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5

非洲國家盃為何衝擊歐洲足球?從殖民地旅歐球員談起

在歐洲發光發熱的非洲球星,究竟在何種淵源下紛紛前來歐洲?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歐洲球隊與非洲盃爭搶球員的拉扯呢?我們從殖民地的球員輸出談起。

作者:OPS

歐洲足球賽場的族群構成,與三十年前大不相同。不少非洲的旅外球員以及歐洲國籍的非裔球員,在球隊中扮演核心角色。不過,種族歧視仍經常發生,例如去年歐洲國家盃冠軍賽,英格蘭輸球之後,許多白人球迷以歧視言論怪罪黑人球員。此外,結構性的不平等也持續存在,歐洲的非裔教練仍然相當罕見,來自非洲的足球菁英,生涯發展多限於球員階段。

對於非洲國家來說,歐洲足壇成為球員發光發熱的舞台。這些明星球員不但獲得極高的經濟、社會地位,也在非洲媒體中以英雄般的形象出現。世界級球星的精彩表現,成為非洲家鄉的至上榮耀,並喚起國內民眾驚人的凝聚力。

不過,人才外流是非洲足球發展的隱憂。最好的球員大多都出國發展,使得非洲國家的本土聯賽變得貧弱。因此有些評論指出,這種人才供給的結構是新殖民主義的一環,歐洲球隊持續從勞動力市場剝削非洲的資源。

 

本屆非洲盃小組賽,埃及對戰奈及利亞,英超利物浦的薩拉赫與萊斯特城的伊希納喬(Kelechi Iheanacho)對決,最後由伊希納喬一箭定江山,奈及利亞1-0擊敗埃及。(圖/AFCON2021 twitter

 

歐洲球隊與非洲國家盃的拉扯

本屆非洲盃有62%球員來自歐洲球隊,而這項位在歐洲賽季中間的賽事,對於歐洲球隊是個不小的利益衝擊。例如釋出球員的時間,就引發不少爭論。原先按照規定,球隊在12月27日必須放人,最後非洲足協同意,放人時間可延遲到1月3日,於是球員可參加年末密集的聯賽賽事。

也有歐洲球隊以疫情為由,試圖阻撓球員參加非洲盃。前英格蘭國腳伊恩·賴特(Ian Wright)指出,去年在疫情巔峰時,歐洲國家盃在10個國家舉辦,人們都覺得不成問題,現在卻以疫情為由,揚言阻止球員前往單一國家參賽。賴特受訪時表示:「人們並沒有給予非洲國家盃任何真正的尊重。」

效力於阿賈克斯的象牙海岸球員塞巴斯坦·哈勒(Sébastien Haller),先前甚至被球隊詢問,這段期間是要去參加象牙海岸的比賽,還是留在球隊。他感到很不受尊重:「要參加歐洲國家盃的歐洲球員,會被問這個問題嗎?」賴特則強調,人們應該要理解,非洲人對於他們自己國家隊的重視,就像英格蘭對三獅軍團的重視一樣。

誠然,其中最大的衝突是非洲盃在歐洲的賽季中間舉行。非洲足協已決定從2023年起,改在6至7月辦理非洲盃,看似可以解決問題。不過,《衛報》專欄作家喬納森·威爾遜(Jonathan Wilson)的評論指出,因為歐洲球隊大量購入非洲球員,非洲盃就要配合改期,改到西非的雨季舉辦比賽,是充滿疑慮的。

細究這些技術問題,仍然難以忽視種族不平等、新殖民主義等根本的難題。在那些球星的光環背後,非洲足球的地位有待更多思考。

世界足球舞台顯然持續改寫當中,愈來愈多非洲球員大放異彩。平常有在看歐洲足球的球迷,不妨也關注一下非洲國家盃,看看他們為家鄉出賽的賣力表現,以及認識他們的成長故事。


參考資料

Alegi, P. (2010). Football Migration to Europe since the 1930s. In African soccerscapes: How a continent changed the world's Game (pp. 78–103). essay, C. Hurst. 

Poli, R. (2006). Migrations and Trade of African Football Players: Historic, Geographical and Cultural Aspects. Africa Spectrum, 41(3), 393–414.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