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2

〈冰球〉NHL 勞資爭議紀事(中):史無前例的整季報銷,冰球最高殿堂黑暗的 2004-05 年球季

經過九零年代的兩次勞資糾紛後,NHL 和球員工會的分歧在 2004-05 年來到最高點,在談判新版勞資協議的過程裡波折不斷,最核心的球員薪資議題更是立場完全分歧,導致整個球季取消,成為北美四大職業運動裡,首例因勞資紛爭而取消球季的案例。

作者:Darco

而且,當時正好是 NHL 大舉擴編的時代,在 1991 年到 2001 年期間,NHL 一口氣增加了 9 支球隊,球隊總數來到 30 隊,另外還有 3 支球隊搬遷到新的城市。在這波擴編潮之中,大多數的球隊都是位於美國南部的「陽光帶」,也就是「非傳統冰球市場」的城市,包括佛州的坦帕和邁阿密、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加州的聖荷西和安納罕等。

Sun Belt Challenge: For the Love of Hockey
九零年代起,NHL 新增了許多「陽光帶」球隊,希望把冰球運動帶進美國南方|Puck Prose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讓冰球版圖拓展到美國南方,擴編確實有必要性,但是,在這些非傳統冰球市場,球隊在短時間內無法獲得穩定支持,反而迅速面臨非常嚴重的虧損。舉例來說,在 2003-04 年球季,卡羅萊納颶風和亞特蘭大鶇鳥都虧損了大約 2000 萬,安納罕鴨子更是逼近 3000 萬。

即使在視冰球為國球的加拿大,球隊也因為經濟與政治的影響陷入財務困境:加幣當時在外匯市場的表現相對弱勢,而且加拿大的稅收政策比美國還要高,這讓加拿大球團的口袋更薄了一些,即使是位處加拿大第三大城的溫哥華加人,當時也面臨嚴重赤字。從 1999 年開始,NHL 就設立了「加幣援助計畫」,幫助當時加拿大的 6 支球隊,但是也僅能勉強紓困而已。

至於現今職業運動的一大金脈——電視轉播的權利金,NHL 也無法從中獲利。2003-04 年球季時,ESPN 付了 1 億 2000 萬元的轉播權利金給 NHL,完全無法與其他三大職業運動相比,當時 NFL 每季的轉播權利金大約是 16 億,NBA 和 MLB 也分別有 8 億和 4 億。

當 NHL 和 ESPN 在 2004-05 年季前談新的合約時,由於收視率不亮眼、加上 NHL 幾乎確定會封館,ESPN 一年只願意支付 6000 萬(僅是原合約的一半),而 NHL 自然拒絕了這份廉價的提案。在美國境內沒有合作轉播媒體的情況下,更刺激了 NHL 和球團的堅定決心:不管走多麼險惡的路,都要想盡辦法在這個時候達成理想中的改革。

請繼續往下閱讀

薪資制度,各自表述

早在前一次的 1994-95 年封館時,NHL 主席貝曼(Gary Bettman)就曾經想要拿球員薪資開刀,當時貝曼一開始提出了以奢侈稅為概念的制度,但是最後並沒有全面實行,只有針對新秀球員規定薪資上限。

到了 2004 年,貝曼和勞方再次鎖定球員薪資,而且這次他提出的是更嚴苛的硬性薪資上限,也就是一支球隊的球員薪資總和完全不得超出一定的數值。而且,貝曼連帶拋出了「固定成本」(Cost Certainty)的構想,也就是把所有球員的薪資總和固定為聯盟收入的 X %。換句話說,如果聯盟收入增加,球員整體的薪資空間會跟著調漲;如果聯盟收入下跌,球員就要一起共體時艱。

可想而知,球員工會堅決反抗貝曼的提案,畢竟硬性薪資上限規定嚴謹,對於球員薪資的發展性也有劇烈的影響與限縮。當時多倫多楓葉的代表協商球員麥凱柏(Bryan McCabe)就曾說:

「最重要的一點,如果他們想要採用硬性薪資上限,我們這輩子就不會再上場打球。」

至於固定成本的概念,就更不用說了,球員絕對是反對的。從上述勒維特和富比士的兩份報告就可以得知,冰球相關收入的定義有許多模糊地帶,從球員的角度來看,不免會懷疑:我們怎麼知道聯盟有沒有少算了什麼?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財務結構的改革,由理事長古德諾(Bob Goodenow)領導的球員工會則是從另一個角度切入:

1️⃣ 球員薪資進行全面性、一次性的 5% 減幅
2️⃣ 建立豪華稅制度,門檻訂在 5000 萬
3️⃣ 新秀球員的薪資上限回歸到 1995 年的標準

這份提案的主要核心在於豪華稅,球員工會也認同應該要設立一個避免薪資無限膨脹的標準,但是他們希望用比較有彈性的豪華稅,讓球團可以自己決定到底要花多少錢,當然,對於球員來說,也是個比較有利的選項。

勞資雙方對於薪資制度的認知非常分歧,聯盟堅持只有硬性薪資上限加上固定成本,才是長期之計;球員工會則認為薪資減幅與豪華稅就可以解決問題。在雙方各說各話的情況下,談判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