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3

[奧運馬拉松故事19]-1936柏林奧運-納粹的奧運會、金牌孫基禎的無聲抗議

日本隊風光拿下金、銅牌,但孫基禎/南昇龍皆為出生朝鮮,代表日本出賽的韓國人。在頒獎台上,當升起日本國旗與演奏日本國歌君之代時,他倆皆低頭不語,孫更以大會頒給金牌選手的月桂樹,擋著運動服上的日之丸。 在柏林奧運奪金52年後,73歲的孫基禎在1988年漢城(現稱首爾)奧運,持聖火、穿著韓國國旗的運動服,跑進奧運會的田徑場。

作者:詹阿智

奧運馬拉松故事19-1936柏林奧運-納粹的奧運會、金牌孫基禎的無聲抗議

第11屆奧林匹克運動會,1936年在德國柏林舉辦,又被稱為是納粹的奧運會。

相信大家對「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這句話並不陌生;但「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而奧運是世界上參與國家最多的體育活動,肯定也是「眾人之事」的一部分,所以要運動歸運動,政治不干預賽會,本身就是句有邏輯上矛盾的政治術語。

1936年的納粹政權希特勒當然很清楚這個,於是想利用舉辦奧運,一方面向世界展示德國軟硬體能力的強大,另方面更是他宣傳雅利安種族優越論與反猶太主義的最好機會。

1936年是首次有電視轉播的奧運會,另透過廣播傳遞到41個國家。

德國奧會並編列巨資七百萬美元,委託Leni Riefenstahl為柏林奧運拍攝電影-Olympia;過程中她運用了許多特殊技術來拍動態運動員,是運動類電影拍攝的先驅。(這部電影的DVD現在仍可買的到,其中有段珍貴的馬拉松比賽畫面)

德國政府透過納粹黨官方報紙《Völkischer Beobachter》,以強烈措詞寫到不應允許猶太人參加奧運會;這與奧林匹克主義主張公平參賽是完全背道而馳。後來雖各隊仍有猶太人參賽,但已有不少猶太運動員在各國選拔階段就被排除,主因這些國家代表隊怕選派猶太人而冒犯納粹政權。

美國傑西歐文斯在短跑與跳遠項目贏得四面金牌,是表現最好的選手;也間接打臉納粹主張的雅利安種族優越論。地主德國拿下89面獎牌排名第一,美國以56面居次。

1928阿姆斯特丹奧運,是奧運會首次引進在賽會期間點燃聖火的概念;1936年柏林奧運,則是首次安排聖火傳遞的活動,在希臘奧林匹亞赫拉神殿,由身著女祭司服的代表,讓太陽光透過蔡司拋物面鏡聚焦後,將奧運聖火點燃,然後透過接力傳遞方式,途經六國,來到柏林奧運場館。

希特勒想利用奧運聖火傳遞,將他的帝國與古老的力量聯繫起來。

Spiridon Louis -1896雅典奧運之馬拉松金牌得主,也獲邀出席1936柏林奧運開幕式;他後來在1940年過世,享壽67歲。

柏林奧運馬拉松

比賽日    9 August 1936 — 15:00

起終點    Olympiastadion, 柏林

參賽者    56人來自27國

距離        42.195 km

路線    去回路線out-and-back.

1936年的馬拉松賽程始於柏林體育場,比賽前段13km,跑在柏林一片森林區。接著選手將跑上一條筆直的混泥土高速路,去回約17公里。然後接回前段的森林路線,回到體育場終點線。

56位跑者站上起跑線,其中來自歐洲36位、非洲3位、北美洲6位(加拿大美國各三位)、亞洲5位(日本3、中國印度各1)、南美洲6位(祕魯3、阿根廷2、智利1)。有六個國家報滿三位選手,包含芬蘭、英國、日本、秘魯、南非和美國。

賽前日本隊實力最被看好(日本有多位選手於1935年創下馬拉松史上前十快的紀錄),其中Kitei Son更是在東京創造了 2-26:42 當時的世界紀錄;而上屆冠軍阿根廷Zabala也前來衛冕。

*Kitei Son孫基禎-其實是1912年出生於朝鮮的韓國人,但1905年日俄戰爭後,日本於1910年佔領朝鮮,1936年柏林奧運,他被迫用日語發音的名字Kitei Son代表日本參賽。

 

比賽於下午3:00 開始,天氣乾燥晴朗,氣溫為22°C。

衛冕者Zabala一開始就取得領先,

4公里處,居第二位葡萄牙的Manuel Dias已差距30秒;南非Lalande第三、美國Tarzan Brown第四。

5~8km微上坡路段,Zabala利用地形變化加速拉開距離,此時領先Dias達43秒。

10km左右,Brown發力向前,超越了Lalande居第三,落後Dias-40秒,Zabala-85秒。

15km時,Zabala繼續拉大與第二名的距離達100秒,但此時日本-Son與英國Harper跑在一起,追過了Brown,僅落後Dias-30秒,並列在第三位。

過20km不久,Zabala與Dias漸顯疲態放慢了配速。

折返點前後,Son與Harper一同超過了Dias,僅落後Zabala-50秒;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