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未兌現的天賦 ── 淺談 Nick Kyrgios 與他的 2022 澳網男雙冠軍 (前傳篇)

或許,在稍微了解 Nick Kyrgios 的生命軌跡與個人想法後,可以清楚得知我們不應該用傳統的主流視角抑或是刻板之世俗眼光來看待他。生命從來就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所謀求與嚮往的本就不會也不應相同,而他所追求與渴望的當然值得被尊重與包容......

作者:Gauss

2015 年 Australian Open 男單第三輪,Andreas Seppi 在一場四盤大戰中淘汰如日中天的大會第二種子「瑞士特快車」 Roger Federer,終結了後者自 2004 年以來連續十一年都躋身澳網四強的傳奇紀錄、這也是他從 2002 年以來於澳網出賽首度沒有晉級第四輪。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四輪賽事,Seppi 在比賽前段持續掌控著局面、連下兩盤取得盤數絕對領先,但就在他準備迎來生涯第一次晉級大滿貫單打八強的喜悅時,他的對手、一位來自澳洲本土的年輕球員卻拒絕就此繳械。

 

克服第四盤的賽末點、決勝盤長盤制連拿四分破發,Nick Kyrgios 驚天地泣鬼神的以 5-7, 4-6, 6-3, 7-6(5), 8-6 輸二贏三逆轉 Andreas Seppi,那時他年僅 19 歲又 280 天,仍是至今最近一位未滿二十歲便晉級澳網八強的男單選手;更令人驚豔的是這已不是 Nick Kyrgios 的大滿貫八強初體驗。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 2014 年 Wimbledon 持外卡進入會內賽的他,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大殺四方,不僅在次輪倒吃甘蔗以 3-6, 6(4)-7, 6-4, 7-5, 10-8淘汰第十三種子 Richard Gasquet,更在第四輪以 7-6(5), 5-7, 7-6(5), 6-3 擊敗時任球王 Rafael Nadal,技驚四座的同時更讓球迷們對他未來能取得的成就充滿遐想。

 

雖然他在 2016 年總算獲得生涯首座 ATP Tour 250 冠軍與 ATP Tour 500 冠軍,於 2017 年更加入 Dominik Hrbatý 和前球王 Lleyton Hewitt 的行列成為首次對決 “BIG 3”(Roger Federer, Rafael Nadal, Novak Djokovic) 皆獲得勝利的少數佼佼者;然而,Nick Kyrgios 不僅在更高級別的賽事毫無斬獲、晉級大滿貫單打八強的次數更依舊只停留在兩次,那些球迷的預期並未實現、期待終究是落了空。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天賦異稟但個性卻極度火爆、擁有自己難以控制的壞脾氣,缺乏系統性訓練讓他始終無法保持穩定;若從客觀角度而言,我們大致上可以得到上述評價,因此,「澳洲壞小子」的名號如此不脛而走也不那麼讓人意外。

當然,上述評價從某些層面來說或許也不是那麼的公允,畢竟 Nick Kyrgios 的志向並不在網球領域、網球對他來說只是工作,他只想當個平凡人、網球比賽能讓他維持一般的生活便足矣。缺少熱情與動機,對於極度需要毅力、韌性和耐心的體育競技而言可謂致命缺陷,無法把興趣作為職業的心碎感受亦會持續縈繞於心頭、時時刻刻影響著當事者的情緒、心境與舉止,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得知其箇中滋味;若配上來自媒體、退役名宿與球迷們對於他「沒兌現天賦」的諸多指責與批評,那更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不僅如此,他還曾提到,含辛茹苦一手拉拔他長大的祖母 Julianah Foster 仙逝也使他對於網球的投入程度大幅下降,而他摯愛的祖母正是在他於 2014 年 Wimbledon 打出破繭而出的表現後不久撒手人寰,錯過與祖母告別的最後機會也成為 Nick Kyrgios 生命中永遠的缺憾。

或許,在稍微了解 Nick Kyrgios 的生命軌跡與個人想法後,可以清楚得知我們不應該用傳統的主流視角抑或是刻板之世俗眼光來看待他。生命從來就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所謀求與嚮往的本就不會也不應相同,而他所追求與渴望的當然值得被尊重與包容。

 

我想,這便是「蘧蘧未必都非夢,了了方知不落空」的真諦吧!

延伸閱讀:

〈生命的苦悶 ── 淺談 Nick Kyrgios 與他的 2022 澳網男雙冠軍 (正文)〉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