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08

街頭少年到全明星賽,Dejounte Murray與心靈導師Jamal Crawford

Jamal Crawford不願看到Dejounte Murray誤入歧途,只要有空就會打電話給他,鼓勵這位小學弟多去健身房、多唸書,早日遠離西雅圖的街頭。最後Murray實現打進NBA的約定,在馬刺重獲新生。

由於Draymond Green受傷,今年大幅進步的Dejounte Murray遞補入選2022明星賽。這是他五年NBA生涯的第一次,Green也在第一時間獻上祝福。

Murray是馬刺不可或缺的存在,也是本賽季「唯一」場均至少19分、8籃板、9助攻的球員。目前他出賽47場,平均上陣34.4分鐘,貢獻19.6分、8.4籃板、9.2助攻,以及領先聯盟的2.1抄截。

如果他能保持這樣的水準,季末將有望再次打破NBA紀錄,成為首位場均「19分8籃板9助攻2抄截」的球員,這是前所未見的攻守全能表現。

延伸閱讀:「如果換別人,恐怕沒能走到今天」從西雅圖黑幫走到明星賽,Dejounte Murray 的逆襲之路(阿准)

 

Murray除了暫居「抄截王」,助攻也位列聯盟第4名,僅落後Chris Paul、James Harden與Trae Young,Luka Doncic和Darius Garland則緊追在後。

除此之外,截至2月8日為止,Murray本季已經累積了10次「大三元」,目前只有去年的MVP,Nikola Jokic比他還多(14次)。事實上,這也已經打破了馬刺的隊史紀錄(單季5次),1993-94賽季的David Robinson與1984-85賽季的Johnny Moore是原先的紀錄保持人。

對聖安東尼奧馬刺而言,Murray獲選為All-Star是多年來的好消息,因為他們上次有球員入選,已經是2019年的事了--那位仁兄名為LaMarcus Aldridge

自1976加盟NBA以來,馬刺在過去45屆的明星賽裡,有41次「至少有一位」球員成為All-Star,成績傲視全聯盟。以近年來說,這很大部份要歸功於Tim Duncan、Manu Ginobili、Tony Parker等人,光是Duncan一人就貢獻了15次,如今再度有自家培養的球員入選,火炬得以傳承。

延伸閱讀:2020名人堂特輯:「石佛」Tim Duncan

 

Murray曾經接受Yahoo Sports的專訪,談到自己在西雅圖的成長經歷。他告訴Chris Haynes,由於他所處的環境充斥毒品和犯罪,小時候從來沒想過能打進NBA--幸虧Jamal Crawford及時拉他一把,他才能有今日的成就。

「我11歲開始就在街上混了。不是那種遊手好閒、隨處逛逛的,而是大街小巷都知道我這號人物、聽過我的名字,」Murray回憶著,應該算有點「大尾」的街頭少年。

他的童年家庭生活也不美滿。母親是監獄的常客,而他自己在差不多四、五歲的年紀時,已經能夠分辨各類毒品的款式,甚至曾經在青少年感化院(juvenile detention)待過一段時間。

然而,這一切在他高二時發生了變化。Jamal Crawford走進他的生活,告訴Murray「你有能力打進NBA」,時常把他帶在身邊,當作弟弟一樣對待。

 

Crawford同樣出身西雅圖,Murray就讀的Ranier Beach High School是他的高中母校。當地孕育出許多NBA球員,像是「國王五虎」Doug Christie、「175灌籃王」Nate Robinson都曾是Ranier Beach的校友。

正所謂「人不親土親」,Crawford不願看到才華洋溢的學弟誤入歧途,只要有空就會打電話給Murray,或是傳傳簡訊,鼓勵小學弟「多去健身房,成績要顧」,奉勸他早日遠離街頭。

「自從高二以後,我就再也不曾進到感化院了,」Murray表示,宛如浪子回頭一般堅定。

他開始珍惜打球的時光、努力鍛鍊,高中畢業後,進入家鄉名校Washington大學,並在一年後投身NBA選秀,實現Crawford的諾言。

「如果沒有遇到Crawford大哥,天曉得我現在會在哪裡,」他曾在一則IG貼文這麼寫,但現在已經看不到了。

「當初他真的像是用『搶』的一般,把迷途的我拯救回來。希望有更多人發揮自身影響力,引導年輕人走往好的方向,我們的社會需要這樣的力量!」

 

雖然Murray洗心革面,沒有辜負老大哥Crawford的期盼,但他的「過去」依然伴隨他進入選秀會--關於他是「幫派份子」(gang member)的謠言,漸漸浮出檯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