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03

享受改變與更迭 ── 再談 Daniil Medvedev 登基世界球王

雖然我們總會希望自己喜愛的球星永遠都在巔峰、場場戰無不勝,但那其實是因為我們沒有體驗過千篇一律的枯燥。 雖然時代的改變讓回憶變成了又酸又甜的果實、球員的興衰總是讓我們不由自主的悲傷,但我們其實應該去試著享受改變與更迭,因為,「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作者:Gauss

我們會因為球員比賽勝負而左右自己的心情,但比賽的進展與過程其實由不得球迷去影響或主導;我們會因為球員的淡出與殞落而有惆悵之感,但興衰枯榮本就是這世界運行的法則,無從抵抗也無法扭轉。

 

若根據上方論述,便可得知球賽乃建基在已知的架構上,而其精彩之處則蘊藏於這些架構中的未知細節、不同年齡選手生涯時間軸之雜序交疊、球員個體所獨具之風格特色、以及賽場上的變化莫測與不可預期性。

 

這些細節乍看之下應該是讓球迷擁有無限激情與快樂,然而事實卻未必如此。

球賽就如同愛情般,激情是絕對必要之元素;缺乏激情的戀愛必然走向分崩離析,沒有激情的球賽則平淡無奇、味同嚼蠟。

 

可是,即便擁有激情,快樂仍未必會隨之而來。雖然激情滿溢,但單戀依舊是痛苦的、被分手依舊是心碎的、爭吵時依舊是讓人恐懼的;縱使激情俯拾即是,輸球依舊煎熬、球員受傷依舊使人心痛、球星宣布高掛球拍依舊讓人惋惜。

 

如此看來,快樂彷彿只是負面情緒間的過渡,連小確幸都是那麼的稀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只有烏雲。

 

烏雲飄來,來得快且突然,轉瞬間便是暴雨,無情且滂沱。無傘,屋簷難蔽大雨,陰沉、濕漓、鬼雨如號,涼蠕蠕的淚流著,水深及膝。

 

雨勢漸小、水退、放晴、彩虹微映,舉頭仰望、笑、歡、幾分雀躍。然後,時間尚過不久,烏雲飄來、笑容逝去、孤冷依舊……

 

 

這顯然並不符合我們欣賞球賽的預期。

 

然而,究竟為什麼會如此呢?

 

根據 Sensory Adaptation (感覺適應理論),若連續施加同一刺激,則你所感覺的刺激會越來越小;Weber-Fechner law 則指出,刺激強度和感覺強度之間呈對數關係。

 

上述理論其實也能推廣到球賽上,因此,我們不會因為 Roger Federer 在 Halle Open 奪冠而大肆慶祝、不會因為 Rafael Nadal 於 Roland-Garros 首輪獲勝就狂歡欣喜、不會因為 Novak Djokovic 在球王寶座上多待一週而感動落淚,反而有種早已習慣、一切都符合預期的無動於衷之感。

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讓人赫然驚覺到時間流逝確實有其必要性。

 

雖然我們總會希望自己喜愛的球星永遠都在巔峰、場場戰無不勝,但那其實是因為我們沒有體驗過千篇一律的枯燥。

雖然時代的改變讓回憶變成了又酸又甜的果實、球員的興衰總是讓我們不由自主的悲傷,但我們其實應該去試著享受改變與更迭,因為,「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自古英雄出少年,恭喜 Daniil Medvedev 榮登第二十七任世界球王!

延伸閱讀:

〈改朝換代的二月 ── Daniil Medvedev 登基第 27 任世界球王〉

〈2021 ATP 年終賽簡評 ── 傷病頻仍、狀態定勝負〉

〈關於 BIG 3 三人作為 GOAT 的分別論證與數據分析〉

《費德勒:王者之路》書籍簡介、掛名推薦與讀後感

〈Djokovic 的2021澳網冠軍,與難以跨越的神聖領域〉

〈勵志感人 ── 費德勒36歲重登球王心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