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25

I Have a Dream──奧克拉荷馬印第安籃球員Lindy Waters III

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Martin Luther King曾發表過著名演講:I Have a Dream。擁有原住民血統、從小就跟著父親奔走於美國原住民社區的Waters也有一個關於原住民的夢想......

作者:Harris

每一項艱困挑戰就如同一面鏡子般,會在過程中反映一個人真正的潛能,Waters在大三這年繳出大學四年最棒的成績單:場均12.2分/2.8助攻/44.8%外線命中率。「向他致敬。我非常欽佩他接受事情的能力。無論周遭環境如何,他都會承擔責任並做到最好。」Boynton說道。這時的Waters已經不再是那個血氣方剛的高中少年,他不只成為了一名更好的籃球員,他的冷靜與自省更帶領球隊度過危機、轉危為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住民

 

當Waters以籃球員的身份持續發光發熱的同時,他的另一個身份──美國原住民──也成為人們注意到他的原因之一。當時在Division I 351支球隊打球的原住民球員只有14位──Waters是其中之一,他體內流著基奧瓦(Kiowa)和切羅基(Cherokee)的血液,這兩支原住民部落現今都居住在奧克拉荷馬州。Waters從小就會跟著父親進入部落,穿上傳統服裝、學習傳統舞蹈,東奔西走於各種有關原住民的文化活動。

 

Was there really no one?

請繼續往下閱讀

 

Waters諾曼老家的廚房牆壁上掛著一些老鷹羽毛,根據原住民習俗及美國聯邦法的規定,老鷹羽毛只能在美國原住民之間傳承或贈與──絕對不能送給非原住民。老鷹羽毛在美國原住民心中有著極為神聖的地位與意義,Waters參加高中與大學畢業典禮的帽子上就掛著這些羽毛。由於羽毛不能隨意觸摸或摘下,Waters在左前臂刺上了一個鷹羽紋身,以時刻銘記自己原住民的身份以及隨之而來的責任與義務。

自大一賽季開始,專門報導美國原住民運動員的網站NDNSports.com就已經在關注Waters的比賽,他們會撰寫專題報導並定期更新他的表現,創始人Brent Cahwee更表示:這些內容獲得了「壓倒性」的迴響。越來越多的關注讓Waters意識到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他決定利用自己既是籃球員也是原住民的身份,為那些熱愛運動的原住民小朋友開設籃球訓練營。除了教導他們打籃球以外,提問與簽名他也是有求必應。

請繼續往下閱讀

Waters很清楚原住民族群在體壇有多麽地弱勢與受忽視,原住民小朋友已經很久沒有可以仰慕的對象了,而他想為孩子們帶來希望、向孩子們展示他們也做得到。「我們周遭有很多偉大的原住民運動員,他正在為原住民孩童打開一扇門,孩子們需要它。」2018年,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龐大的部落集會──印地安博覽會──授予了Waters「年度印地安人獎」,表彰他以籃球員身份幫助原住民社區的貢獻。

 

“I'm a part of them."

 

積極投入社區活動許久的家鄉球隊雷霆自然也組織了不少原住民文化活動。2010年的一場比賽前,雷霆打算公開向原住民運動員表達致敬,Waters的父親Lindy Waters Jr.也受邀出席──但這場活動總共只有三個人受邀,不禁讓人再度感嘆原住民族群在體壇的式微;2018年雷霆又推出了以美國原住民為主題的城市版球衣,湖水藍配色來自於致力推廣美國原住民文化的Nike N7,從公益角度來看是件相當有意義的球衣。

2021年七月下旬,一年前在NBA選秀會落選的Waters受到雷霆邀請參加了球隊在夏季聯盟的訓練,並在G League的奧克拉荷馬藍色隊(Oklahoma City Blue)的球員名單找到一席之地,後來更靠著極其精準的外線投射成功獲得一張雙向合約,登上自己夢寐以求的NBA舞台。除了繼續踏上追夢的旅程以外,他在「逐夢」的過程也努力將「踏實」付諸實現──把握住這個機會為自己的根──原住民族群──做些什麼。

當高中隊友Trae Young在亞特蘭大化作鷹王翱翔天際,當大學學弟Cunningham逐漸成為NBA下個時代的耀眼新星,Waters想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在眾人眼前:「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能夠以奧克拉荷馬雷霆職業球員的身份打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這是幫助原住民孩子們的最佳舞台。」與其只是嘴巴說說,不如付諸實際行動──Waters的父母從小就帶給他這樣的價值觀,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現在的他。

 

"It’s who I am."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