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澳網》逆境中放手一搏致勝 Barty全滿貫三缺一

世界球后終結四十四年地主單打冠軍荒,生涯全滿貫也進入聽牌。而她這次澳網勝出的關鍵,就在於那拿手的發球和正拍。

作者:Benny Ice

一計再見對角正拍穿越球落在場內得分後,澳洲籍現任網球球后Ashleigh Barty終於拿下了這場比賽的勝利,順利成為四十四年來第一位在澳網奪冠的地主單打選手。而Barty距離生涯全滿貫,也只剩下美國公開賽。以當今女子網壇無明顯敵手的情況下,Barty有很高的機會能夠完成這項創舉。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Barty得以在現今的女網和今年澳網稱霸呢?首要的主因,就在於她的發球。Barty的發球並不是WTA中最快,不過以準度與可以發出的變化來說卻幾乎無人能比。無論是帶切、上旋或是加壓,Barty能夠以遠高於同儕的穩定性往不同位置精準地發出她想要的球。

以去年的數據來看,Barty整體的發球得分率高達64.2%,高居巡迴賽第二;她的74.8%一發得分率,也排在女子選手中第二。除此之外,發出332個Ace球的Barty也擁有全WTA選手中最高的10.1 % Ace%。

到了今天的澳網決賽,Barty整場發球表現延續了去年以及本賽會的狀態。面對回發球強悍的Danielle Collins,Barty仍舊繳出了81.58%的一發得分率。相對之下,前六輪一發得分率75.62%的Collins,到了決賽只剩下62.5%。這兩位本屆澳網一發表現頂尖的選手,沒想到在決賽也因為各自的一發而決定勝負。

Barty在決賽中也抓緊了Collins想保護自身正拍回發而站位偏右的情形,因此在執行一發時,也將大部分的球發向Collins的反拍。Barty整場10個Ace裡面,也有8個是往Collins的反拍位置發去(第一發球區T點與第二發球區邊線)。

Barty決賽一發分布圖(來源:澳網官方網站)

 

除了一發以外,Barty也在這場決賽靠著擅長的正拍,在比賽來回中造成傷害。平均一場底線正拍淨效率值約5.33的Barty(6.17個致勝球+7.50個壓迫球-8.33個非受迫性失誤),在這場比賽繳出+8(12個致勝球+7個壓迫球-11個非受迫性失誤)淨效率值,數據上來看相當不錯。

然而,即便整場比賽數據看起來優異,關鍵在於這些正拍致勝球出現的時機。首先,Barty在第一盤第五局發球,雙方比數2-2、15-40時面對Collins強勁的反拍二發回發,打出了精采絕倫的Inside-in正拍致勝球。能夠在當下擊出這高難度的致勝球,不僅化解危機,也讓久攻未得的Collins在下一個發球局出現紕漏,進而奠定第一盤的勝敗。

但當比賽來到第二盤時,Collins不僅提升了一發進球率,同時在底線也更主動踏入場內進攻,反而讓原本以穩求勝的Barty亂了陣腳。在1-5落後下,Barty決定放手一搏,以更積極和更強是的正拍主導,反而因此讓Collins無法再越雷池一步。在Barty的16個正拍致勝球中,有9個是在第二盤1-5之後打出來,包括賽末點的再見穿越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雖然Collins在整體的底線表現不錯,但在第二盤中後段被對手用正拍壓制外,自己在反拍的優勢也未能完全展現,反而導致自己錯失了機會搶得先機。相較之下,Collins在正拍的淨效率值只有+5,而反拍則是跟Barty一樣為+2。即便Collins有效地運用雙手反拍把Barty拉開,但她面對Barty刁鑽且沉穩的反拍切球始終沒有太多機會可以侵略Barty。而當Barty在1-5開始用正拍反攻時,Collins就從原本的主導者,變成了被動者。

最後,Collins在過去兩輪繳出宰制性的短回合(0到4拍)表現,分別取得56.58%與67.11%的分數。但面對到Barty的堅強發球和正拍轟炸,Collins只拿到了44.19%的短回合分數。雖然雙方在4拍以上的來回互不相讓(23:22),但Barty在短回合取得了48:38的顯著優勢。換句話說,當雙方在底線的消耗戰平起平坐時,誰能較輕鬆地得到短回合分數,誰就會勝利,而在這場決賽中,這個人就是Barty。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