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5

非洲國家盃為何衝擊歐洲足球?從殖民地旅歐球員談起

在歐洲發光發熱的非洲球星,究竟在何種淵源下紛紛前來歐洲?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歐洲球隊與非洲盃爭搶球員的拉扯呢?我們從殖民地的球員輸出談起。

作者:OPS

此時期仍持續有旅歐球員,例如來自馬利的沙利夫·基塔(Salif Keïta),可說是歐洲足球場上第一位來自非洲的超級明星。1970-71賽季,他為聖艾蒂安出賽38場,就攻進42球,進球效率驚人。

非洲國家的保護主義政策,僅維持短暫時間。到了1982年,非洲足球協會取消旅外球員的限制。而在此不久之前,1981年國際足總也訂下規定:球隊必須讓球員參與國家隊比賽。這些政策的轉變之後,非洲國家可放心讓球員旅外發展。

1980年以後:非洲旅歐球員大幅增長

1980年代以後,隨著以上的政策轉變,非洲旅歐的足球員大幅成長。

從地理空間來看,球員輸出與前殖民母國的連結甚強,如塞內加爾、馬利、象牙海岸球員多前往法國,幾內亞比索、維德角球員則到葡萄牙。球員的旅外選擇,後來也擴展到其他地區,如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亞洲逐漸都有非洲球員。而以非洲內部的地理空間來說,西非取代北非成為向歐洲輸出球員的最大宗,而東非則很少有球員前往歐洲。

除了政策鬆綁之外,非洲國家在世界賽會的成果提升,也促使歐洲球隊對於非洲球員的興趣。1982年世界杯,阿爾及利亞戰勝西德,喀麥隆踢和義大利,都引起不少關注。非洲的青年隊伍更是常勝軍,吸引歐洲球隊購入年輕球員。自1985年起舉辦的U17世界杯足球賽,奈及利亞至今18屆的賽事中獲得5冠、3亞,為最成功的國家,而迦納也有2冠2亞的紀錄,戰績輝煌。

 

奈及利亞在1993年第二度贏得U17世界杯冠軍。(圖/sportecology

喀麥隆的傳奇球星羅傑·米拉(Roger Milla),在25那年前往法國踢球。而後他在1990年世界杯,以38歲高齡踢進4球,帶領喀麥隆一舉殺入八強,成為首支晉級世界杯八強的非洲球隊。同個年代的非洲球星還有迦納籍的阿貝迪·比利(Abedi Ayew “Pele”),他是法國馬賽的「神奇三人組」之一,並且助馬賽奪得1993年的歐冠。

當時還有一位前往歐洲發展的非洲球星,球員生涯及退休後的發展都是傳奇——他就是現任賴比瑞亞總統喬治·維阿(George Weah)。維阿在AC米蘭大放異彩,1995年更獲選為世界足球先生,是至今唯一贏得此殊榮的非洲球員。維阿曾說:

足球是人們所擁有唯一能忘記戰爭的事情。

 

現任賴比瑞亞總統喬治·維阿曾是AC米蘭明星球員,1995年贏得世界足球先生之殊榮。(圖/維基百科

 

在1990年代,隨著電視轉播普及等背景,足球朝著商業化的趨勢爆炸性發展。1995年歐洲法院的「波士文裁決 (Bosman ruling)」,宣告球員在合約到期之後可以自由轉會,不需要轉會費,對於歐盟內的球員交易市場影響甚鉅。此後,頂尖球員的薪資變得極為昂貴,非豪門的一般球隊則往非洲和拉丁美洲尋求較低廉的勞工。許多球隊採取一種籌措資金的方式,即是以低價購入非洲或拉丁美洲球員,待球員取得一些表現後,以高價售出至其他歐洲球隊。

於是,在1995年之後,旅歐的非洲球員數量,出現新的一波急遽成長。從1996至2000年,短短幾年內,歐洲職業足球聯賽的非洲球員數量,從350人劇增至超過1000人。

非洲球星的光環背後

從1986年至今,每年的非洲足球先生得主都是歐洲聯賽的球員,無一例外。近幾屆非洲國家盃,皆有過半的球員來自歐洲球隊。根據維基百科統計,2017年和2019年非洲盃分別有65%57%的球員來自歐洲球隊,2021年(本屆)則有62%、407位歐洲球隊的球員。

非洲球員在歐洲聯賽的影響力也顯著增加,成為不少球隊的主力明星。2018-19賽季的英超金靴獎,甚至是由三位非洲球員共同獲得:穆罕默德·薩拉赫(利物浦)、薩迪奧·馬內(利物浦)、皮埃爾-埃默里克·奧巴梅揚(Pierre-Emerick Aubameyang,兵工廠)。於是,這次的非洲盃可見不少歐洲球隊的巨星登場。

​​

利物浦主力前鋒薩拉赫和馬內。(圖/維基百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