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1

【一百種運動生活】能當跑步教練,也是你的菜鳥運動夥伴—梁哲睿

梁哲睿,大學時就成為一名跑步教練,也創辦了 DHRC 夢想高飛 跑團,卻中途拿起相機開始學影像創作,成立 哲睿Jerry 的 Youtube 頻道。今天就讓我們從好汗的視角,看看這位多才多藝的哲睿教練吧!

作者:英雄好汗

梁哲睿,大學時就成為一名跑步教練,也創辦了 DHRC 夢想高飛 跑團,卻中途拿起相機開始學影像創作,成立 哲睿Jerry 的 Youtube 頻道,持續累積了八萬多訂閱,很多跑者都是看他的影片「成長」,也有這兩年一起從零開始騎車的夥伴,豐富了他的生活,今天就讓我們從好汗的視角,看看這位多才多藝的哲睿教練吧!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運動員挑戰連續拍片一百天的修羅道

田徑競走選手出身的哲睿,學生時期就開始當跑步教練,相較於同期的選手,他更早面對了不同的人群,經驗的累積也讓他早早就教出了自己的風評,也跟不同品牌合作,在一次機緣巧合下跟網路媒體合作,嘗試將教學和跑步知識放到了影片上,「第一次拍片真的很新鮮、好玩,當有了這次拍攝經驗,我開始把腦筋動到了拍片上,想說學會拍片,多增加一些曝光就能讓我的跑團更有能見度。」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萌生影片創作的想法後,哲睿開始追著當時的攝影師問東問西,看看有沒有合作或指導機會,對方卻告訴他先連續出片一百天,「當下聽到很傻眼,我也不太確定他的想法,但高機率是想要我自己打退堂鼓吧?但想了想,但我還是決定挑戰看」,哲睿就憑藉手上陽春的設備和軟體,在大四這年瘋狂燃燒自己。

但適逢大運會與畢業在即的壓力下,他拍到五六十支就已經想放棄,「為了拍而拍真的很難,也知道自己這樣做很傻,因為看的人不多,但一想到有那一兩個支持我的人,或是一兩個等著看我笑話的人,就不想要投降和丟臉,想要真正的『完賽』,看看最後的風景」,最後他發揮長距離選手的精神,咬牙做到,在頻道開立之處就累積驚人片量,也達到第一個一千訂閱。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從實體升級成影片中的教練

創作初期比一般人更辛苦,但揮灑的血汗並非白費,「經驗升級的哲睿,除了打動拍攝的前輩跟自己合作,也正式決定要專心以跑步教學作為影片主題,也將陽春的軟體與入門的拍攝器材開始升級,添加更多裝備,做足內容上的準備,「我不是職業創作者,但我想要做得有模有樣,內容也不能馬虎,也是很認真想像文案像是單元平稱『運動 J 計畫』還有 slogan 『我是你的教練—梁哲睿』,也是初期想出來的,這時候也迎來我們第一波成長。」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相較於頻道成長,初期其實有一個非常令哲睿印象深刻的合作,就是跟「台客劇場」合作淨街,算是他第一次毛遂自薦,跟網路影音圈的前輩交流與feat,被運動同溫層外的人看到,「我們當時召集了跑團中近 40 人一起在市區跑步,並一起撿垃圾,雖然影片的觀看率不算高,但很溫暖,對我們頻道而言,也有很多面向的意義。」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不想安逸 為拍片與跑團豁出去

畢業與退伍後,哲睿發現跑團其實無法完全負擔生計,便找了份在運動產業中正職的影音工作,減少了影音創作的時間,犧牲了生活品質,卻沒獲得相應的成就感,「我發現沒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想了很久,索性辭了半年的工作, 把心思放回教學與影片上, 還咬牙雇了之前的拍攝夥伴」,他開始做更多不同的拍攝嘗試,逐漸被更多人與廠商發現,與他有更深入的合作,也讓他意識到,這種形式的拍片似乎無法短期有很高的收益,但喜歡這種很為理想前進的過程。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哲睿直言,創作影片盡管加上廠商合作也一直都是虧損的,「我需要管理 DHRC 跑團,也還需要顧社群經營和頻道,實際算過一年的頻道收益,到目前也都還沒打平,但換角度想,我用這些資源達到 400 多萬的觀看,那是下廣告無法比擬的,而且他們都是需要我和我們的內容才會看到。」他不以創作者自居,認為影片都是內容取向,但實際能給予觀看影片的朋友有些影響或改變,就覺得很踏實。

圖片來源:哲睿教練

卡關瓶頸 卻「騎」出新機會

「我們頻道的內容和規格變得精緻,但頻道卻面臨卡關,因為線上既有的跑步資訊太過飽和,硬塞內容教得也很心虛,加上想不到其他更有流量的主題,卡在三萬相當久時間」,他遇到了運動圈的前輩許元耕推坑,開始對自行車感興趣,想先入手「玩」看看,卻意外遭到團隊大力反對,「他們認為我們目前的資源其實很吃緊,自行車也不是便宜的東西,分心去做反而更容易摔跤。」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