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07

中華職棒的「美、日式」教練是怎麼發展出來的?

對於中職教練來說,無論是「日式風」或「美式風」,能贏球的就是「走路有風」。本文將以經營者角度初探臺灣職棒母企業聘請教練的演變,了解中職這些「日式」或「美式」教練是怎麼發展而來的。

作者:T.Chen

francis81

味全是田宮喔!

T.Chen

感謝您仔細閱讀!已修正!

eric

是中華職棒32年!

SAM803

美式並不代表練的就少,只是他們團練的時間相對沒那麼硬,但他們私下除了教練開的菜單外,自己還會另外撥時間額外加強不足或想強化的部分...
日式則是把不管是體能.重訓.基礎動作,全部都加在團練裡面,所以才給人很操的印象...
其實美式跟日式訓練量都很大,只是差再教練團有沒有盯著做而已,至於台灣的美式說白了,自己私下沒有想去另外加強自己不足的地方或是額外強化身體肌力,那就只是鬆散的美式笑話罷了,還不如傳統日式讓你在團練時就操好操滿。
MLB是球員從小聯盟就一路競爭,能出頭天的撇除那些絕對天才,每一個都是私下都是訓練狂人

T.Chen

非常贊成您的看法唷!撇開經營面不談,確實在訓練上的差距,是逐漸再縮小的,甚至是彼此在互相影響,和輔佐的。

也正如您提到的希望能夠正名美式訓練,不要污名化他的美意!也感謝您的分享!

fb - Knox Chef

美式除了量不輸人,但其實更重要的是效率,每年看到日職春訓新聞講到熱投200球都覺得是白癡,真的有效率動作隊,五十球就有效果了。

中華職棒32年最大贏家除了「中信兄弟」外,就屬各隊「教練團」們,2021年季末討論度不亞於申請FA的選手,佔據體育各大版面,各種「轉任、挖角」明爭暗搶,隔空喊話,恐怕都是年度之最,而會有這樣的「勝利」,該歸功於「術業有專攻」的教練,反饋在選手身上,間接影響企業投注職棒的績效目標。畢竟臺灣經營職棒的企業還是希望看到績效的。

然而這股「教練的崛起」絕不僅於中職32年一時興起,而是逐漸累積而成的。特別是開箱總教練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分析的「作戰球風」,不同球風造就球隊經營、訓練和棒球場上攻防的差別,都成為話題。但在臺灣無論是「日式風」的細膩棒球,或「美式風」的強力棒球,能贏球的就是「走路有風」,而本文將以經營者的角度初探臺灣職棒母企業聘請「日、美式」教練的演變,了解中職「日式」或「美式」教練是怎麼發展來的。

中職31年的「教練們」,討論度不亞於申請FA的選手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中職初期承襲企業文化,引進外籍教練,1995年日籍教練達最高峰

臺灣80年代進出口最穩定的夥伴一直以來都是日本,企業多與日本經商來往,也因為如此,較為熟悉日本文化,包含棒球等。時任統一獅球團林蒼生總裁就曾表示,「棒球是百年事業,必須像日本發展一樣」,而兄弟象前領隊洪瑞河先生也談起父親洪朝先生,過去因常與日本貿易的關係,而與棒球結下不解之緣。這些企業老闆對於棒球的執著,間接帶動起國內企業投入職棒先鋒,以味全、統一、三商和兄弟為主體,共同在1990年展開了中華職棒元年。

進軍職棒之初,各球團經營球隊方式受企業文化影響頗深,將母企業對棒球既有想法和理念,落實或延伸至球隊,甚至獅隊林蒼生總裁曾直接指定至少「投手和打擊教練一定要找外籍教練」。透過引入外籍教練,吸取國外先進的棒球觀念與技術經驗,再傳承給本土教練,對國內之後發展影響甚深。統一獅隊前教練李聰智曾經表示引地信之守備教練,可以說是他教練生涯的啟蒙老師,甚至已故的名教練徐生明對「魔術師」山根俊英教練的調度也是充滿驚奇

雖然統稱外籍教練,但中華職棒發展初期仍以日本籍教練為居多,而且整個聯盟日籍教練在1995年達到高峰,包含兄弟象隊的山根俊英、土居章助、森下正夫,統一獅隊的大石彌太郎、引地信之,三商虎隊的宅和本司和味全龍隊的田宮謙次郎教練等,而美籍僅有中職二年三商虎隊打擊教練百漢,「東西洋風」懸殊落差相當的大(劉東洋,2015) 。

日籍教練在中職教練市場中一直存在著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1996年台灣大聯盟成立,和中職興農牛各竄起新美式棒球旋風

1996年台灣大聯盟成立初期,強調「強力棒球」,經營模式有別中職,改以聯盟統籌球隊經營與賽務方式,並在籌備初期拜會了美日職棒,簽訂了合作條約,發展棒球與時俱進,在縮短比賽時間、全壘打產量、團隊得分上都特別加註獎勵,加上中職遭逢放水球案,頓時成為球迷們的「新歡」。

特別是首度引進美職經驗豐富的洋籍總教練,聲寶太陽隊的貝克曼(Bernie Beckman)、愛爾蘭(Tim Ireland)和勇士隊希爾頓(Dave Hilton)教練,強調「強力棒球」與「明快對決」的美式球風,在經營初期帶來了新話題和衝擊。只可惜當時的洋總教練們多半撐一年左右,較無法深刻地扎根美式棒球教育。

而當時人氣低迷中職,新朋友興農牛在1996年球季結束後,逆勢操作,與美國職棒道奇隊「建教合作」,舉隊開拔至多明尼加棒球學校進行長達40天春訓,之後亦逐年選派球員前往取經,後來在2002至2006年間拿下二連霸,雖然無法推算這樣的營運操作關係,但也算是中職史上最早發展成熟的育成模式球隊。可惜在2010年實施精兵政策「全本土化」,計畫告此一段落。

2008年後二軍成長快速,教練急就章填補空缺,忽視育成教練的年代

2005年中職成立二軍初期,各隊階段性目標仍以擴編選手和教練人數,完成比賽為主。此階段母企業對於成立二軍大多抱持不信任職棒環境的態度,認為在共體時艱的階段擴展職棒規模只會徒增成本,看不到預期效果,更遑論系統、遠見的育成計畫,最有名的例子就是興農牛隊,在精兵政策下,強力反對成立二軍,在當時也頗受球迷詬病。直到2008年中華隊兵敗北京奧運和第二屆經典賽後,加上隔年再度爆發「黑象事件」,各種荒腔走板,歷史重演,球迷不滿直接從心頭湧上街頭,由「球迷凍未條行動聯盟」發起遊行,迫使體育署等相關單位重整國球。而穩定職業棒球相關議題,首重為杜絕不法,其次是落實二軍制度,其中二軍「教練配置數量不足」,成為檢討問題之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