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2

〈冰球〉NHL 勞資爭議紀事(中):史無前例的整季報銷,冰球最高殿堂黑暗的 2004-05 年球季

經過九零年代的兩次勞資糾紛後,NHL 和球員工會的分歧在 2004-05 年來到最高點,在談判新版勞資協議的過程裡波折不斷,最核心的球員薪資議題更是立場完全分歧,導致整個球季取消,成為北美四大職業運動裡,首例因勞資紛爭而取消球季的案例。

作者:Darco

至於「失業」的球員,球員工會也會支付一定的緊急費用。為了維持比賽手感,球員紛紛往其他聯盟尋求機會,將近 400 位球員加盟俄羅斯、瑞典、捷克、芬蘭等歐洲聯賽,也有不少球員留在美加較低階層的發展聯盟打球。

gallery-eddy-risch-epa.jpg
封館之際,納許(Rick Nash,左)與索頓(Joe Thornton,右)選擇到瑞士冰球聯盟打球|Sports Illustrated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當這些 NHL 球員到歐洲聯賽、美加發展聯盟打球,卻讓許多原本在這些聯盟打球的球員失業、成為 NHL 封館的另類受害者。當時一直有個說法: NHL 有可能向政府聲請談判僵局,這樣聯盟就可以找來另一批替代的選手進行比賽——1993 年裁判罷工時,貝曼就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而這些在歐洲聯賽或發展聯盟失業的球員,有可能反倒會進入 NHL 成為替代選手。

沒有冰球的日子也連帶影響了北美的其他運動聯盟:在一些擁有 NHL 和 NBA 球隊的大城市,運動迷都轉向 NBA 的懷抱;此外,MLS(美國足球大聯盟)、CFL(加拿大美式足球聯盟)、NLL(北美袋棍球聯盟)等比較小眾的運動聯盟,聯盟的收入也都有明顯的提升。這也顯現出全季取消對於冰球運動的最大隱憂:冰球的未來會是怎麼樣呢?

「最可怕的部分是,球迷會回來嗎?」封館前一季效力於納許維爾掠奪者的麥肯錫(Jim McKenzie),曾經表達對於冰球在美國發展的隱憂:「我們可不是棒球,這不是國球啊。」

名人堂球星德萊頓(Ken Dryden)則是頗富哲理的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永遠不會希望球迷去想,(運動)到底是熱情,還是只是習慣而已。」

隨著封館時間持續延長,球員工會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輿論並不站在球員這邊,畢竟當時 NFL、MLB、NBA 都已經有薪資上限(或豪華稅)的規範,也證明這套制度是可行的。此外,外界對於勞資糾紛也大多定義為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的戰爭,認為主因是球員的貪婪心態。在封館之初,一間加拿大民調公司就曾經做了調查,多達 52% 的受訪者認為封館的問題在於球員工會,認為是聯盟問題的僅有 21%。

時序進入夏天,距離 2005-06 年球季也越來越接近,在不想再失去一個球季的共識之下,聯盟和球員工會決定重啟談判。終於,在 2005 年 7 月 13 日,聯盟和球員工會簽下了新版的勞資協議。封館則是在 22 日解除,為期 310 天、超過 10 個月的勞資糾紛正式畫下句點。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NHL 與球員工會代表共同宣布批准新版勞資協議。

改變聯盟生態的勞資協議

一般來說,談判時間拉得越久,最後的協議通常不會是一方全拿,但是,NHL 和球員工會 2005 年的這筆勞資協議裡,勞方取得壓倒性的大獲全勝。在最核心的球員薪資議題上,貝曼成功拿到了「硬性薪資上限+固定成本」的結果

1️⃣ 2005-06 年團隊薪資上限 3900 萬
2️⃣ 固定成本,整體球員薪資為聯盟收入的 54 %
3️⃣ 球員薪資進行全面性、一次性的 24% 減幅

看出微妙之處了嗎?薪資減幅 24% 加上固定成本,正是曾讓球員工會氣得跳腳、直稱貝曼沒有談判誠意的那個版本,繞了一圈,球員工會還是被迫吞下這個苦果。更慘的是,薪資上限的數字比之前的談判還要低——在球季取消前,聯盟的提出的薪資上限是 4250 萬。換句話說,如果球員工會在 2 月時接受聯盟的提議,其實會好上許多——不僅沒有固定成本、薪資上限的數字也比較高。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這個薪資制度對於 NHL 的經營確實是有正向影響的:2005-06 年球季開始,NHL 的每季營收大致都呈現穩定成長,薪資上限也跟著一路往上增加。因此,雖然封館後球員薪資重扣 24%,後續幾年薪資回升的速度還是相當迅速。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