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03

《小鐵如擬》再次告別狀元?鵜鶘與Zion Williamson不確定的未來

Zion Williamson今天傳出訓練狀況良好、將開始負重與籃球訓練,但對鵜鶘來說,從去年休賽季開始,Williamson各種顯然沒有和鵜鶘完全配合的態度,卻難以讓人信任,在接下來的休賽季,鵜鶘和Williamson的未來,也將引人注目。

作者:小鐵

YM Su

他在杜克的行為,就和LBJ當初去熱火的行為一樣,所以我認為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的,都是屬於想抱團走捷徑的類型,離開的機率非常大。

小鐵

簡言之就是,我不太相信一個從只有one and done的NCAA就要組團的人,在職業戰場會多有骨氣。

境鏡靜

說真的他跟AD不能視為同等狀況,更何況對球隊的貢獻也是天差地別。
或許他有很好的進攻天賦(但這幾年打打停停能兌現多少是個問號了),但防守的軟肋也是很明顯在哪,如果他真的不是那麼喜歡鵜鶘隊,或許還是及早認賠送出,總比簽了延長合約後才被喊吹密哪更不好處理。我想去跟尼克談談他們應該會很有興趣,再拉多方交易來補足鵜鶘現階段的缺口,或許戰力反而可以再次提升,穩穩地位居季後賽後段班。

小鐵

其實以現行的薪資規定來說,簽了延長合約後才喊Trade Me不會更不好處理,只是考驗總管有沒有耐心。

現行薪資來看,如果在接下來這個休賽季還沒提前續約時就交易,可以換回來的東西絕對比較少。在先提前續約後的2022-23球季中交易,因為要匹配兩造對薪資的不對等,難度會比較高,但如果能因此拉進三方或多方交易,可以選擇的籌碼較多。等到2023-24球季,也就是頂薪起跑之後交易,更容易讓真正想要出手的球隊付出合理的籌碼。看這幾年如Russell Westbrook、James Harden、Ben Simmons等人的交易,就知道高薪並不會因此不好處理。

兵器鋒利,削鐵如泥。風向犀利,小鐵如擬。希望能用更多討論,分享各種觀賽意見。

鵜鶘在今(美國時間3月2日)天對國王之戰中,全隊穿上黃色襪子,表示支持目前在戰爭中的烏克蘭,而早在上週戰事爆發時,來自立陶宛的主力中鋒Jonas Valanciunas就曾發表過支持烏克蘭的言論,就他的身世背景,這非常合理,立陶宛原本就是經辛苦抗戰後才重建的國家,從13到14世紀的立陶宛大公國、到和波蘭聯邦後因波蘭被列強瓜分而瓦解、再到二次大戰後先後被德國、蘇聯佔據、最後是游擊隊對抗蘇聯、於1990年終於通過法案,成為第一個從蘇聯獨立的共和國,對於立陶宛人來說,對抗俄羅斯(蘇聯)的感受,他們絕對了解。

然而對鵜鶘來說,在接下來這個夏天,他們還有一件「過去已有體會、如今可能要再次面對」的功課,而這個功課,對照日前剛在季中交易截止日擔任買家的姿態,雖不至於到諷刺、卻著實有些無奈,當然,事主之一最近是傳出一些正面消息,但這個「正面」的意義究竟是對本人有益、或是對鵜鶘有益,恐怕沒什麼人敢說會是雙贏。

這個事主就是兩年前曾給鵜鶘巨大期待、如今卻可能成為下一個難解習題的Zion Williamson。

2019年,上帝給了鵜鶘一個大禮,在各界看起來對無心留在紐奧良的Anthony Davis虎視眈眈之際,鵜鶘抽中狀元籤,先免了幾支球隊意淫的籌碼,讓鵜鶘回到有利的談判位置,接著鵜鶘漂亮化解AD求去的難題,確定用19年狀元Zion Williamson成為新核心建隊,最近三季雖然鵜鶘沒有立刻躍升為強權、前兩年都沒有打過季後賽,但至少建隊的架構已經存在。

只是,或許一切早在2019年的樂透抽籤時,就註定這一切不會是鵜鶘理想中、那個被公主遺棄後落入凡間、再和新的真命天女譜寫出來的美好故事。

 

All Before the 2019 Draft

早在大約2017年左右,Zion Williamson就已經在全美竄紅,當時的他不過是高二,以他的身高看起來也的確太過壯碩,比起籃球員更像美式足球員的身材,但是只要看過他在高中階段的宰制表現,就算不欣賞,也不能否認他絕對不會是個停在學生層級、甚至可以期待將來在職業戰場大放異彩的天生好手。

Williamson在高中高年級、以及大學沒有再長高,也就是說客觀看來6呎6吋高的他,身型就是上個時代一直會被質疑、那種大學轟炸禁區、但其實只和側翼差不多高的矮內線球員,只是一來在Williamson竄起的時代NBA和整體籃球風格都有所轉換,四號位不再絕對重視身高,二來Williamson本身的持球、推進、跑動都遠優於傳統禁區球員,三來他雖然矮,但對抗能力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高大的對手,因此在各階段學生籃球始終位居宰制地位、而沒有像當初原本同樣列名頂尖高中生的Cam Reddish那樣身價下滑後,Williamson一直都是2019選秀會近乎毋庸置疑的狀元人選,只看哪支球隊會得到猶如天選的狀元籤而已。

於是,在2019年的樂透抽籤上,幾乎預定狀元的Williamson出席了樂透抽籤大會,不管有沒有長久以來在選秀會上總穿鑿附會的陰謀論存在著,但當年最大話題是,位居全美最大市場紐約的尼克和騎士、太陽同樣有最高的狀元中籤機率,而在高中畢業後加入名門杜克大學的Williamson,曾在生涯首度於麥迪遜花園廣場(尼克主場,當時舉辦杜克對德州農工之戰)吐出「如果能在這裡打41場比賽,也沒那麼糟」的言語。而當年尼克正是由隊史上一位選秀狀元、1985年狀元郎Patrick Ewing出席抽籤儀式,看起來,全美最大城迎接眾所矚目的新生代巨星、同時也是34年來第一位狀元,就是多方期待的頭條。

然而抽籤結果出爐,「順利」進入前四順位的尼克,卻「只」抽到第三順位,反而是原本中籤率不到尼克一半的鵜鶘成了狀元籤擁有者,在完全想不到不選Williamson、或是拿狀元籤交易的理由下,「狀元」、「鵜鶘」、「Zion Williamson」在鵜鶘抽中狀元籤的那一刻,就已經是緊緊連在一起的三個名詞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