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1/28

《逆轉的王牌:官大元》─ 如坐針氈的禮遇:「大元,你東西放下。你的手是用來『投球』的,不是用來搬東西的。」

「官大元」的聲望在國內職棒圈瞬間抬到連我自己也無法想像的高度。我開始成為象迷茶餘飯後時會提及的對象,也開始匯聚自己的鐵粉,原本就很不習慣受到關注的我,忽然間得好好正視公關經營學習的必要性。不過,那段時期我心裡面最介意的「關注」,反而是在隊內。「大元,你東西放下。你的手是用來『投球』的,不是用來搬東西的。」一位教練在走廊另一頭對正在協助隊上整理東西的我喊道。原本我以為教練只是開玩笑,所以打哈哈之後我依舊繼續幫忙。

逆轉的王牌:官大元

官大元、洪紫峯 著 / 卓子傑 文字整理 /  堡壘文化 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60-170)

如坐針氈的禮遇

經過教練、學長和我自己的共同努力下,我的表現猶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告別季初定位不明的窘境後,我開始固定以中繼身分出賽,搭上中華職棒開始重視後援投手的新趨勢,我逐漸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不確定從什麼時候開始,媒體開始替我冠上「轉運手」的稱號。

身為後援投手,卻累積很多勝投,以過去棒球的常理推斷,會認為這位投手應該是常在登板守成時搞砸前位投手的勝投資格,才會頻繁製造出自己取勝的契機,而這也是後援投手沒有盡責的證明。

但我會被稱為「轉運手」的情況很明顯與此不同,我從2011至2012年賽季,以後援投手身份取得了二十一勝,兩年間只有四場救援失敗,這二十一勝當中,只有二場是搞砸了先發投手的勝投後自己取勝。這代表著球隊大多是在我中繼出賽後,就能產生時來運轉、克敵致勝的神奇魔法,將原本比分落後的局面逆轉超前。

這帖行銷猛藥一下,搭配百萬象迷的助攻,「官大元」的聲望在國內職棒圈瞬間抬到連我自己也無法想像的高度。我開始成為象迷茶餘飯後時會提及的對象,也開始匯聚自己的鐵粉,原本就很不習慣受到關注的我,忽然間得好好正視公關經營學習的必要性。不過,那段時期我心裡面最介意的「關注」,反而是在隊內。

「大元,你東西放下。你的手是用來『投球』的,不是用來搬東西的。」一位教練在走廊另一頭對正在協助隊上整理東西的我喊道。

原本我以為教練只是開玩笑,所以打哈哈之後我依舊繼續幫忙。

「喂!我沒再跟你開玩笑吶!放下!讓其他人幫忙!」教練轉為有點嚴厲的口吻。

當時我有點愣住,但大概能理解為什麼教練會有點動怒。

我一下從業餘拉升至職業等級的比賽強度,加上比業餘更為頻繁的賽事節奏,好不容易在成績方面開始有點樣子,我的手卻顯得有點吃不消。我曾誠實反應過那時手不舒服的狀況,但我不認為幫忙隊上差事會形成什麼麻煩,甚至,這對我一位「資深跑龍套」的來說,根本是最基本不過的例行事務。

教練突如其來的「禮遇」,不僅讓我受寵若驚,也驚動了身旁幾位隊友。其中一位已是球隊中流砥柱的學長,也板起面孔嚴肅的對我說:「叫你放下。你就放下。我來。」

「天啊!現在是什麼情況!?」我不禁陷入一陣焦慮中。

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解釋這一切……一直擔心著隊友因為心裡不平衡而孤立我,也很介意自己會在背後被說成「耍大牌」的球員,加上當時外界不斷圍繞著「轉運手」的話題,很可以被往大頭症的方向做文章。

不過,菜鳥的心事,真的躲不過資深老手觀察入微的火眼金睛。

「來!哩來!」一位學長叫了我,「我知影哩在想什麼。」

我默默看著學長,不敢多說話……

「哩知影哩自己係什麼身分嗎?」學長接續說。

正當我還在想著要怎麼回答時,「聽好!哩係來替咱們贏球欸!」學長堅定地說。

「你是來替我們贏球的。」—這句話,串起我心中無數個回憶,那些關於我被拒絕、我被嘲笑、我被看不起、我落選的片段,一下湧上心頭,也不小心讓我眼眶失守。

「哭啥啦!嘸知的人還以為我在欺負你……」學長這時才露出笑容輕鬆地說,「幫忙搬東西的事哩就賣擱想啊!那都小事!阮攏袂尬哩計較!好好投球!好嗎!?」

「好!我知影了。」我強忍著淚水跟學長道謝。

那一刻,我真有一種此生沒有白活的感動!

被需要的感覺真好!

 

驚奇的十勝、驚奇的獲獎

「兄弟象新人投手官大元於四月十日對桃猿隊首度先發,主投七局被敲出十三支安打痛失十分,創下中職新人首場先發最多失分紀錄……」

這是當時某家報社媒體於體育版刊登的新聞。我應該要把那一頁留下來的,但我看到報導時尚未走出前一晚的送分陰霾,沮喪之餘就將報紙塞到座位椅子下,不久後便被球場裡勤奮的清潔人員當垃圾處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