦政府就先拒絕讓他入境,並開始跨日的偵訊,更在其中大動作取消他的簽證。還要求他在半夜三點大家熟睡時,在二十分鐘內去找網協或相關人士提供證據,否則立即遣送回國。之後把他送到安置旅館,讓他住在狹小簡陋的房間內,食用非人吃的東西。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