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2/28

塞爾提克是季中交易的大贏家?也許你該想想這些問題

往好處想是Brad Stevens終於按照他心中所想,替自己的接班人打造了一隻看起來可以有至少兩年甚至三年穩定發展的核心陣容,讓這些球員可以不需要擔心場外的紛紛擾擾,將心力專注在球賽之中。這是過去幾年得要不斷替Ainge處理後事的Brad Stevens所沒有的餘裕。但另一方面......

作者:vantora
Brad Stevens的第一次交易大限操作真的是神來之筆?

當一月初接受瓦甘達Play one邀請談塞爾提克時唯一一個沒有辦法仔細分析的題目就是今年交易大限前的動作。原因相當簡單,塞爾提克在上個球季結束後更換了總管,由原本的總教練Brad Stevens取代了長年擔任總管一職的Danny Ainge。Brad Stevens從來沒有擔任過總教練之外的位置,因此宛如一張白紙。雖然他在接手後明快地處理Kemba Walker的合約,但大多數時候Stevens保持過去當總教練時的習慣,公開受訪時的答案總是充滿外交辭令,對球隊的問題也同樣以官腔回覆,讓人完全沒有辦法預測Stevens總管生涯第一個交易大限會有甚麼盤算。

終於,Stevens結束了生涯第一次交易大限的操作,從暑假到交易大限的交易與簽約,可以歸納出Stevens的幾項特色。

Danny Ainge跟Brad Stevens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總管類型
  • Stevens不畏懼提前發動交易

2021-22球季的自由球員簽約開放時間為八月六日,但Stevens在六月十八日就發動了Kemba Walker與Al Horford互換的交易,遠遠要早於大多數球隊為了自由球員準備發動的交易的時間點。交易大限前也相同,Stevens在一月十九號就啟動第一筆交易,將暑假從灰熊隊換到的Hernangomez透過三方交易送到馬刺隊,這時間點也同樣距離二月十日的交易大限有段不短的距離。

  • Stevens偏好找曾經配合過的球員

Stevens發動的第一筆交易就換回塞爾提克的舊將,同時也是自己總教練生涯使用最佳的中鋒Horford,而在自由球員簽約時則找了Enes Kanter回鍋,開季前又簽下了Luke Kornet。不管這些人最後在新任總教練Ime Udoka手下的適性如何,Stevens顯然對找有合作經驗的球員有所偏好。交易大限前的操作也有同樣的趨勢,Stevens先是換回曾經短暫效力過的舊將PJ Dozier,接著又再一次帶回另一個老朋友Daniel Theis,雖然籌碼是暑假不知道為什麼要簽回來的Enes Kanter Freedom。

  • Stevens不像Ainge執著於選秀權

如果說Ainge有多愛選秀權,那Stevens可能就有多不愛選秀權。在Walker的交易案中,Stevens送出了2021年選秀會的首輪選秀權,這個起手式就跟把選秀權當成比性命更重要的Ainge大不相同。在White交易案裡,Stevens再接再厲地送出了2022年的首輪選秀權(前四順位保護)以及2028年的首輪選秀權交換權。要知道,在交易大限前這麼多的交易中只有三筆交易出現首輪選秀權,其中最火熱的James Harden – Ben Simmons中出現了兩枚首輪選秀權,而另一筆送出首輪選秀權的交易則同樣也出現在馬刺隊身上,讓馬刺從暴龍隊手上拿到一張首輪。換言之,塞爾提克在White身上就花掉兩張首輪籤,這對一個生涯平均11.6分、3.8助攻,三分球命中率34.5%,搖盪在控球與得分後衛之間的六呎四吋後衛而言,大概是至高無上的致敬吧。

Ime Udoka堪稱新一代新秀殺手

Stevens不重視選秀權也許不讓人意外,畢竟他就是過去幾年教過最多選秀新秀的總教練,而他不理想的養成結果當然也會直接、間接影響他對選秀權這個資產的評價。此外,他欽點的接班人Udoka也是另一個新秀殺手,執教大半季下來不但原本就在板凳末端的Aaron Nesmith依然沒有上場時間,連上個球季就有優異表現的新秀Payton Pritchard都一度消失在板凳之中,擠入主要輪替的Langford則沒有太多表現,成了交換White的籌碼。

延伸閱讀:當選秀儲物癖總管遇上養成苦手總教練

比起透過選秀會挑選新秀自己培養,也許直接撿別人養好的成品更適合這兩位吧。

  • 創造Trade Exception

如果Ainge有多愛選秀權,那Stevens就有多愛Trade Exception。不管是Walker – Horford交易,或是之後的Josh Richard – Moses Brown交易、Tristan Thompson的三方交易,Stevens在這三筆交易中都創造了Trade Exception。唯一的例外是最後將Carsen Edwards、Kris Dunn交換Juan Hernangomez的交易中沒有創造TE。交易大限前的操作,Stevens又繼續呈現同樣的特色,不但在每一筆交易裡面創造了新的TE,而且這次進化成一大堆TE。帶回Theis的交易裡,Stevens用了暑假中Thompson交易的九百七十萬美金TE吃下了Theis的薪資,而在交易中送走的Dennis Schroder、Freedom、Bruno Fernando,以及與魔術隊的降薪資交易中送走的Dozier、Bol Bol則幻化為五張TE。其中Schroder帶來的TE價值六百萬美金,其餘則少於兩百五十萬美金。至於White交易案,Stevens決定保留Fournier的一千七百萬美金TE,留在暑假自由球員市場中使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