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生活還是要繼續,Tyrese Haliburton談被國王交易的心路歷程

30分鐘,就真的只需要這麼短的時間。我從感覺「自己還會在沙加緬度國王」待個十年,到經歷人生中最大的「驚喜」,整個過程只花了半小時。但我已經準備好在溜馬成為最好的Tyrese Haliburton,這是我來這裡的意義。

fb - 邱仕丞

也只能祝福國王隊險招出盡後,能如願終結季後賽荒
未來?就未來再想吧

中壢小跑車

Sabonis有機會幫助國王更上一層樓,就期待接下來的賽程能保持健康囉!

30分鐘,就真的只需要這麼短的時間。上星期,我從感覺「自己還會在沙加緬度」待個十年,到經歷人生中最大的「驚喜」,整個過程只花了半小時。

一切都發在週二早上10點,交易截止日的前兩天。

當經紀人打電話來的時候,我正在家裡吃早餐。我心中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他大概是要來告訴我一些內部消息,像是球隊正在尋找的球員。

Nah,我猜錯了。

「嘿,兄弟,我只是想跟你聯絡一下,因為我認為你可能會被交易。」

當下我真的以為,他是在刻意跟我開玩笑。拜託喔,他們才不會交易我咧,少在那邊五四三。

但兩秒鐘不到,事情慢慢變得清晰,我意識到他真的沒在跟我說笑… ….

雖然這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我的心情就像是,聽到某個家人或摯友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感覺有那麼幾秒鐘,心臟幾乎停止跳動,有種莫名的空虛感,冷不防貫穿全身上下--你懂我的意思嗎?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圖片來源:美聯社

掛斷電話後,我走進廁所,只是靠坐在洗手台旁,低頭沉默。過了幾分鐘,女友走了進來,關心我發生了什麼事。當我告訴她「我有可能被交易」,她起初也不相信,直到她看出來我很認真在講,她漸漸開始感到擔心了。

所以我只好說,我們就先等著吧,看看幾天後會發生什麼。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一切都會好好的。

但接下來,甚至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的電話就又響了。還是我的經紀人。

「印第安納,」他說。「目前看起來是印第安納(溜馬)。」

「什麼?????」

「我會及時跟你報告進展的。」

一分鐘左右,最多90秒吧,我的手機螢幕亮了。我低頭看一下,上面出現Monte的名字,是我們的球隊總管,Monte McNair。

我不打算隱瞞,當看到這個名字從通知跳出來時,我的心沉了下去。那時我就知道,我在國王的日子結束了。

那是一次簡短、快速的對話,很直接。

「嗨,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達成一筆交易。我們將把你送到印第安納。祝福你一切順利。」

也許這之後還有說幾句話,我們互相表達感謝之情。然後我掛斷電話、放下手機,開始哭得稀哩嘩啦… …。

圖片來源:美聯社

延伸閱讀:Tyrese Haliburton在選秀夜的No Looking Pass(北加州的隔壁老王)

過一陣子,我總算能振作起來,我打開隊員的群組,快速發了一則訊息給大家,讓他們能先從我這邊知道發生什麼。內容不多,溫馨就好。

「我剛剛被交易到溜馬,兄弟們,我愛你們。」

接下來,每個人的回應幾乎都差不多:

「你少來!真的別鬧欸」
「說什麼爛玩笑」
「不會吧,怎麼可能」
「再騙啊,嚇不倒我的」

還有人傳了一個帽子的表情符號。但不久後,Tristan(Thompson)回應說自己也被交易--我想,直到這個時候,每個人都知道這是真的了。

幾分鐘後,Woj在推特上向全世界公開這個消息。

就這樣,我從 「不可能」 到「被交易」只花了30分鐘。說實在的,有時候我在Cold Stone排隊,等著買冰淇淋的時間都比這個還要久

 

新聞炸開之後,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開始變得模糊,家人朋友們打了幾百萬通電話跟簡訊給我。Davion(Mitchell)是第一個打電話給我的人,我和Buddy(Hield)、Rico Hines講了點話,Gentry跟Walton兩位教練也有跟我取得聯繫。

De’Aaron(Fox)跟我談了大概半個小時,Harrison(Barnes)也撥了通電話給我,讓我備受鼓勵與支持。

然後,來自Chimezie(Metu)的FaceTimes響了起來。在平時這沒什麼,我大概會馬上接起來--但我現在淚流滿面。我心想,真的有必要讓這傢伙看我哭得這麼淒慘嗎?

所以當我把手機接通時,我就順勢把它放在角落,讓鏡頭對準天花板。畢竟我現在的狀態,真的不是很好… … 可是該接的電話還是得接,你應該懂我意思吧?

 

在我真正意識到之前,親朋好友們已經聚集到我家來了。像是IY、Miggy、Joel、Lucas,他們只想來看看我過得好不好(註:以上皆為國王的球團人員,像是影片剪輯師、設備經理、助理教練等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