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3

一場絢麗無比,但卻從未實現的夢-Terrance Ferguson

Adams果斷一個地板傳球給到Ferguson,面對及時補防的Rondey Hood,他心中沒有太多想法,只是縱身一躍,完成了這次飛行。 留下板凳區的歡呼,和Quicken Loans Arenas的滿場寂靜。 用一次又一次的高空轟炸,外界看出隱藏在Ferguson瘦弱身軀內的,是無比閃耀的光芒。 只是,沒有人知道這道光芒會那麼快就黯淡下來。

作者:停車場

想當然爾,畢業後的Ferguson馬上就成為了各大NCAA名校的招募對象,在經過多次協商後,呼聲最高的就是Alabama和Arizona,在球迷們猜測這名高中大物的最後去處時,Ferguson選擇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請繼續往下閱讀

加盟NBL的Adelaide 36ers。

 

為了家人,選擇與眾不同的道路

Ferguson當時在《Player's Tribune 》這麼說:「直到我高中二年級,看到一些球探評論我的文章,才意識到我有機會進入職業聯盟,甚至進入NBA。這些文章讓我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我多次在FIBA錦標賽拿到冠軍,高四那年,我被選為麥當勞全明星賽。之後在頂尖的大學打球是很自然的,對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本來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我去參加Nikes Hoops Summit時,36人隊找上了我。他們對我非常有興趣,並開始說明他們在未來要怎麼協助我精進球技,這些吸引了我的注意。」

「而且,海外球員會比國內球員走得更遠,看看2016選秀就知道了。(有27名非美國籍球員被選中,其中樂透區就佔了8個名額)在學校裡,會有很多事情占用你的時間,而在海外,我可以更加專注於籃球上。」

而他的高中隊友Emmanuel Mudiay也有這個經驗,Mudiay高中畢業後並沒有到NCAA打球,而是轉戰CBA的廣東華南虎,隔年在第七順位被金塊選中。

對一個剛從高中畢業的孩子而言,到一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國度無疑是困難的。而促使Ferguson點頭答應的,除了國際球員的成功,好友Mudiay的經驗,以及能夠盡早進入職業環境,Ferguson還有一個前往澳洲的理由。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那時我對將來一無所知,但小時候我就能看見媽媽臉上的痛苦,為了扶養我們而兼好幾份工、又不斷被解僱的痛苦,她不常我們面前顯露出負面情感,但那是隱藏不了的。」

「不管我當時幾歲,還是對於未來懵懵懂懂,重要的是,總有一天,我會確保媽媽再也不用辛苦的奔波了。」

「現在,她不必了。」

(補充一下,在NCAA打球是沒有薪水的)

雖然有著很強烈的決心,但他能不能適應職業聯盟,對於外界仍是一個不小的問號。
 

 

充滿隱憂的澳洲之旅

36ers的總教練Joey Wright在賽季開始前說:「做為一個從美國來的頂尖高中生,Ferguson知道那些職業球員會去針對他,他們會想要試試他的能耐,但他可以快速的給予反擊,這些壓力只會讓他變得更好。」


只是在例行賽開始後,Ferguson的各項缺點開始顯現,瘦弱的身材無法承受NBL球員的碰撞強度,遇上較為厚實的掩護者,便會無法繞過Screen導致失位,即使擁有很強的跳躍力,也無法在碰撞下順利完成終結。

再來,Ferguson也必須適應NBL強硬的吹判尺度:「有一次,對方球員的罰球彈出來時,我試圖卡位搶籃板,但另一個人把我擠到外面,幾乎把我的頭夾在他的腋下,我還以為現在在打摔角。」

「我把他從我身上推開,當他又一次做出剛剛的卡位動作時,裁判終於響哨了。吹了一個技術犯規……然後指向我!」

Ferguson也正在學習如何幫助球隊,並在職業的環境下生存,不論是場上和場下都是。

「Terrance是個虛心受教的孩子,是每個教練都會喜歡的球員,顯然有很多天賦蘊藏在他的身體中,他真的很有天賦。」Joey Whight說道。「他在場上跟場下都是一個很棒的人。」

回到球場表現,粗糙的技術和不佳的持球能力讓Ferguson在半場陣地戰中處於弱勢,只能扮演等球射手的角色,整季場均上場15.3分鐘,只能拿出4.7分1.2籃板0.7助攻37.8FG%和31.7 3P%這種連趁職輪替都稱不上的數據,並投入2017年的NBA選秀會。

雖然在澳洲留下了糟糕的成績單,且上述的問題都還沒改善,但肉眼可見的潛力,讓當時注重體能條件的雷霆管理層決定在賭一把,在第一輪第21順位選中Ferguson。
 

 

遠渡重洋背後所帶來的效應

Ferguson的「成功」讓NBL找到了行銷機會,推出「Next Star Programs」,提供特殊名額給那些想要挑戰職業舞台的頂尖高中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