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5

非洲國家盃為何衝擊歐洲足球?從殖民地旅歐球員談起

在歐洲發光發熱的非洲球星,究竟在何種淵源下紛紛前來歐洲?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歐洲球隊與非洲盃爭搶球員的拉扯呢?我們從殖民地的球員輸出談起。

作者:OPS

目前在喀麥隆如火如荼舉行的非洲國家盃,對於不少歐洲球隊產生衝擊。由於非洲盃在歐洲足球的賽季中間舉行,而按照國際足總(FIFA)的規定,必須放人參加國家隊比賽。有些球隊可能有一個月左右時間,少去部分主力球員。

目前在歐洲職業聯賽踢球的非洲球員相當多。光是英超,就有40位球員前往參加非洲盃,其中不乏主力球員。例如,利物浦頓時少了穆罕默德·薩拉赫(Mohamed Salah)、薩迪奧·馬內(Sadio Mané)兩位主力前鋒,比賽的戰略被迫做出重大調整。

近年來,非洲球員在歐洲足球賽場的影響力日益增加,許多歐洲球隊卻也因此受到非洲盃的衝擊,不易正面看待這項賽事。許多評論指出,歐洲球隊及球迷應該更尊重非洲盃,並呼籲球迷多關注非洲盃,認識球星為故鄉出征的那一面。

在歐洲發光發熱的非洲球星,究竟在何種淵源下紛紛前來歐洲?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歐洲球隊與非洲盃爭搶球員的拉扯呢?我們從殖民地的球員輸出談起。

非洲國家盃足球賽各國的選手,其中不乏歐洲球隊的主力球員。(圖/AFCON2021 twitter

 

 

1930-60年代:殖民地的同化政策與球員輸出

早在1930年代,法國就開始引進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等北非殖民地的球員。

二戰之後,足球在西非的法國殖民地快速發展。在此同時,許多法國球隊在戰後遇到財務困境,尋求海外的廉價球員。1955年,法國限制聘雇外籍球員的規定生效,不過非洲殖民地的人口不算是「外籍」,因此可繞過限制。在這樣的背景下,法國開始輸入西非球員。

象牙海岸、喀麥隆等地成為「體育勞工」的重要供應者。喀麥隆球員尤金·恩喬·萊亞(Eugène N'Jo Léa)即在殖民時代到法國本土踢球。他在30歲就退役,有鑒於職業足球員的待遇不佳,1961年創立職業足球運動員全國聯盟(Union Nationale des Footballeurs Professionels),改變了法國足球界。

 

在法國本土踢球的喀麥隆球員萊亞。(圖/AS.ROANNE

 

戰後的葡萄牙,也從安哥拉、莫三比克等殖民地引進足球員。來自莫三比克的尤西比奧(Eusébio da Silva Ferreira)是這個時期的傳奇球員,1961年加入本菲卡,也成為葡萄牙國家隊的前鋒。1966年世界杯八強賽是他的經典之作,葡萄牙先是以0-3大幅落後北朝鮮,沒想到尤西比奧連續進4球,最終以5-3瘋狂逆轉取勝。

 

尤西比奧(右二)在1966年世界杯八強賽連進4球,帶領葡萄牙逆轉北朝鮮。(圖/twitter

戰後引入非洲球員的潮流,以法國和葡萄牙為主,而英國和比利時也有一些非洲球員。這些來自非洲殖民地的球員,不僅參與職業隊,有時也代表國家隊出征。

在殖民地時期,非洲足球員前往歐洲踢球,經常成為殖民者的宣傳題材。在「同化政策」的脈絡下,足球員被塑造成歐洲化的典型人物,歐洲人藉由足球對非洲實踐所謂「文明化的任務」。歐洲國家藉此宣傳殖民的好處,如葡萄牙人利用尤希比奧等球星,來說明所謂的葡萄牙熱帶主義(lusotropicalism),即認為葡萄牙比其他國家是更好的殖民者,因為他們的文化較為友善,較少帶來種族分化。

實際上,在歐洲發展的非洲球員,受到不少差別待遇。一方面,球迷的歧視相當嚴重,白人球迷看見黑人球員上場時,經常出現學猴子叫、丟香蕉等惡劣行為。另一方面,體制內的不平等持續存在,例如非洲球員的薪資較低,且較少擔當守門員等球隊中較有決策影響力的位置。歐洲球隊似乎長期有刻板印象,認為黑人球員擅長快速跑動,卻不善於冷靜決策。

1960-80年代:去殖民化與短暫的保護政策

1960年代非洲各國獨立之後,情況大幅改變。國家足球隊紛紛成立,並採取保護政策,將最好的球員留在國內。1965年,非洲足球協會(CAF)制定新規,限制每隊僅能有兩名旅外球員參加非洲國家盃。此後,各國經常阻止球員出國,以留住球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