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14

NBA狀元時光機:從騎士到鋼鐵人,與2013年的Anthony Bennett聊聊天

班尼特(Anthony Bennett)即將來到台灣,為PLG的高雄鋼鐵人效力,填補塔克(Anthony Tucker)離開後的外援名額。本文將時間倒轉回2013年,回顧他剛獲選為NBA狀元的當下,是如何展望生涯未來,呈現最真實的自己。

獲選為NBA狀元,有時是職業生涯前進的助力,也有可能成為「被過度檢視」的阻力。克里夫蘭騎士在2013年6月選中Anthony Bennett,超出各界預期。

而後來的故事也沒有「逆轉勝」,至少對Bennett來說是如此。輾轉流浪多年之後,他即將來到台灣,為PLG的高雄鋼鐵人效力,填補塔克(Anthony Tucker)離開後的外援名額。

今天我們要將時間倒轉回2013年,透過ESPN專欄作家Dave McMenamin的訪談,重新認識「剛剛被選為狀元」的Bennett如何展望未來,呈現出什麼樣的人格特質,或許我們會對他有新的見解。

延伸閱讀:從加拿大漂向台灣,與故人重逢的Anthony Bennett(TWI Sports)

 

(本文以Q&A的方式呈現,McMenamin的問題以粗體顯示)

聯盟發展至今,目前大約有65個「第一順位」,恭喜你也成為其中的一份子。身為選秀狀元,在這個群體當中,你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額外的責任或義務感嗎?

老實說,我並不這樣覺得,我可以做的就是做好本份,上場打出好比賽。現在我身邊有一群很棒的隊友、工作人員,所以我只會變得愈來愈好,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壓力。

回憶選秀會那天早上,你曾預期自己在哪個順位被選中嗎?

我聽說的消息是「會在第3至8順位之間獲選」,但我沒有太在意這些。無論我最後會落在哪裡,我都已經準備好努力打拚,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圖片來源:USA Today Sports

自從被選為狀元,你是否感覺到日常生活有什麼變得不一樣了?

我目前還處在有點悠閒的狀態,往返於克里夫蘭和多倫多之間。(因為肩膀受傷),我花時間在復健、訓練和其他活動,像是為MLB多倫多藍鳥開球,為CFL的Argonauts擲賽前硬幣等等。在加拿大我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處理。

 

你離開安大略省的Brampton,到維吉尼亞州讀書的年紀是16歲。我聽說你和母親的感情很好,對當時的你來說,離開家鄉是件不容易的事嗎?

這的確很難熬,但當時我要去的那所學校,已經有另外5位加拿大球員,所以我適應得還不錯。校長、教練都是很酷的人,讓我有家的歸屬感。其實球隊的大家來自世界各個角落,像是非洲、西班牙、義大利,還有美國當地的學生,真的非常國際化。

16歲就獨自到異地生活,的確是不太容易,但也正因為如此,我開始學習變得更成熟,意識到自己必須趕快長大,心理甚至要比身體成長得更快。我不能做出任何不負責任的行為,否則會惹上麻煩,當時我堅持著努力上學、努力打籃球,出去玩也只是跟隊友們混在一起。

 

出生於1993年的你,現在滿20歲了。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Michael Jordan為公牛效力的時期,或是留下任何印象?

Nope。

那… … 12歲正式開始籃球生涯的你,早期對於NBA的記憶有哪些?

當然是Vince Carter囉(笑),他人還在多倫多暴龍,球隊那時很強,根本殺翻整個聯盟。

 

原來如此,所以這是你在大學穿15號的原因嗎?

不算是耶,我就只是剛好選到了這個號碼,沒有特別的原因。

聽說接下來你在騎士的背號是12號?

我後來把它改了,還是穿15號。

我在大學的時候本來應該是22號,但我的隊友已經先拿到那個號碼,所以我就想說「怎麼樣都好,選15號吧」,事情大概是這樣,我還是跟這個號碼很有緣。

 

你在NBA TV接受Dennis Scott的採訪時,有被問到「誰會成為年度最佳新秀」,然後你看著鏡頭,點點頭說「會是我」,這算是你對自己的期待嗎?

是我其中一個目標,會努力去實現它。不過那個更偏向「個人榮譽」,這是我的第一年,我必須要專注在團隊層面,上場好好扮演我的角色,毫無保留貢獻一切,聆聽每個人對我的建議。

在這個階段,前輩們知道的東西比我還要多,所以我需要的只是帶著清晰的頭腦上場。我不會天天都在那邊喊「這場啊,林北要砍個20分10籃板囉」,好好完成被賦予的任務最為重要。

既然我們提到「年度最佳新秀」的目標,不知道你是否還想得更遠,像是NBA總冠軍、全明星賽之類的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