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25

羽生結弦挑戰「神之領域」,竟是來自大谷翔平的激勵?「94世代」的天才養成教育

同為1994年出生,過去大谷翔平總謙稱自己是「羽生世代」。然而羽生結弦在冬奧挑戰史無前例的四周半跳,卻是來自大谷的激勵?大谷和羽生這兩名全世界最知名的日本男性運動員,他們的成長過程與教育背景,又存在什麼共通點?

作者:張尤金

hikaru33

我能理解張先生要出大谷的新書,想利用羽生結弦帶話題,不過,如果想這麼做,好歹也要研究一下花滑或羽生結弦吧,花滑裡沒有''四圈轉體''這種說法,張先生是用google翻譯的嗎?還把花滑說成學溜冰,這就是運動作家的水準?另外,羽生結弦的父母從未公開接受採訪,張先生卻引用不具名日本作家的話,來形容他對羽生家庭教育的認知,請問這消息來源有多少真實性?羽生結弦或許沒說過要具體打倒某個人,也確實自我要求非常高,但他的好勝心強更是出了名的(從他過往的採訪即可得知),如果不是無比渴望擊敗對手、贏得勝利,如何能在右腳重傷下完成奧運連霸?張先生如果沒做好功課,就不要任意拿來源不明的評論斷章取義。還有標題也是,羽生說過無數次,包括這次北京奧運也說過,4A是他從小的夢想,是恩師對他的期許,也因為大家都認為只有他能挑戰這個人類極限,他才能冒著生命危險堅持練下去。他尊敬的選手是內村航平,因為內村也在挑戰超級困難的體操技術,他可從來沒說過大谷對他挑戰4A有什麼直接的啟發。所謂激勵,只是同為運動員的欣賞,而且這是日本記者刻意詢問他對大谷的看法時,羽生的回答罷了,這樣就可以編出來什麼挑戰神之領域是來自大谷的激勵,是在寫小說嗎?我想張先生似乎不具備直接閱讀日文資料的能力,提醒一下,翻譯軟體會出錯,如果詢問的對象不理解該項運動,也可能錯誤解讀訊息,張先生最好多加確認自己書中的資訊來源都是正確的,如果新書宣傳想利用羽生結弦,也請認真去請教了解花滑運動或羽生結弦的人,這應該是作家基本該做的事吧。

張尤金

謝謝您的意見回饋。本篇文章參考資料包括「大谷翔平・羽生結弦の育て方 子どもの自己肯定感を高める41のヒント」這本書,以及相關日媒新聞報導。
再次謝謝您~

hikaru33

恕我囉嗦,那本書的作者並沒有採訪大谷或羽生的父母,而是從現有的故事和兩人的發言來分析教養方式,充其量只能算是作者的個人觀點,評價也不高,其他直接採訪大谷雙親的書還比較適合吧。另外日本媒體眾多,就算體育媒體也不乏誇大聳動甚至假新聞,建議張先生留意引用資料的可信度,畢竟專業報導和編故事還是有差別的。

張尤金

確實如您所言,即便是日文書或報導,亦非每位作者或記者都有機會採訪當事人。有關您提到「直接採訪大谷雙親的書」,石田雄太、佐佐木亨的著書均有列入參考。
再次感謝您的提點。

2021年在大聯盟締造諸多「投打二刀流」紀錄的大谷翔平,以及花式滑冰史上首位男單「超級大滿貫」(SUPER SLAM)得主羽生結弦,兩人屢屢成為日本媒體比較的對象。除了大谷和羽生是全世界最知名的日本男性運動員之外,更因兩人同為「94世代」(1994年出生),同樣出身日本東北地方(大谷出生於岩手縣,羽生出生於宮城縣),而且勇於挑戰不可能的紀錄。

 

「寬鬆世代」的定義

日本將1987至2004年出生的年輕人統稱為「寬鬆世代」,而1994年出生的大谷、羽生正位於「寬鬆世代」的正中間。

「寬鬆世代」源起於日本教育的重大變革,學校從過去傳統的高壓式及填鴨式教育,轉變為更重視學生的自主思考與知識應用能力;特別是在2002年學校全面實施週休二日之後,當時就讀小學二年級的「94世代」有更多時間從事自己喜愛的課外活動。

日本媒體《FLASH》認為「寬鬆世代」具有三個重要的背景:

  • 學校全面實施週休二日
  • 日本人選手活躍於世界舞台
  • 社群媒體普及化

上述這三項歷史背景,如何造就「寬鬆世代」頂級運動員的成功?

以大谷為例,他正是在小學二年級(2002年秋天)加入「水澤少棒聯盟」,成為棒球生涯的起點。翔平的父親大谷徹年輕時曾是社會人球隊的棒球選手(效力於三菱重工橫濱製作所棒球隊),在翔平加入水澤少棒聯盟後,他也接下水澤山賊隊的教練與監督。徹經常在週五晚間大夜班結束、週六一早下班後直接帶球隊練球一整天,這是翔平棒球技術突飛猛進的「黃金時期」。父親指導他從右打改練成左打,並發展往反方向推打的「廣角打法」,對於「打者翔平」的棒球人生起到極為深遠的影響。

此外,1995年「龍捲風」野茂英雄渡海挑戰大聯盟,成為日本人選手的「先驅者」,6年後鈴木一朗成為首位登上大聯盟的日本人野手,這都激勵了「寬鬆世代」的年輕棒球選手。就以大谷為例,2006年一朗率領「侍Japan」登上首屆WBC(World Baseball Classic)世界棒球經典賽冠軍,當時小學六年級的翔平坐在電視機前面看到朗神的熱血表現之後,更堅定他成為職棒選手的決心。

至於社群媒體則成為「寬鬆世代」年輕人接觸新知、汲取知識的媒介。對照一朗的少年時代,他最難忘的回憶是與父親宣之一起去球場看中日龍隊的比賽,高中時則和同學一起在宿舍看日職轉播,一時興起就會拎著球棒模仿職棒打者;反觀「寬鬆世代」年輕棒球選手投入棒球的方式不同,他們更懂得運用Youtube等社群網站,大谷就曾經這麼形容小學時的自己:

「自從家裡買了電腦之後,我就一直在YouTube研究不同投手的投球機制,思考自己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只要一有靈感閃過,我就會拉開窗簾,從窗戶玻璃的倒影檢查自己的投球或打擊姿勢。」

 

「要做就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高中時期的大谷翔平期許自己「要做就做別人做不到的事」。他在花卷東高校棒球隊的監督佐佐木洋回憶說:

「高中時期的大谷翔平雖然不多話,但每當我回頭看他寫的東西,『要做就做別人做不到的事』、『超脫常理的思考』、『走自己的路』,你會發現他一直在傳達自己強烈的想法。」

「要做就做別人做不到的事」,這不僅具體展現在大谷挑戰「投打二刀流」的歷史成就,更是羽生結弦在冬奧挑戰史無前例「4周半跳」的寫照。

「94世代」的運動員除了「二刀流」大谷、「滑冰王子」羽生之外,還有冬奧競速滑冰女子1,000公尺項目摘金、打破奧運紀錄的高木美帆,曾經在世界游泳錦標賽摘下4面金牌的瀨戶大野,以及里約奧運游泳金牌選手萩野公介。除了前述「寬鬆世代」的學校教育與社會氛圍之外,他們在家庭教育上是否具有共通之處?為人父母者又如何從中借鏡對子女的教養方式?

同為東方人,日本與台灣父母「望子成龍」的心態其實沒有太大差異,父母安排子女從小補習、上安親班、學英文、學鋼琴、學才藝.......這幾乎已經成為學齡兒童之必須。然而,從「94世代」運動選手如大谷的成長歷程,一個重大的改變在於: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