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25

I Have a Dream──奧克拉荷馬印第安籃球員Lindy Waters III

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Martin Luther King曾發表過著名演講:I Have a Dream。擁有原住民血統、從小就跟著父親奔走於美國原住民社區的Waters也有一個關於原住民的夢想......

作者:Harris

臺灣時間2月12日,雷霆在主場迎接費城76人與Joel Embiid的到來。前一天才交易來James Harden的76人尚未全員到齊,反倒是季中沒有發動交易的雷霆出現了一個新面孔:第一節剩下33.8秒的時候,一名身穿12號球衣的球員踏上球場。雖然這個號碼不久前還是Mamadi Diakite的背號,但這個英姿瀟灑的俊美少年並不是播報員誤認為的Diakite,他是Lindy Waters III一名籃球員、原住民、以及奧克拉荷馬人。

 

籃球員

 

Waters出身於奧克拉荷馬州的諾曼(Norman),NCAA Division I名校奧克拉荷馬大學(Oklahoma University)座落於此,孕育出當地熱衷大學體育賽事的文化。當然,還有位於奧克拉荷馬市的雷霆。Waters看的第一場NBA比賽是一場雷霆對上黃蜂的比賽,那時「雷霆三少」Kevin Durant、Russell Westbrook和James Harden都還在陣中,可說是親眼見證了雷霆隊史近十年來最強盛的時代。

高三那年,當時就讀北諾曼高中的Waters就已經受到眾多大學的關注,ESPN將他評為三星級球員以及州內第三好的高中生,包括Virginia、Butler在內等名校都曾招募過他。Waters本來打算在進入NCAA Division I之前,先前往新罕布夏州相當知名的布魯斯特預科學院,將自己鍛鍊得更高大更強壯。不過,這個看似滴水不漏的計畫卻因為高四前夕的一場意外而全部付諸東流──他被退學了。

那天,Waters和他的朋友拿《NBA 2K》的勝負打了個賭,結果他輸了。Waters只好拍下自己拿著軟氣槍的照片發到Snapchat分享給四個朋友。隔天,沒多想的Waters帶著度假的心情前去參觀布魯斯特預科學院。沒想到,下飛機後一則則訊息突然塞滿了他的手機螢幕:那張照片竟被人分享出去且誤以為是真槍。由於害怕校園槍擊事件重演,這件事立刻引來校方及警察的注意,後者甚至直接派出直升機封鎖校園。

 

“No one else will take you.”

 

布魯斯特預科學院拒絕收留Waters並取消獎學金、招募他的大學教練打電話給他的家人試圖了解真相,沒有任何學校願意給他機會──除了位於堪薩斯的黎明基督教學院。「這讓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小心一點──在什麼人身邊、做什麼樣的事,然後想想這會對我的未來造成什麼影響。」不情不願地住在堪薩斯的那些日子,Waters彷彿與世隔絕般將注意力完全放在讀書和籃球上,他不只變得更有信心,也變得更加成熟。

幾個月過後,北諾曼高中終於撤銷了他的退學處分,Waters重新回到球隊並率隊闖進州冠軍賽,同時他也不需要再度過一年的預科。最後他選擇加入當地另一間Division I名校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OSU最有名的現役NBA球員莫過於2021年NBA選秀會狀元郎Cade Cunningham。Waters的籃球生涯看似正準備重回正軌,但不曉得是否是上天刻意玩弄,OSU卻在此時接連爆發各種危機。

先是剛受雇一年的總教練Brad Underwood閃電宣布離職,接著助理教練Lamont Evans因收受賄賂遭到FBI逮捕,甚至連二年級潛力後衛Michael Weathers也因破壞公物被學校退學。Waters突然發現這支群龍無首的球隊需要自己挺身而出,堂堂Division I名校竟然一度只剩九名球員可以上場──其中還包括一名無獎學金可領的Walk-on球員,其實他大可以選擇脫下球衣、轉身離開──但他沒有這麼做。

 

He was a "stabilizing force."

 

高中的經歷讓Waters開始習慣與生活中的「變化」共處:新的一年、新的學校、新的教練、新的隊友,周遭環境的頻繁變動對Waters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為了重新組建一支完整且具競爭力的球隊,新教練Mike Boynton決定圍繞著Waters建隊,但相對地,Waters也被要求做更多事:從擔任控球後衛到出手更多投籃,多才多藝的Waters成為新球隊的不二核心,除了中鋒,他一肩扛起近乎所有的進攻任務。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